第七章 满园春色关不住
    尼古丁的苦涩一入口,高强这才感觉嗓子干涩的厉害,一摸腰间,“擦,忘带水壶了。”

    眼珠子一转,高强目光停在不远处山腰的那片蜜桃园,半山腰都是红灿灿的一片,比刚进门花姑娘脸上的胭脂还好看。

    咽了口唾沫,掐灭烟蒂,“那是高立生这狗日的樱桃园,这时候正是成熟的时候,肯定甜,妈的,老子给他尝个鲜去。”

    打定了主意,他灵巧的躲过了暗处的夹子,翻过了铁丝网进入桃园。

    一颗颗红的快要滴水的蜜桃让高强口水直流,“这玩意三四十一斤,今天一定要吃个够本。”

    猫着身子往里选了个偏僻的地儿,抓了几个,连洗都免了,衣服上一擦就往嘴里塞,香甜入口,那叫一个爽快。

    “啊,嗯,坏人,大白天的要是让人看见多不好。”

    “这是老子的地盘,谁能看见,躺好,老子哪吒等不及要闹海了。”

    “老泥鳅差不多,还哪吒!”

    肉麻的喘息、**的声音传入耳朵,高强登时像被勾住了魂,“肯定是郭美花和高立生又在扒灰了,大白天的这骚娘们也真够大胆的。”

    悄悄的潜了过去,在一颗树下,高立生与郭美花正滚在一起,那络腮胡须的大脸埋在郭美花的胯下,又拱又犁的哼哼唧唧着,刺得那妇人又笑又叫,好不快活。

    郭美花那白花花的乃子和乌亮的黑色草木,像镰刀一样勾住了高强的心魂,再也移不开视线,“昨儿个,还不见有这般动人,想必是晚上看不真细,格老子的,太好看了。”

    在高立生的卖力干活下,郭美花那话儿泥泞一片,像是被刚下过雨的泥巴地,被老牛踩了个稀巴烂。

    扛起儿媳的两条白花花的美腿放在肩膀上,一声噗嗤响,高立生胯下的老黄牛开始犁地。

    一番惊涛拍浪的啪啪声中,直捣黄龙,好不威猛,妇人在他的胯下发出悦耳、放浪的呻吟。

    高强看的眼睛都直了不自觉的脱掉了裤子,伴随着节奏动作了起来。

    他的嘴里咬着颗桃核幻想是郭美花饱满酥胸上的葡萄,砸吧的吸吮、哆食着,躲在树后借兴打起手枪来。

    “美花嫂,真有劲!”高强喃喃道。

    不远处那妇人满脸迷醉的被自己的公公享用着,放声烂叫,夹杂着哭腔的呻吟,让身上的男人与树后的男人彻底疯狂了。

    “要……要死了!”

    在高立生娴熟的冲杀下,郭美花很快就来到了**,这个骚妇人一兴奋,自己的老公和公公都分不清楚了。

    “哇!”高立生发出一声急促,拔出那玩意一套,顿时郭美花脸上红的、白的混成一片,像开了花的桃树。

    “啊!美花嫂,我也不行了!“高强S吟着,在快,感的淹没下,他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从树下走出来,对着不远的郭美花,一道白色的利剑射了过去。

    “哧!”高立生后背一热,反手一摸,黏糊糊的一片,一闻,一股子腥臊为。

    转头一看,高强正迷醉的看着自己的儿媳妇,胯,下老鸟翘的倍儿高,不禁怒火中烧。

    “好你个狗杂种,好胆,敢**老子的炮!”高立生发出一声怒吼,顺手拾起身边的东西朝高强砸了过来。

    高强刚要闪躲,眼前一花,才发现原来是一条碎花小内,裤,小巧玲珑,一看就是郭美花的,来不及得意,抓在手里撒开腿丫子就跑。

    “你!狗杂种,把内,裤还给我……”

    高立生也发现了扔掉的是自己儿媳妇的内,裤,更是气的直跳脚,只是赤,裸着也没法追,眼睁睁的看着高强消失在树丛中。

    郭美花却没有丝毫的生气,相反她很开心,刚刚她看到了高强那超大的老二喷射白液的雄伟一幕,又惊讶又欣喜,欲火炙热,说不出的兴奋。

    心里念叨着:“别说是丢了一条内,裤,那驴子般大的玩意,怕是自己的心都丢给了那个坏孩子也认了。”

    “别生气了,不就是一条内,裤么?人家那又痒了,再来犁一犁好么?”

    高立生一看到自己这个宝贝儿媳妇,顿时脾气就没了,刚要准备再犁地,在这个S媳妇身上发泄自己对高强的怒火,远远就传来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爸、嫂子,时间不早了,别玩了,该准备吃饭了!”桃园的小屋传来芳芳平淡、细腻的声音,仿似对爸与嫂子之间的扒灰见怪不怪了。

    听到女儿莺子般的好声音,高立生胯下的玩意更粗大了,嘿嘿的笑了一声,光着身子,挺着老二淫笑着往小屋走去。

    郭美花在他身后充满醋意的叫喊着:“好你个死人,有了小**,就不管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