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青春是把手术刀
    天色越来越暗了,玉米地里越来越乌气(不清楚)了。

    高强跪在芳芳的裆下,分开她的修长美蹆,摸出洋火,划了一根,凑在近处细细观察了起来,上面是斑斑驳驳的血迹。

    “芳芳,别告诉我你还是个黄花纯女?”他有些惊讶,处女第一次会流血这个常识他还是知道的,是以多少有些激动。

    他无法想象,心中清纯无邪的芳芳竟然被刘癞子这种人渣用手指夺去了第一次,全身气的发抖,他有点想抽她两个巴掌的冲动。

    这是男人的通病,每个男人都有处女情结,那些说没有的都是装逼货(当然这并不代表与爱的关系,在伟大的真爱面前,这点可以降低,但绝对还是会有的)。

    如果是自己夺去了女人的第一次,比将军打了胜仗还欣喜,若是女人的第一次给了别人,比吃屎还难受。

    高芳芳并不是他的女人,却是最亲的邻家小妹,如果真是这样,多少有些让他痛心。

    她突然猛的把高强推翻,爬起来就要跑,“哼,你觉得有那个畜生和Dang妇在,我还能是处女?你不是没见过他们,用不着在这说反话。”

    她的脸色苍白,语气冰冷,在乌蒙的夜色下,是那么的孤独、苦楚。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骂我是个贱货,别装好人了高强,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她冷笑道,脸上有着完全与年龄不符的冷漠与酸楚。

    高芳芳的话,就像刀子一样痛剜着他的心,她那绝望、无奈的眼神,让他心底隐隐作痛。

    他无法平时看起来乐呵呵的芳芳,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怨气,如此的痛苦。

    她那句这世上就他这么一个亲人了,让高强在酸楚、心疼之余,突然有些明白了。

    她叫她哥高立生是禽兽,她嫂子郭美花是Yin妇,语气充满了仇恨和愤怒,仿似有滔天大仇。

    他明白了,怨气、仇恨、怒火在瞬间爆发,恨死那个比禽兽还不如的男人了。

    “高立生你不要脸也罢了,他妈连自己亲妹妹也不放过,真是畜生。”

    高强捏着拳头,牙关紧咬,气的全身发颤,由于太气愤了,以至于崩坏了嘴皮,流出了鲜血。

    他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高立生不是人,是真正的禽兽,这只禽兽现在吃了他妹妹,将来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师娘,他无法想象师娘那雪白的身子被这禽兽玷污,会有多么的惨。

    他更无法想象芳芳是怎么活下去的,每天看着被那个禽兽欺辱,却还装作强颜欢笑……

    他彻底明白了芳芳为什么会那么放纵自己,甘心被刘癞子玩了,哥哥是禽兽,刘癞子也是,都是禽兽并没有什么不同。

    “芳芳,回来!”高强追上还未跑远的芳芳,将她推翻在玉米地里。

    不顾她的挣扎、反对,掰开了她的腿,掀开裙子,脱下白色的小内、裤,点了火柴钻了进去。

    天很黑了,他的动作有些急,嘴和鼻子一下子撞在了芳芳的敏感部位。

    嘴里有种咸咸的味道,鼻子传来的气味有些复杂,咸腥、生涩。

    这味道绝对不是很香,但是也不是特难闻,直到后来和女人发生关系,他才知道女人下面味道都差不多,騒、涩。

    “哎,疼,强子哥!”芳芳挣扎道。

    高强尴尬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芳芳,你别乱动行么?这样我看不清楚。”

    她疼的脸都扭曲了,“强子哥,你,你快点好么?”

    高强老脸红的厉害,重新埋下头,调整好方位,稍微离芳芳的那远点,但依然能闻到那股怪味。

    里面湿/漉漉的一片,不仅仅有水的涩味,更有血迹的腥味,夹在在一起味道很奇怪。

    想也不用想,这是刘癞子那狗杂种的功劳,脑海中想到芳芳享受的一幕,不由的心里暗骂了几句。

    调整好位置,高强重新点了火柴,仔细的检查。

    然而当高强看到芳芳的亵部,他心里面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芳芳那地方虽然说光秃秃的,却漆黑一片,像是被涂了墨汁的牡蛎。

    青Chun就是一把手术刀,他依稀还记得小时候,她那粉嫩的一片,可是现在呢,在这把手术刀的剪裁下,那儿变得大了,却也更加的熟透了。

    曾经青Chun的粉红已经开始苍老,他的阳刚变大的同时,芳芳也愈发的成熟了。

    他疯狂的迷恋熟妇,对于她的改变,心里是欣喜的。#小说

    不过此刻,却这股邪念却无处丛生,他心里有的仅仅只是同情,这个可怜的邻家小妹,想必被她的禽兽哥哥百般摧残,才至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