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 性感女神肖如梦
    刘总的小蜜果然是绝顶高手,高强在她的诱惑之下,快到崩溃的边缘了,最毒是妖精,还有比妖精更厉害的就是女人蛇,她们柔如无骨,让男人慢慢丢失血性和原则的.

    高强自己不是好鸟,但是他还是知道此女有毒,高强在这个小蜜的屁股的磨擦之下,老二如火炮一样了.二个**隔着透明的衣服惹隐惹现,如果换成平时,他早就翻身脱光这个**的衣服了.拖着这个**的双脚,一炮打进去,然后全射到这个贱人的嘴里.

    可是今天他忍住了,因为他知道一失控就会丢掉眼前大好前途,肖如梦等会要来,如果让她看到他这样的香艳的场面,他就不可能得到肖如梦了.

    他估算时间差不多,他努力作出推开这个妖精的架势,但是这个小蜜就像一个粘人皮球一样粘住了.

    突然,包厢的大门开了,走进一个绝色美女,黑色紧身上衣,包裹着两个挺拔的**,一束黑发,破洞牛仔裤,双腿如玉白瑕,踩着高跟,简单跟模特一样.用美翻和酷比了来修辞和形容,都无法言语了.

    这个美女正是肖如梦,她收到高强的短信,就猜到有人缠住了高强或者逼迫高强签合同.但是没想到进来看到的是一个美女向高强的怀里扑呢.这个女人浓妆艳抹,酥胸半露,风情万种.

    如果不是看到高强在这里,她以为她走错了呢.

    肖如梦的出现,让这个刘总小蜜大吃一惊,高强马上叫道"老婆你才来啊!"

    刘总小蜜看了一眼高强,"她真是你的老婆?"

    肖如梦是聪明人,一看就知道高强想借她临时当老婆来摆脱这个女人纠缠."我是呀,你是哪位?为什么要纠缠我老公?"肖如梦有些生气的说道.

    她也不知道,她是真生气,还是假装生气,反正看到这一幕,她心里非常不舒服.

    "你别误会,我们跟高总谈合同,只是让他多喝点酒罢了,我们刘总才出去打个电话.你别误会了!"边说边从高强身边走开回到自己的位置.拉了一下胸罩,把**收好.

    小蜜也识趣,知道今天晚上讨不到便宜了.拿起那箱钱离开了.

    高强和肖如梦会心一笑,肖如梦打趣道"高总现在春风得意,美人在怀,好多男人都想过这样的日子,你为什么还拉我来破坏你的好事?"

    边说边倒了一杯红酒,优雅的长饮而尽,动作干净爽练,气质迷人,坐着那儿像一个女神一样.

    高强心想,见过世面和读过书的女神就是不一样,举手投足,都是一种少有的女神范.这种范很干净.

    高强发现自己对肖如梦有点心动,但是对她不敢对待小燕嫂那样去跳骡子了.

    喝了一口浓茶,高强才慢慢说道"农民种出来的蜜桃不容易,我不想这么贱卖伤农,但是我太老实也不会应付这种场面,所以找你来帮忙来了!如果你不来,我就完蛋了,你今天的大恩大德我高强没齿不忘!"

    高强的诚恳,让肖如梦有点感动,没想到这个小伙子这么有原则,这是她想不到的,她自小在官场长大,好多人为了升官发财,打破了头,各种送礼送钱,甚至送女人,她都知道.

    这几年,她之所以到国外去,就是因为她劝了很多次她父亲不要这样了,但是肖厅长从来没听进去过.还叫她少管闲事.

    高强实在喝太多了,一上出租车,就倒到肖如梦的怀里了.其实高强是半醒着,他只是想借这个机会亲近肖如梦,看她怎么对待他.

    肖如梦有点小鹿乱撞,因为从内心里,她有点喜欢高强,可是时间太短,互相并不了解,重要的是他是那个何婷的亲朋友的孩子,何婷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太知道了,因为她有一次她从门缝里就看到这个女人在父亲的床上,父亲背对着门,捧着何婷的屁股,一送一抽的,何婷这个荡妇,二个巨大的**甩来甩去,像一个西瓜一样,硕大无比,欢快的叫着.

    所以从一开始,她就觉得何婷这个女人靠身体上位,她推荐的人,会不会跟她也有一腿,重要的是不是一个假牙?根本没有真材实学.

    后来知道了,这个高强是有名的业内专家高达的高足,她又另眼相看,因此,有些半信半疑.不过从今天来看,这个小子有点出淤泥而不染.

    高强迷着眼看了看肖如梦,眼光全被吸引了,肖如梦的**像山岳一样在眼前耸立着,车子一晃,就颤动着,**上股肉的抖颤,像湖面上的波纹吹过,美妙绝伦.这一看不要紧,老二又有了反应,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肖如梦抱着高强,男人的气息冲撞着她的耳朵,特别是这么个英俊的男人,她感觉痒痒的,很舒服,也很刺激.

    想起那天晚上高强揉她的**,那感觉记忆历历在目,慢慢也感觉到下面干涸的地方好像湿了很多.

    这么一想,她的眼光就不自觉的停在高强的裤档的位置,那个地方顶起很多了,她很想摸一下,但是她不敢,她紧张得有点窒息了.因为她知道那根东西,可以让她快乐至极,可以让她飞上天了.下面更湿了.

    肖如梦在想,她现在要把他带到哪里去?第一肯定不能带回家,因为俩人还没有确定关系,第二,也不想把他送回何婷那儿去,因为她不想让何婷误会自己跟高强好上了.

    如果把他放到大街上不管,她也做不到,现在只剩下一条路,她把他送到酒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