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校园生活 一 离开深圳
    我叫周进。

    按照上海人的说法,算虚岁的话,我今年三十岁了。

    我暂时借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他叫王海,是我大学时期的同学,曾经同宿舍里一起喝酒打架泡妞赌博作弊的特铁的好同学。王海在一家外资软件公司做市场总监,经常为了应酬客户,在国内飞来飞去的。其实他的工作的性质很简单,无非就是陪客户喝酒吃饭,唱歌,洗桑拿,甚至客户要打炮他来买单。用我们行内的话来说,“能和客户一起脱裤子,说明生意已经做成了99%”。我最佩服的就是王海的不要脸,人的长的挺帅的,脑子不笨,就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一沾上女人就不能自拨,丫还愣是装的跟纯情小生似的。这家伙还挺会入乡随俗的,遇到什么地方的姑娘,就说在这个省的某地当过兵,而且是高炮兵,他说得有声有色,假得也变成了真得,弄得那些女人们还真以为是碰到了老乡,“老乡见老乡,见面就上床”,几个回合下来,就上床去交流思乡之情了。就这样的一个超级烂仔,据说还有好几个小女孩为他要死要活的。

    我是去年从深圳来到上海,来投靠王海,寻求新的发展机会。入世后,深圳的特区地位摇摇欲坠,好多人都如同侯鸟迁徙一般的来到了上海。那天在酒吧里和几个朋友玩的时候,看到临桌一特忧郁的穿一袭黑衣的女子,她是这家店的老板娘,眼睛特诱人,我上去和她搭讪,原来她是浙江台州人,叫怡容,怡容当年在深圳从厂妹做起,然后做小姐,直到后面做到"妈眯",后来干脆让某个香港老板给包了起来,做了香港佬豢养的金丝雀。香港老板把她玩腻了后,给了她一笔青春损失费,让她消失。怡容无奈只好就来到了上海,离家乡还近一些。在几个同乡的帮助下,把那笔钱在茂名路上投资搞了这家酒吧,生意还不错。茂名路在我们嘴里叫MM路,是吊姑娘的绝好去处。怡容给我留了名片,我无聊的时候也总爱往她那里跑。一来二去的,把她勾搭上了。我们纯粹是苟合,我是欲火无处释放,而她也是内心空虚的很。这样也好,大家你情我愿,各取所需,事后谁都不欠谁的。

    当然,我周进也不是笨蛋。在深圳,我做到了某通讯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最鼎盛的时候手下也有五六十杆枪,老板还给我配了个妖娆的小秘书,其实就是我的小情人,兴致来的时候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桌子上就玩起了“游戏”;出差的时候,我经常带着她,倒是逍遥自在的很。

    说实话,我来上海,也不是为了所谓的“发展”,只为忘记一段感情。虽然对于有浪子称号的我来说,阅女无数,感情是个什么东西,我知道抓不到也碰不着也不想知道。但我知道我爱过一个女孩,曾经的撕肝裂肺,心动过心痛过心爱过。

    我跟田鸣恋爱了八年。八年,抗战都成功了,而我到最后只收获了一份苦涩。最初是我追的田鸣。我,祖籍四川,出生在湖南,读书在南京大学。我在大学里算是风流潇洒人物,人长的高大威猛,颇得不少MM的芳心。我自然是花心的不得了。上大一,就泡了个苏州MM,叫唐甜甜,然后很快的就在外面租了间房子,我们同居了在一起,过起了“夫妻”生活。但一年后,大家都厌倦了这种疯狂刺激的生活。唐甜甜是个小女人,对我管束的比较紧,而她则和多个男同学黏糊的很,眉来眼去的,我的根子里有不羁的因子,哪里受了她的约束,我们和不来的,于是选择了双方客气的分手。我搬回了宿舍。

    刚搬回宿舍的那段时间过的真是糜烂,天天打牌,和几个爱赌的同学找个顶楼角落的寝室,把门关好,赌博!打包分,一张牌5毛钱。在我们班,我有个外号叫,乔丹,那是因为我的篮球打的好,是系队的组织后卫。还有个外号,叫赌圣。其实哪里有那么神奇,不过我出老千的水平高罢了。大家打了十几个小时,一个个精神疲惫,哪能发现我作弊呢。所以,一来二去的,每次我都能赚几十块钱。几十块钱对我们学生来说,已经不少了,可以去好几个桑拿了。

    这种日子持续了约两个月。直到我碰到了田鸣。

    我的英语很烂。第一次只考了43分,纯粹是ABCD乱选瞎蒙的。偏偏我们学校明文规定:不过英语四级是拿不到学位证书的。第二次考四级,我找了名枪手。那丫的很争气,后来查成绩考了95分,江苏省第二名。靠!考试的那天,我睡觉到中午12点才起,不是要请那小子吃饭的话,我才懒的起床呢。我这个人就是白天人蔫蔫的,晚上就兴奋的不得了,整一个时空逆转型。曾经有一次我还创造了赖在床上睡觉25个小时的记录。

    那天一起吃饭的还有几个同宿舍的哥们。大家就那臭德行。一点**大的事情就聚在一起喝酒。我们学校二三十块钱炒几个小菜,再要一提啤酒,就可以很爽的撮一顿了。

    我的酒量,继承了我那做炮兵团长的老爸的优良作风,在我们宿舍可以排老大。不过一般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显山露水,看那些傻逼们喝的差不多卖弄够了,我再发威,下去两瓶,刚开始来点感觉的时候,酒已经被喝光了,这样,我最能喝的反而喝的少,还显出我海量来。我也好教训那些醉的乱七八糟的家伙们。这算不算田忌赛马的原理呢?

    看宿舍的同学们在那里胡闹着,我微笑着。我打量着周围。隔壁桌子上,有六个女生也在热闹的吃着,看她们那样子也是刚考完四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