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校园生活 五 邂逅淫淫
    我大年初六就离家了。我编了个理由,对妈抱怨,在家里太闷了。我提前回校,要去做家教,赚点钱,也好减轻你们二老的负担。爸爸没说什么。他也许知道儿子的花花肠子里想的什么,就派他的警卫员把我送到长沙的黄花机场。

    在飞机上很闷,恰好邻座是个很漂亮的少妇。她身材很好,前突后翘的,声音少了些许江南女子的那种嗲气,而透着湘妹子特有的辣味。原来她是在南京金桥市场做服装生意的。虽说我是个穷学生,平时倒蛮喜欢研究时装的,最喜欢的杂志就是《上海服饰》,什么GIANNIVERSACE,GUCCI,PAUL,JACKJONES,虽然没买不起,但谈起来,还是说的头头是道。把那女人说的一愣一愣的。呵呵,这个时候我也佩服自己的知识面还是挺宽的。下飞机时,我们同乘机场大吧到了星汉大厦。分手时,她给我留了名片,叫殷盈,这个名字对我胃口,我喜欢,“淫淫”。我把宿舍的电话给了她,说以后买衣服一定去找殷姐。我的嘴巴就是甜。她也笑意浓浓的说,能认识我这个高才生是她的福气。

    这个时候,学校里除了一些留守族外,人还不多。这是自然的,谁不想在舒服的家里多待一些时间。那些留守族也蛮可怜的,家多为新疆黑龙江海南的,回家一趟不容易。

    我给田鸣打了个电话,“我已经返校了。你快回来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很寂寞。要不我去徐州找你。”

    田鸣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她知道我的个性,说不定真跑到她家门上去。不过她说还得做她爸妈的工作。

    晚上,我吃完饭,其实就是一包泡面充饥,然后在躺在床上看书,《鹿鼎记》。真羡慕韦爵爷,七妻八妾的,每个女人都为他忠心耿耿的,真是性福啊。哎,他老人家肯定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啥时候那么多女人享用不了的话,赏赐给我周进几个吧。分享精神是这个网络时代最受推崇的。哪怕给我一个也成啊。然后,开始想念我的田鸣了。

    丁零零,电话响了。妈的,这是谁啊。象催命似的。我他妈的的最讨厌的就是宿舍的破电话了。做桃花梦的时候,在梦里刚把女孩子的衣服脱下来,就被该死的电话打断。

    “喂。你好。老子是周进。你找谁?”

    “周进,你好啊。我是殷盈。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去吃个饭。咱们随便到酒吧就坐坐。你看怎么样?”

    “啊,殷姐啊。有时间啊。那真的太感谢你了。”送上来的可口美味啊,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嘿。

    我换了身新西装,爸爸单位发的,咱们的人民解放军也要穿西装。他老人家还是钟情他穿了一辈子的军装,就把这套衣服送给了我。我特意头上喷了点着哩水,对着宿舍的那块大镜子照了一圈,还蛮人摸狗样的。怪不得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和我搭讪。我心里暗自得意。

    见面是在湖南路附近的一家西餐厅。殷盈打扮的很性感,还吐了眼影,很妩媚。搞的我有些心猿意马的,哪里还顾的上美味。我直流口水,有些失态。而殷盈只是笑眯眯的。我们聊了些家常,家乡的变化。

    “会跳舞吗?”殷盈问我。这个问题简直太幼稚了,我是我们系里公认的“舞林”高手。

    我淡淡一笑,“不怎么会。殷姐教教我吧。”

    然后两人打车到北京东路的一个酒吧。其实就是个老的地下防空洞改建的酒吧。在外面看,真的稀松平常,就象个小饭馆。走过长长的隧道,我眼睛有些不适应这里的光线,太昏暗了。一直是殷盈在拽着我的手,我像个盲人就跟在她后面。内部有两个大间,外面是个大台子,里面坐着陪客人说笑的吧女。里面相对更大一些,有个弹簧舞池。音乐很嘈杂。我们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

    “来点什么饮料?”殷盈问我。

    “百威吧。你呢?”

    “我不能饮酒,来点爵士吧。”

    殷盈对招待打了个手势。低声耳语了一下。殷勤的招待马上就上了六瓶小瓶的百威,和一瓶爵士。

    “放松点。来这里,轻松是第一位的。会掷塞子吗?”殷盈看我有些拘谨,开导我说。

    “不怎么会。殷姐教我吧。”

    要了一副塞子,规则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猜点数吹牛逼,我很快就学会了,还把殷盈赢了好几把。她的那点酒很快就下去了。然后,就拿我的啤酒来喝。我讲了几个带色的笑话,把她逗的直笑。

    很快,她好象有些头晕,头靠在了我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