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校园生活 八 旅游青岛
    (八)

    同学们陆续都归校了。寂静的校园有了人气,到处是流动的美景。这才发现,原来我们学校,美女靓仔还是挺多的。

    经过一个寒假的“洗礼”,小伙子们好象都滋润了很多,也许在家里吃的老爸老妈做的饭菜油水比学校的大锅饭多,也许是回家后和老情人老相好们相会后,爱情使人更美好的缘故吧。

    上个学期的成绩一公布。天,出乎意料的好。一直在中下游徘徊的我,居然也进入了前十。当然,这得归功于田鸣。没有她的督促,我弄不好还挂门红灯也是极有可能的。王海丁刚那几个小子还很宰了我一顿,因为我的成绩到二等奖学金的资格了。丫的,奖学金二百块钱,我请客吃饭花了80块,请他们几个烂人洗澡花了100块,还剩下20块,给田鸣买了块假玉石,绿颜色月牙形的,带在她洁白的脖子上,还蛮般配的。

    开学了。有了田鸣,自然我们成天粘在一块。她喜欢看书,我只好舍命陪君子,也去图书馆“蹲点”。还好,那一段时间看了大量的书籍,读了很多的书刊报纸,充实了我大脑。不算枉费。直到毕业后,才觉得其实那段时间是我大学收获最多的一个学期。看来,选择什么样的伴侣,都会多少在自己的行为上有了对方的影子。每天我们九点半下自修,然后出学校后门,到那家小店里吃鸭血粉丝汤,桂林米粉,鸡汁汤包…然后手牵手开着玩笑穿过黑黑的长长巷子到前门,我把她送到女生宿舍门口,目送她离开,然后自己再回宿舍。

    我的那帮赌友哥们,见了我,就不无嘲笑的说,弃“明”投“暗”了。有个兄弟,姓沙,名云飞,福建三明人,我尊称他沙.老.大。沙老大拍着我的肩膀说,“周进,大哥告诉你,田鸣那个女孩不简单,她很有野.心的。大哥我从情场杀出来的,我觉得她不适合你。”“老大,你多虑了吧,不就是个女人吗,多哄哄就搞定了。”我觉得有些好笑,至于吗,有那么严重吗。

    一眨眼,就是五一。田鸣的青岛海洋大学的同学怂恿她去青岛玩,我恰好有个表姐在青岛医学院念研究生。田鸣喜欢足球,这在女孩子中比较少见,她支持的球队是意大利队,穿蓝色球衣,最钟情的球星是号称忧郁王子的巴乔。我他妈的的最烦的就是意大利队了,一个个的大男人,穿着紧身衣服,号称什么性感,踢个球保守的要命,毫无观赏性可言。这样的球队自然出息不大。当然巴乔是个不错的球员,技术出众,是个难得的具有领袖气质的指挥家,属于我欣赏的范畴之内。

    青岛是梦中一直想去的城市。因为对蓝色的喜好上,我和田鸣相似。海是蓝色的。

    我们坐火车去的。田鸣似乎特别兴奋。和对面的一个青岛美女一直在聊天,谈的话题也很广泛,什么GRE,雅思的。

    半夜里的时候,在我和邻座一个探亲的军人口若悬河的聊天中,田鸣已经睡着了。她头靠在我背上,那样子真象一只倦怠的小猫眯,我的手指在她眼前晃,没反应,确实是和周公会面去了。

    车厢的空调开的小了,有点冷,我把身上的衣服轻轻披在她身上,怕她着凉。我是个大老爷们,身体倍儿棒,能抵抗的住。

    车子要进站了。空气中可以感觉到海的气息。火车站就靠着大海。我们打车先到海洋大学。不是太远,起步价就到了。青岛还保留着很多西式的建筑,整个城市显得极其有味道。海大校园里绿化很好,尤其是路两旁的樱花树,在五月的春风吹拂下,风情万种,据说其美丽在.国内大学中排名十佳。

    把田鸣安顿下,我去找表姐,让她老人家帮我找个睡觉的地方。

    我表姐叫胡蕊,比我大四岁。她其实笨的一塌糊涂,但读书特用功。大学毕业后,分配回到长沙的某个医院,但没去报到,坚持要考研。家里人为她的精神感动,也不在乎靠她工作赚钱养家,所以舅妈舅舅也支持她去读研。但我知道内幕,她有个烟台的小男朋友还在读大四,小两口爱的死去活来的,粘乎着呢。她哪里舍得下潇洒快活的神仙日子不过,而去医院与那些死尸病体打交道。她那点小算盘,能躲过我周进的火眼金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