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校园生活 十 中国美女沙特郎
    (十)

    离开青岛之前,我单独请表姐和王力波吃了顿麦当劳,以感谢她两位给我青岛之行提供的方便。两位还是那么的恩爱。凭心而论,王力波是个体贴,温柔,帅气的男孩,与我有着本质的不同。至少我眼睛看到的是这样。表姐真有眼光。我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他们永结秦晋之好。

    田鸣买了一大堆有海洋特色的玩意,珍珠,海螺,…还有海产品,说要带给奶奶的。这个孝顺的孩子。搞的她的行李包鼓鼓囊囊的。自然,出苦力的脚夫是我,我大呼太重了。简直是要整我。

    回到学校。同宿舍的同学围在一起,开了一桌八十分。王海和我对家,我们在牌桌上总是那么的默契。我的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手势都能恰如其分的把我的牌况传递给他。所以,很轻而易举的就打到了A,而对方还在笼子里徘徊。这么顺利,打起来自然就很没劲。于是我说闷死了,到楼顶上去抽烟烟。王海也跟着出来。

    我爱抽滇烟,味道重。而王海喜欢七星。这一点我们不同。

    我知道王海五一回了上海,他要与从高中就恋爱的女朋友彭小新做个彻底了断。从他回来后的表情,我知道情况不妙。

    王海:怎么样?这次青岛浪漫之旅把田鸣搞定没有?

    我吐了个烟圈,望着对面的女生宿舍,说:还好。玩的挺开心的。你知道田鸣是“圣女”,着急不来。我是打心眼里喜欢她,所以一直下不了毒手。说说你吧。

    王海:妈的,彭小新真是娘西匹,居然和一沙特阿拉伯的留学生搞上了。据说还是某个部落的王子。我在华师大同学看到两人某天早上从留学生公寓里一起出来。我问她事实真相,她居然厚颜无耻的说,我不她身边,她感到寂寞,她找老外只是想玩玩而已。她还是想跟我继续。这种人我他奶奶的还抱什么希望。所以,我当即就回绝了她。头都没回。妈的,五年的感情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我:操,居然还有这种女人。彭小新看上去挺清醇的啊,小心嫁到沙特去做人家“二奶”,“三奶”什么的,沙特可是鼓励一夫多妻制的。老外的审美观和国人不同,你看看那些异国恋的,都是些漂亮的外国男子和中国的丑女人。彭小新可是标准的美女胚子啊?

    王海:你他妈的少给我耍贫,现在是我失恋了。你兄弟被人甩了,你不开导开导我,还说风凉话?

    我:即然分了就别提那个扫兴的女人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对了,你们生活部不是有个四川小甜妹一直对你眉来眼去的暗送秋波吗?我瞧那小妮子挺水灵的,要不发展发展?

    王海:你说罗蔚啊?恩。她很不错,性格开朗,挺活泼的。据说也是追求者众多。私下里她给我表示过好感。但我当时不是有了彭小新了吗,所以没有表态。现在我什么都没了,还怕什么。

    我:要不这个周末我叫上田鸣,把四川妹妹也给你约出来,大家一起到学校外的情侣包厢录象厅看个通宵电影,给你们创造个单独的机会。那个录象厅我去过,晚上大铁门一锁,安全的很,你可以为所欲为。

    王海:好的。果然是好兄弟。周进,我明白你受到女孩子追捧的原因了,你有着无与伦比的精力旺盛加上幻想,一份感动加之让女孩子心动,一点浪漫和着一分温馨,任何女性都会被你吸引的。

    我狠吸了一口烟,眼睛还望着对面的女生寝室,可以听到她们打闹的声音,在心底暗说,狗屁,我碰到的都是淫妇荡女,老子也想找个良家妇女。就说田鸣,虽然是名义上的“女的朋友”,不是用了很多手段还没吃到吗?

    学校的生活虽然是丰富多彩。但做为有男(女)朋友的人来说,就有了限制,无非五点一线,宿舍-食堂-操场-教学楼-图书馆。我又开始了这种无聊的生活,只有与田鸣在学校黑暗的小树林里耳摩私语缠绵的时候才找到点乐趣。当然,对于要害部位,田鸣一直守的很紧,我都奇怪她的自制力怎么那么强。每次我搞的我猴急猴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