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校园生活 十二 西线无战事
    (十二)

    录象室内不许抽烟。看完这个片,我对田鸣说出去透透气。田鸣恩了一声,似乎有些不乐意我的温暖的手离开她的身体。

    已经快十点半了,可以感觉到喧嚣的城市此刻有些落寞和寂静。晚上的空气充满着糜烂的污垢的味道,还有些许过滤后的玉兰花香的清新。看到王海,在和一矮胖的女人在有声有色的谈着什么。王海给我打了个招呼,那女的也转过头来,是宋娜娜。

    我:“哎哟,宋老师也有雅兴来这里?”

    宋娜娜:“我周末也无聊啊,漫漫长夜如果打发?我陪一朋友过来的。”

    王海:“宋老师上个礼拜兴致大发,跑到溜冰场滑旱冰,认识了一个男的,做建材生意的。那帅哥很热情,花了半天时间把我们MSSONG训练成高手。结果我们宋老师一下子就喜欢上那家伙了。这不,带他来这里过**了。”

    可以看到宋娜娜有些脸红。这女人,还看不出,有这等浪漫的景遇光临她。我经常当着她的面,戏谑的说她暗骚,“白天是威严教书匠,晚上如狼似虎饥渴汉”的那种。这种说法当然是有根据的。做为系里重点扶持的青年中层骨干,又是女同志,很看好她的“仕途”,宋娜娜本人也很争气,各项工作完成的很好,加上文笔不错,经常向上级掏心汇报思想,所以系领导上上下下对她也很满意。据说将要破格提升为系党委副书记。而这丫的毕竟是个童心未抿的女子,一玩起来就发疯,比如跳舞的时候会做很多暧昧的动作来挑逗你,亢奋的要命,恨不得要把你吃掉,根本就没有了白天的为人师表的样子。不过我倒是蛮希望她能找良家男子的,原因嘛,就是“男人三十一朵花,女人三十老大妈”,凭宋娜娜的“惊世骇俗”的容貌再耗下去困难重重,还有有个男人栓住她,这样可以少来骚扰我们了。:)

    宋娜娜,“我得进去,省得我们家建民看不到我的话,他会等急了。我们就不在这里熬通宵了,要出去散散步。”然后急冲冲的回到录象室里。靠。才几天就称呼的这么亲热。这深更半夜的还有心思去散步,还真他奶奶的有情调。浪漫,发“浪”的“漫”步。估计散着聊着就去宾馆里开房去了。想象一下宋娜娜那肥胖的身体将要上上下下的运动,我心里就忍不住要笑。

    我问王海,“罗蔚怎么样?能吃到吗?”

    王海坏笑了一下,“问题不大。要不今天晚上我也不在这里过夜了?我也学宋老师去“散步”。和彭小新春节有过一次后,我都半年没碰过女人了。你不知道我多想。憋的厉害啊!”

    王海这点还不错,有些什么屁大的问题都找我商量。王海才是个色胆包天的,天生的流氓。他的流氓是到骨子里的那种,而我只是流于表面。两个层次的。我说,“怪不得看你春风满面的。你小子也有一手啊,不愧是girlkiller宿舍出来的。看来8406的情场高手的大旗帜可以由你来继续扛了。不过你得悠着点,做好保护措施,罗蔚还是个纯洁如镜的小雏孩子。”

    王海,:“多谢进哥提醒。那我去了。”

    我们宿舍就是这规矩,说话必称呼某某哥,比如我叫进哥,王海叫海哥,丁刚叫刚哥,…也许是港台片看多了,整的跟黑社会似的。在比如,由于爱打牌赌博,宿舍门经常是关着的,敲门必对暗语,外面报,“天王盖地虎。”里面答,“宝塔镇河妖。“暗号对上,开门。这也从一个侧面显示了我们内部的团结。

    宋娜娜去找她男朋友了,王海也去了他女朋友了,我也悻悻的回去,找我的“女的朋友”。

    田鸣,“怎么去了那么久?这部片都放了差不多一半了。”

    我,“和王海聊了会天。我们系的宋老师也在。”

    田鸣,“噢,就那个老喜欢往你们寝室跑的那个宋娜娜啊。她也会来这里?”

    我,“人家新泡了个帅哥,正欢欣着呢。”

    田鸣,“就她那样,也有人喜欢?”

    我,“靠,这是什么话?艳瘦环肥,萝卜青菜,各有所好。不过,我还是最喜欢的就是你啦。”然后笑嘻嘻的靠上去,吻了一下她的面部。

    田鸣欲接还迎的挣扎了一下,“讨厌啦,老没正经的。”靠,明明想要,虚伪的要命。

    那一夜我这边是西线无战事,一切平安。而王海真去开了房,他后来私下里告诉我,罗蔚还是个处女,但她表现的很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