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校园生活 十三 女婿上门
    (十三)

    95年的夏天比较闷热。也将是我的大学生活的最后一个暑假。我的青春也将象郑智化的年轻时代一样一去不返。那么疯狂的天真的年轻时代啊。等期末考试完了,我跟田鸣去了趟徐州。田鸣把我们两个恋情告诉了她的家里人。田鸣的爸妈不放心宝贝女儿的选择,说要见见我,考察一下他们未来的“女婿”到底怎么样?

    田鸣老爸田玉来是徐州建行的副行长,老妈郭凤莲是市农委的主任。田玉来和郭凤莲是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念书时候恋爱的。我未来的老泰山是常州武进人,念书的时候是学业出色的青年才俊,而老丈母娘据说是校里的文艺骨干,还和红卫兵一起大串联到北京,受到主席他老人家接见,可以看出丈母娘现在还是丰韵犹存。毕业后老泰山放弃了留校和回富庶的家乡的机会,追随丈母娘到了她的老家徐州。又是个属于“不爱江湖爱美人”的典型。所以,可爱的田鸣同学,就出生在我们伟大的淮海战役歼灭**百万大军的所在地的徐州。

    到了徐州,我发现这里真是美女成堆的地方。我分析了一下,这里处在地理纬度上秦岭淮河一线,和京沪,陇海两大铁路交汇的城市,恰好又处在南北文化碰撞的地方,使得这里的姑娘整体素质较高,既保留了北方人人高马大的特点,又揉进南方的灵秀。:)大凡世间女孩子,总是贪心,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宠爱她,尽在她控制之下。而天下的男子,永远也不拒绝优秀的漂亮的女孩子,不是能用一个简单的色字来形容的。

    看得出来,丈母娘她老两口子对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加上我对自己的外貌是绝对的自信。在饭桌上,我也显得很有涵养,不停的给丈母娘夹菜,老泰山在那里频频颔首,表情里写满的是赞许。老泰山在北方浸渍了二十多年,染上了北方人豪爽的性格,也练就了一副好酒量。我们爷俩弄了一斤老白干,我的心情很不错,所以喝的很尽兴。看来这门亲戚是认定了,他们给我颁发了PASS卡。

    徐州没什么很好玩的风景。丈母娘老泰山他们工作都很忙,也没时间陪我。我和田鸣也闲得无聊,基本上就憋在家里看碟子,偶尔两个人手牵手出去压压马路。

    麦当劳的生意依旧都是那么火暴。田鸣爱吃冰淇淋,女孩子永远也摆脱不了奶酪品的诱惑。我喜欢吃5号套餐,一个汉堡,一袋薯条,一大杯可乐,百吃不厌。我们坐在靠窗的桌子上。享受自己的最爱。照例,是我有声有色的调笑,而田鸣也愉快的笑着,附和着我。我最爱看田鸣的样子就是,她的白牙齿咬在嘴唇的上,然后两只眼睛溜溜的盯着你笑,让我心眩的。

    吃完,我们拉着田鸣的手,慢慢的走到路边的椅子上。我们坐了下来。

    “今天心情还好吧?”我笑着望着她。

    “恩。”和我对了一下眼睛,那样子真让我陶醉。

    我忍不住用嘴封住了她的下文。

    我的舌头在她还微香的双唇边上徘徊了一下,像要品尝嘴角的甜味。然后就钻了进去,开始在那温暖的空间里肆意地游走,灵活地捕捉她柔软的存在。她无力阻挡,也无意阻挡,只在开始时躲避了一下,接着就配合我的行动了。她的身子像没了骨头一样,已完全的瘫软在我强有力的怀抱里。

    “回家吧?这里太惹眼。”我不由分说,拉着她快步往家的方向赶。

    两个人拥吻着倒在了床上。我的手上下游走着。最后固定下来是左手捏着她的**,右手探向她的大腿深处。

    一切都不需要语言……只需要原始的冲动……

    结束了的时候,我带着一身的热汗和虽然疲惫却清醒的脑子,看着床单那朵红绽绽的玫瑰,有些悔意。田鸣看出了我的不安,安慰我说,“不要紧,这是我自愿的。今天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你只要爱我一辈子就成了。”

    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我抚摩着她的秀发,那么的舒服与惬意。我将陪伴心爱的她走完一生余下的路。直到我们都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