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十六 这里也是深圳?
    (十六)

    在罗湖火车站随着人潮涌出来的时候,我惊讶着这里湛蓝的天空。当得知翻过旁边的绿意幽幽的青山就是香港,我惊叹自己此刻离资本主义社会是那么的近。张大那被强烈阳光有些刺痛的眼睛,我大声对自己说,“深圳,我来了。老子一定要在这里站稳脚跟,我要赚大钱发大财!”这宣言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仿佛前面就是金山银海等着我来发掘。

    我有个远房舅父在深圳做贸易生意,他在海燕大厦租了写字间。舅父叫陈苦思,是妈妈的表弟。听老妈说,陈苦思以前在内地开了一家做药材的加工厂,但管理不善,一直惨淡经营,迫于银行债主的压力,他变卖了所有的固定资产,然后一个人偷偷来了深圳,另起炉灶,结果做的还不错,在银湖那边小别墅都买了。来之前,给他打过电话,说好的我先去他那里看看,我来深圳总要找个引路的吧。我买了张地图,5块钱一份,这深圳的物价真他娘的贵,一张破纸也要五块。还好,海燕大厦离火车站不远,就在国贸的对面。我是摸着方向走路过去的。拉住个人问路,那人好象看洪水野兽一般,打量了我几眼也不说话,就匆匆走开,一连几个都是这样。这鬼地方真是人情味儿淡薄。深圳的楼真高,看的人头旋。这街上的行人也和内地的不同,大街上人都在匆匆忙忙的赶路,很是奇怪他们把背包都挂在前面。深圳的靓女真多,穿的也开放,看的我直流口水。那时候的我象只没见过世面的青蛙,沿着小沟小河走惯了,见到浩瀚的大海自然是什么都很好奇。

    陈苦思不在。接待我的是个年轻的小女孩,叫杨丽。杨丽皮肤有些古铜色,看的出来是经常锻炼身体的结果。杨丽的颧骨有些高,眼窝深凹,典型的岭南人的外型。咋一看,还是有些味道的,香港的那些女明星长的也是这样呀。杨丽一身职业黑套装,使她人看起来有着和年龄不相符合的干练,只是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听着有些难受。比起田鸣来,她要逊色很多啦。

    杨丽,“您就是陈总的外甥周进吧?久仰大名。高才生哦。陈总经常夸您的。他出差了,是去东莞与我们合作的玩具厂采购产品去了。他交代我好好照料您。”然后递给我一张精致的名片,上面还有香味儿,“志强环球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裁助理”,连这公司称谓都这么牛逼啊。

    我赶忙说,“你挺忙的。我就不打搅了。我只是想来看看我舅舅。既然他不在,我就直接去南山了。”

    杨丽,“好吧。您去南山的话,坐一路大吧可以直接到。实在抱歉,我手头上事情太多,不能去送您了。”

    我用杨丽办公室电话,给台湾佬拨了个电话,他很惊喜,“阿进啊,你终于到了。要不我派辆车去接你?”

    我说“不用麻烦了,邢老板,我有胳膊有腿的。一个人能过去。”

    深圳真他妈妈的漂亮。坐上整洁宽敞的开着冷气的一路BUS上,票价很贵,竟然要7块钱!看着两边的街景,我的眼睛都用不过来,雄伟磅礴的地王大厦,高耸入云的赛格广场,威严的市政府,庄重的邓爷爷题字,幽雅的上海宾馆,车子一路西行,世界之窗,锦绣中华…到处是高楼大厦,绿地红花,无一不透漏着物质的非凡力量和无穷诱惑…这才是我要呆的地方,看着眼前种种,我简直要从心底爱上深圳了。但是生活就象一颗糖,你认为它是甜的,实际上只有尝过才知道,说不定会酸的你满地找牙。要享用这美丽的景色当然得要付出。

    靠他娘的台湾小气鬼,租的破厂房在西丽镇的某个村子里。如果市区那边是天堂,那这里就是乡下的乡下了。下了大吧,我有些心凉。这里也算是深圳吗?我心里打了个问号?和我前面看到的怎么差别那么大呀。我当时就想背了行李回去。当我一摸口袋,还剩八十块钱,不够车票钱了。再说,回去的话,不是被人耻笑吗?先驻扎下来,干满三个月,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西丽镇还好的是,没弄到二线关外去,挂了特区内的牌子。旁边有个西丽湖度假村,每周都有赛狗活动,给我后来无聊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还有个西丽水库,是个散步的好去处。我终于明白人们说外资企业分类别了,一等为欧美跨国500强公司,二等为日韩企业,三等为台湾港澳“同胞”的公司。很不幸我进入到了第三类。

    邢天远,我的BOSS,台湾新竹人。大约四十岁,人挺帅,外表看来给人一种忠诚稳重踏实的感觉。邢天远把我安排到了工程部,因为我是读工科的。后来才知道是那逼人舍不得花大钱去人才市场上招人,所以从全国高校里骗来很多应届大学生。操,资本家出钱抠着呢。

    当初邢给我承诺的包吃住,试用期月薪800元,在我的同学里面算比较高的了。住的地方是个筒子楼,当地的土著农民建造的。楼上五花八门的各色人都有,还可以不时的看到穿内裤带胸罩的女人走来走去我想可能是深圳天气炎热的缘故吧。每个闯过深圳的人,都会住过这种握手楼,因为两幢楼之间离的实在是太近了,没任何私密性可言。邢老板开恩,给我们几个大学生两人一间房子,里面有些简单的家具。我铺上毯子,支起带来的蚊帐,算是安下来了。

    邢老板让我先休息一下。我倒没感觉到累,就一个人出去,找到一个电信营业点,买了张30块的电话卡。然后给田鸣拨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