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十八 夜空不寂寞
    我的运气很好。倒不如说那是因为我用的策略方法比较对头。我没有贪心,买什么连赢,虽然那样中了后得到的奖金会很丰厚,但是同时中奖的几率会小的可怜。我只买独赢,也就是只买第一名。我仔细的观察每一条狗赛前的状态,比如它是否摇头晃脑的,是否仰天长吠,是否在一边拉屎拉尿,这些状况说明它比较兴奋,属于临场发挥型的,自然有希望夺魁。

    那晚上我赢了180块,真的开心啊。看着宿舍楼底下的那个小饭店里长的象香港明星肥肥的老板娘竟也是那么的可爱无比。我带着众小弟们,吃完那个罗嗦无比又简单的不能简单的夜宵:炒了几个小菜,一碟五香花生米,一人一瓶冰冻百威,没有杯子,直接嘴对嘴就干了。回到了宿舍里还是兴奋不已,心情平静不下来,想起该给田鸣打电话了。然后拿了那张电话卡,怕在公用电话亭里会比较嘈杂,没法说只有两个人才能分享的情话,我到公司里去打。因为是周末,员工们都在休息,或者到“城里”购物什么的去了。整幢办公楼都很安静,可以听到我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空气中回响。路过总经理室,看着那里面灯还亮着,但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也许是邢总和姚总在加班吧,做老板的真是不容易,他们要时刻考虑的那些事关公司发展的大事,自然会很忙。我突然听到里面传出些异样的声音,我是过来人,是曾经很熟悉的声音。我的脸庞有些灼热,忍不住的停住了脚步。有阵风吹过,窗帘扬起了一个角,我望里看了一眼,里面的景象把我吓了一大跳,是两个赤条条的人在沙发上打滚翻,是邢天远和姚露...看的我有些把持不住,身体的某个部位开始有了反应了...人赶紧快步走开,怕被刺激的更深。不该看到的东西,还是不要看的好。我也怕有天管不住自己的舌头。

    北方已经是九月,而深圳这边还是炎热夏季。田鸣有急性肠炎,天气一转凉就会犯病,而她又不懂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很担心她。电话过去,果然因为肠炎的“折磨”她没去上自修,正躺在宿舍的床上看书。听到我的声音,鸣鸣很开心,虽然话音里还带些病恹恹的语气。我讲了几个有“深圳特色”的笑话逗的她笑个不停。看她情绪好了许多,我给她讲了些肠炎该注意防范的要点,比如要注意别着凉,忌暴饮暴食,多喝水。最后我安慰她一定去药店买最好的药来治疗她的那个小病,最好能彻底根治的。田鸣说想我想的要命,要我别工作太辛苦了,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并告戒我在这个花花世界里要洁身自好。哎,情人两地远隔总是有无奈的痛楚与强作欢颜的悲切。我在叹息,为什么幸福的日子总是那么的短暂,而甜美的生活仿佛近在咫尺,又好象远在天涯呢?上帝,你为什么要制造空间?

    打完电话,我走出来的时候,总经理室的灯已经熄灭,他们已经搞完离开了。我回到宿舍里,小周不在,估计他此刻正在灯光昏暗的洗头房里挥汗如雨吧。我去卫生间冲凉,任凉水哗哗地拍在脸上,冲击着我心底的欲火,我的思绪特别清晰。我用干毛巾擦干身体,然后光脚赤身走到床边,旋开床头灯,打开摇头电风扇,躺在床上,半眯上眼睛。打开收音机,是陪了我好多年的爱华随身听。调到FM97兆赫,听胡小梅主持的“夜空不寂寞”,据说胡小梅在这座移民城市里有100万忠实听众。热线里有个中年男子在倾诉他的故事,这个男子曾经在内地做大学老师,忍受不了学校里的排资论辈,一狠心就办理了“停薪留职”,告别漂亮的未婚妻,南下来了鹏城,住过人才大市场旁边的10元店,口袋里身无分文的时候在花园里的水泥池子边上睡过...忍过最初的被人歧视和不适应后,他遇到了伯乐的赏识,再加上凭着自己的艺术天分,开了一家装饰公司,一步步做到大老板,而这一切只有一年半的时间。他在电话里很神情的感谢深圳给他了这么多…

    听着听着,我睡着了。床永远总是最舒服的地方。我在期待着,一场梦的开始,梦的方向是向着遥远的北方,而梦的主角依旧永远是田鸣,还有那双期待我的眼睛…晚风吹过,田鸣的笑容在风中摇曳,那么的轻灵飘逸,还象第一次我们见面时那么美,我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面颊…却总是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