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二十 变态牲口
    (二十)

    当听到电话里的女人学着张信哲那深情的口气演唱“很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是我天空最明亮的星星”时,我刚吃下的炒米粉差点都吐出来。酸!真他奶奶的简直酸掉牙齿了!来深圳后,很少能吃到加醋多的菜肴,这一次算是充分的补上了。是唐甜甜的电话!

    我跟唐甜甜分手后,两人基本上成为君子之交,最淡如水的那种。我们在校园里见面也会笑一笑打个招呼,完全没有某种尴尬,本来当初的恋情就是好聚好散,说好的双方没必要为此背上负担包袱。她感情上有不顺心的事情也会找我倾诉,希望我给她些许的指点,我也总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后来,她找了个像傻逼一样、留着长发的所谓校园先锋人物的男友后,反正那种人我看到就恶心的慌,加上我也遇到了田鸣,两人都有了牵绕,都有自己的一爿小天地需要呵护与经营,双方的联系就少了许多,只是偶尔在节假日会电话联系一下。毕业后,听说她和“先锋”回了她的家乡――苏州,她在某县级电视台做新闻采编。

    唐甜甜在电话里跟我一个劲的抱怨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的寡然无味,空虚,不满足。她内心里渴望激情,渴望刺激,渴望色彩。只是无奈于每天工作的中规中举,还得像孙女一样给领导上司顶头哈腰,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实在非她所愿,让她感觉很不爽!

    我问,“靠,少来无病呻吟!你那又高大又英俊的酷男男朋友呢?两个人在一起,“白天过日子,晚上日着过”不是挺滋润吗?哪像我孤家寡人的,每天夜里孤枕难眠的。”

    唐甜甜,“我受不了他的狂妄自大,颐指气使,还有无知,你知道我的脾气的,我们不对路,于是我们吵翻了。誓不两立就分手了。”

    我,“靠,爱情是麦当劳吗?说合就合,说散就散吗?两个人在一起,双方就都谦让着点,你就由着他去闹腾呗!天能塌下来吗?”

    唐甜甜似乎沉闷了一下,“那傻逼是个变态,你能想象吗,他每天都要缠着我做那个,后来说每天都是对着同一个人,实在找不到刺激了,他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皮鞭,绳子,手铐,每天晚上都要折磨我!为了他高兴,我也就认命了,都配合着他,使他满足。这也罢了,更离谱的是,他不知道从那里听说的,居然拉来一条狗,要我和狗做…说那样新鲜有趣。他哪里还把我当成他的未婚妻,简直把我当成牲口一样了….”那头的唐甜甜已经哽咽起来了。

    靠,这都是什么人渣阿!我在电话的这头骂了起来。这人怎么就整一个“畜生”啊?他就没有其他的人生乐趣了吗?虽然我们大家都是动物,但我们都是人阿,是有良心有道德传统约束的高级动物,否则还不如退化到原始社会去,大家都赤条条的来去,可以直接的表达**。

    唐甜甜说,她已经和“先锋”分手了。“先锋”苦苦的哀求,但她对他心已死,没有再商量的余地。谁知道,这厢事情刚完,唐甜甜想要专心到工作中去时,她的刚离异的男上司对她产生了好感。唐甜甜知道男上司是离婚后,欲火无处发泄,才会看上她的,所以她一直婉言拒绝了他的追求。哪知,一次恰好两人外出采访时候,说是恰好也许是男上司精心安排的。在车上,男上司就要非礼她,开始时吓得唐甜甜惊惶失措,还好,她脑子清醒过来,掏出包里的水果刀,威胁男上司说,他再靠近一步,就用刀子捅自己的脖子。男上司这才作罢。后来,男上司一直孜孜不倦地在寻找机会骚扰她。但一直没能得逞。那个烂人就频频给唐甜甜小鞋穿,对她的工作吹毛求疵,并制造谣言说,是唐甜甜想勾引他。那个小单位里,一时间风言风语四起,像苍蝇一般围绕着唐甜甜,挥之不去。电视台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唐甜甜在电话那头的喋喋不休的时候,我只有静静的听着。一个女人相当于五百只呱呱的鸭子。所以当她有倾诉的**的时候,你就由着她去畅言。男人能做的就是少说多做。再说,我也帮不上她的忙。在电话进行了快一个小时的时候,我提醒唐甜甜,我下午还要上班。唐甜甜这才算止住了话篓子。

    我刚想说几句安慰她的话。唐甜甜心平气和的说,“周进,你知道我现在哪里?”

    我,“哪里啊?”

    唐甜甜,“我现在在深圳经济报社!前天到的这边。我有个亲戚在市委宣传部,这边报社刚好有个缺位,我是读新闻的,又有在电视台的工作经历,所以他就介绍就过来了。怎么样,现在咱们都在同一蓝天白云下了啊?周末有时间吗,你这东道主总该请客吧。呵呵,好歹咱们也是老情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