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二十二 终于见到舅舅
    泡完馆子,我把唐甜甜和于晶送到她们的住处。于晶的房间不大,有着女性的房间里特有的淡淡的酸酸的味道。我对这种味道很敏感。小屋收拾的一尘不染,墙面是米黄颜色基调,黑色沙发上罩块紫红搭配的套子,上面放着一个带蓝色星星点点和月亮的大枕头,床是大大的双人床,上面放着一个大大的熊宝宝,女孩子都喜欢小动物,也许是母性的因素在做崇吧,她在床旁边的大大的塑料储物箱里放满了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

    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个愿望,想要立刻成家,而自己就是那个享受其乐融融的家庭男主人,我手持一高脚杯红酒,看着女主人在钢琴桌前辅导我的孩子…一副多么温馨的画面…要是田鸣现在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该有多好。人生丰富多彩的路上,为何注定相爱的人要分离?

    跟于晶和唐甜甜说再见的时候,唐甜甜的眼睛在发光,眼光慑人,那种很色迷迷的眼神,吓得我打哆嗦。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呢?莫不是她在想现在就把我就地正法。于晶还是那么得笑意盈盈,说要我常来玩。我答应了,心想,下次来一起玩你们两个。双飞的滋味,我还真没尝过,能怀抱两个美女,是人间一大幸事呀。我相信有三情相悦,水到渠成的时候。人的动物性又自然而然的来了。

    出门,我找到一个公用电话厅。然后翻出陈苦思的手机号码,小心翼翼的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声,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杨丽的声音。

    杨丽一听是我,很兴奋,说,帅哥在哪里啊?混的如何?陈总在办公室呢。

    想不到陈苦思周六还在上班,更没想到杨丽居然还记得我。

    我说,我在梅林这边,想去拜访一下舅父。

    杨丽,好啊,你直接打辆的士到公司来吧。我马上去转告一下陈总。

    老舅四十岁出头,戴着金丝边框的眼睛,留着小笨头,脸庞有些虚肿,脸色有些微黑,是不是被南方毒辣辣的太阳给晒的呢。不过,倒是带些知识分子的优雅,看起来特别的和蔼可亲。与我想象中的,或者在影视中经常看到的深圳的大款的花里胡梢形象的大相径庭。

    杨丽在我跟前放了一杯饮料,然后抿嘴一笑,掩上门出去了。

    陈苦思,“小进,你来了阿。上次我去东莞,没能见到你。你怎么也不来个电话阿。你到深圳,做舅舅的我,总得尽一下地主之宜吧。你妈妈怎么样?我到深圳后,就没回去过。都好久没给老表姐联系过了。哎,有了这个公司,每天都在忙活。100多号人还指望我发工资呐。”

    我,“舅舅,您忙,我哪敢打搅你阿。我妈妈身体蛮好的,姐姐哥哥挺孝顺的,他们照料她挺好的。”

    陈苦思,“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呀?”

    我,“在台湾人的电子厂,搞电路板设计的。工作蛮能锻炼人的,就是收入太低。”

    陈苦思,“台湾佬真TMD的抠门。要不,你把那份工作辞掉吧。先到我这里来将就一下,然后你再找专业对口的工作。我也缺少个得力助手,有你这个外甥来帮我,我会省心不少。”

    想不到老舅也会说粗口,我心底一乐。我当即就答应了。如我所望阿,早想离开西丽那个鬼地方了。西丽名义上属于特区,那里可是属于深圳的边远山区。如果我的大好青春韶华就消耗在那个山窝窝边上,我这一辈子也就完蛋了。

    傍晚,陈苦思要去和一个老客户一起去吃饭,顺便叫上了我,说让我锻炼一下。在粤港海鲜楼看到那个潮州佬的时候,我要笑掉大牙了,那个人个头不高,胖胖的,头上仅有的几根头发梳理的油光可鉴,小眼睛倒是转的溜溜的,他穿着花衬衫,白裤子,白色休闲鞋,一副很随意的样子。这才是广东大老板的样子嘛。陈苦思捏了我一把,说,这位是林名增,林大老板,我们行业内的大佬。我恭敬的叫了一声,林伯伯好。老林瞥了我一眼,小靓仔啊,长的蛮帅的。

    陈苦思要我过去陪他去开架点菜区去,他不动声色的说,做生意的,点菜也是需要水平,要了解你的客户的口味偏好,注意菜肴的高中低搭配。对于海鲜店嘛,尽量点活海鲜,少量多样,点当季的品种。总之,原则就是要让客户吃得开心,我们的钱花得值,要花在刀刃上。我连连点头称是。一个始终笑眯眯的女服务生跟我们后面记录。看着单子上的菜谱,小黄龙,蚬子,石斑鱼,基围虾….我粗略算了一下,大概要**百块钱,NND,快接近我一个月的薪水了。

    老林吃的很开心,看来老舅点的菜蛮对他的胃口。吃完后,他拍拍肚皮,表示很满足的样子。然后,老林提议大家去大西洋蒸个桑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