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二十九 新年许愿
    (二十九)

    国人过春节讲究的是喜庆,团圆,能和父母妻子儿女在一起度过是件其乐融融的事情。好多在此辛苦打拼了一年的人们,挤破头也要买张飞机票,火车票,以求得回家过年,获得心理和精神的回归。大街上少了往日的热闹,繁华,显得有些冷清落寞。深圳毕竟是座移民城市。

    我以公司的名义,给田鸣在酒店订了间套房,加上是马上要过节了,住店的价格给的特别的优惠。象我这种特有人缘的男人,一来二去的,很快和前台的几个女接待员混的特别熟,只是当我和她们说些带颜色的笑话的时候,旁边田鸣的眼神很是不对劲不自然,满是嗔怪的表情,那样子仿佛我和那几个靓女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奸情。当我们晚上亲热的时候,她也故意面如冷霜的冷落我,哎,这女人就是小心眼儿,太敏感了。噢,不,小心眼儿是说明她心里只有你一个,她是真心爱你的,我该开心才对。自然我是嬉皮笑脸的,费了好多口舌解释给她,才让她重新开心起来。

    这几天的阳光很好。象每一个初来咋到的人一样,田鸣对这里花红柳绿的一切都感到很好奇。我带她去了深圳所有好玩的地方。当然好玩的风景在我眼里,至少在当时的眼里,比不过田鸣的美丽。《大话西游》里朱茵对着诱惑她回天庭的二郎神,高呼,“只羡鸳鸯不羡仙”,我也是同样的呼声。田鸣的小脸兴奋的红扑扑的,象是熟透的苹果,看得在旁边的我总是忍不住去啃几口。当然我落魄的第一个工作的地方没带她去。我不想让她睹物思人,看到我最初起步的艰辛。

    田鸣的到来,使得我空虚的灵魂找到了可以遁入的空门,我躲在里面舍不得出来。人家说深圳这座**之都里,人的爱情很奢侈,人们爱的很累,我也是。能白天拥抱着你,晚上搂着你,一生有你,是件最幸福的事情。只有怀抱田鸣的时候,我的心理才是最踏实的,感觉不到风吹,感觉不到雨打,只有热烈如火,澎湃如潮,有更多的激情洋溢在我胸膛。

    大年夜的那天晚上,酒店里居然送了一大碗水饺。我和田鸣赤脚蹲在地毯上,你一口,我一口,然后喂到对方的口里,仿佛过家家的小孩子,那样子简直是可爱极了。午夜零点,电视里传来人群倒计时的欢呼声,还有鞭炮喜庆的声音。我们,两个流浪在异乡的孩子,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我在田鸣的耳边轻轻哼唱改编的张信哲的歌曲,“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两颗热切的心…”,田鸣有些陶醉。

    田鸣问我刚才在想什么?

    我,“我心里许了三个愿望,一是国家富强,民族昌盛;二是,我的妈妈还有你的爸爸妈妈永远幸福。第三个嘛?保密。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田鸣满意的点点头,“还算个孝顺的孩子。不错。你的第三条啊?哼哼,不说我也知道。你的那些花花点子我还不清楚呀。”

    我,“那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嘻嘻。”

    田鸣,“我才不做蛔虫那么恶心的东西呐。想不想听我的?”

    我,“快说。”

    田鸣用手指捏了一下我的鼻子,“我祈祷爸爸妈妈安康,你长的更英俊潇洒健康。反正都是吉祥的话啦。”

    我哈哈大笑,“你不怕我长的太帅了后,有更多的美女来勾引我啊!”

    田鸣窜过来,骑到我身上,双手扭着我的耳朵,做了一个赶马的动作,“你敢?如果你有那胆量,我就休了你。”

    我赶忙做讨饶状,“在下不敢啦。”

    那一夜是炮火纷飞。

    田鸣一直在我这里待到要开学的前一天。送她到黄田机场的时候,我开开心心的,那是装出来的。后来听说,黄田机场改名为宝安机场,黄田两个字是他妈的的不吉利,弄的出港的人人都象是去下地狱一般。

    机场人来人往的,有的人在翘首等待,有的是送走心中所爱。我是后者。看着她进入到安检口,然后回头隔着人群向我使劲的挥手,我脸上挤出笑容。我还在回味着过去几天一起相处的温存,心口居然莫名其妙的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