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三十 于晶要闪婚了
    (三十)

    过了春节,我就一直在忙。

    我一个人正在广州出差。白天拜访了好几个客户,人有些倦怠,回到酒店,洗完澡,身体呈大字,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拿了一份《南方都市报》,看的津津有味。这时电话铃响了,提起话筒,原来是是酒店美容中心的。

    一个嗲声嗲气的小姐,“先生,我是酒店美容美发部的。你要不要做按摩啦?”

    我想逗她玩玩,坏笑了一声,“都可以按哪些部位啊?有没有那种很**的服务啊?”

    小姐,“这个呀,看您的需求啦。我们按摩花样很多的,有中式的,日式的,泰式的,欧式的。我们这里刚来了几个靓女,要不要她们先上来看看呀,保你满意。如果不满意的话,你可以投诉并退货的。”奶奶个熊,连人也成了交易的货物了。

    我说,“我想做比较到位的。不过我今天身体比较累,怕你们的功夫太好,我吃不消。明天要的时候再联系吧,你的分机号?”

    小姐,“8851。打搅您了先生。”然后听得出来对方悻悻的挂了电话,嘴巴里还说了句粗口。

    我丢你老母!居然敢骂你的上帝,讲不讲职业道德啊?

    刚放下电话,CALL机嘀嘀响了。他爷爷的,这又是谁呀?深更半夜里还骚扰我。

    我看了一下号码,0755,是深圳的号码。

    用酒店里的电话回过去,是一个女子在嘤嘤的哭泣。

    我,“你谁啊?干嘛哭哭泣泣的。真他爷爷的扫兴!”

    我是最听不得女人哭了,一是怜香惜玉,二是觉得听女人哭晦气。

    对方,“周进,你好吗?我是于晶。”

    我惊讶了一声,“啊??于大美人,你这是怎么啦?哪个王八蛋吃了豹子胆,敢去惹你?”

    于晶,“我恨他!”

    我,“谁呀?到底怎么回事?我一头雾水呢!”

    于晶,“周进。我要结婚了。可是….”

    我,“结婚?你也太突然了吧。你在搞闪电战!”

    于晶,“嗯。我们才认识一两个月。”

    我,“那结婚是好事儿啊,该高兴才是。什么时候请我和甜甜喝喜酒呀?”

    于晶,“可是,可是,…那个男人很优秀的。”

    我,“靠。谈恋爱是件双方平等的事情。你可千万别以仰视的态度看对方,将来对你不利。”

    于晶有些激动,“我们要结婚了,我才发现我根本不了解他。他似乎有很多心事在瞒着我。真可怕!”

    我,“正常。你们毕竟是不同的两个人。人心里都有些秘密,不能因为你是他的恋人就该知道他的一切呀。”

    于晶,“可是我们都要是生活在一起了啊。结婚是我先提的,我说,我们买结婚戒指去吧。他答应了,也告诉了他的姐姐,他姐姐也支持他。你也知道,我到南方来后,也没有过恋爱,女人的青春易逝,我的年纪也不小了。这次有这个机会,我不想失去。”

    我,“是的。你们没有什么矛盾吧?”

    于晶,“没什么大矛盾吧。我挺欣赏他的才华的,就是他家庭条件不太好,我没有怪他的啊。我是嫁他的人,又不是嫁给他的家庭。”

    我,“呵呵,你是好女孩。真是难得。”

    于晶,“你说热恋中的人该是什么样的?应该每天都联系吧?你是怎么样的?”

    我,“我?经常和女友谈心,聊天啊。”

    于晶,“可是他…我们都要结婚了,居然好几天都不联系一次!你说正常吗?他刚回了一趟北京老家,也没和我打招呼。我是从他同事口中才知道的!我忍不住问他在哪的时候,他说,刚从老家回来,居然在睡觉。这是要结婚的人吗!!!我很伤心。今天去酒吧喝酒了。”

    我,“你啊。是患了婚前恐惧症啦。有些人的智商很高,情商可能只有儿童的水平。你别担心了。男人大多是些感性的动物,热情来了,把你会捧上天;等热度降落的时候,他会对你爱理不理的。男人就这德行。又或许他和你一样,害怕改变现在的状态,所以态度迟疑不绝的。所以你是杞人忧天啦,你该给他一个宽容的理解的空间。你们之间需要一次坦诚的,推心置腹的谈话。看来,你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啊!”

    于晶有些破嗔为笑,“呵呵。看来我是多虑啦。虽然你年龄比我小,可比我懂事情多了去。谢谢你呀,周进!”

    我发现自己原来还有作思想辅导员的天赋。如果你感情出现问题了,可以找我来咨询,保准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这可不是做广告吹嘘哦。

    我,“当然,我个头比你大,吃的饭菜比你多,走的路比你远,…这样算来,你该叫我哥哥。”

    于晶,“哈哈。做哥哥的话,每年过春节的时候要给红包的。”

    我,“小意思,不就是点钞票嘛。我会准备好5分钱的。”

    于晶,“那么小气呢!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打搅了。”

    我,“拜拜。祝你好运。”

    我心里却在叹息,又一个好女孩要羊入狼口了。真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