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三十一 原来他是Gay
    (三十一)

    那次广州之行,还出现了件怪事儿。

    我在车站候车室里等着检票。人闲的无聊,就翻看那一厚叠报纸,广东的报纸比内地的丰富多彩的多,也花里胡哨的多,港台明星八卦凶杀暴力色情的充斥着版面,看一下也是打发时间的好方式。

    这时来了个男人,大概三十多岁,一屁股就坐在我对面的位置上。这人神情怪怪的,老是往我这边贼溜溜的看。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没什么特别呀。然后,我仔细看了他几眼,丫穿的挺整齐的,黑皮鞋灰色西装,提了一个红色拉杆箱,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大行李包。我一向认为,用红色拉杆箱的人比较闷骚。那人看我盯着他,忙不迭的探过头来搭讪。

    他,“嘿,兄弟,你的报纸挺好看的。我怎么没看到过呀?”典型的没事瞎问型。

    我,“哦,《岭南娱乐信报》,100多版呐。”

    然后,我把半叠报纸扔给他。

    他,“嘿,是吧。谢了兄弟。你是做什么的?”

    我,“我?皮包公司倒买倒卖的。你高就在?”

    他,“我北京的,公司在广州搞了个分部,派我到这里驻点儿。今天是到深圳去出趟公差。我是第一次到广东来,这里真开放啊。”同时嘴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也许是在回味昨晚的浪漫或者艳遇吧。

    我忍不住乐了,心里骂着他,这么没见过世面,不过玩的时候可得悠着点,小心中标,那个毛病可是凭江湖郎中的水平不能治愈的。

    我,“呵呵。那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嘛。”

    他马上恭敬的双手递过一张名片来,叫孟强,原来是某著名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我听过这家公司的名字,他们做的生意很大,据说老板的后台背景很硬。

    我推说,“不好意思啊,我的名片发完了。要不我给你留个姓名电话吧?”

    对待陌生人,我是从来不愿意留名片的,说不定他拿到后,转身就扔垃圾桶去了,想想自己的名字将会与垃圾为伍,实在是件很不爽的事情。

    看那厮倒是一脸诚恳的样子,我于是把我的CALL机号,办公电话号都工整的写在了他的记事本上,一个很精致的本子,里面是些很娟秀的字体。真看不出来,印象中的北京的男人都是大糙老爷们儿,居然还有这么的整洁细致的花活儿呢。

    他很小心的把本子接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收到包里去。

    孟强,“嘿,你叫周进。大哥啊,到了深圳还多多指教啊。”

    靠,他居然叫我大哥?我有那么老吗?哦,也许我外相比较老成吧。

    我,“指教谈不上,大家互相学习。你年龄比我大,社会经验比我丰富,该我称呼你大哥。”

    孟强,“我原来是在北京的一个研究所里,搞开发的,研究所清水衙门,没有什么钱赚,于是我就停薪留职应聘来了这家公司,接着就被老板派到了这里来。”

    我,“不错啊。看来咱们算是英雄所见略同,我原来也是做过技术的。握手!”

    那天我给孟强讲了很多,恰好大家又是同一班去深圳的车,他跟别人换了座位坐到我身旁,两个人倒是聊的很尽兴。我给他从宏观到微观,分析大好的国民经济形势,以及珠三角优越的投资环境,良好的对外来文化包容性,…说的那厮频频点头。只是,感觉很奇怪的是,孟强老往我身上靠。我问他,怎么啦,他说,太冷。我说,没道理啊,大吧上的空调热气打的很足啊。他没说什么,还是继续听我在那里侃侃而谈。我也没在意他的反应。

    到了深圳后,我在罗湖车站直接去公司,他还要转车去南山。我给他说有缘再见的时候,孟强居然有些依依不舍,拉着我的手臂不放手。

    我说,“你丫一老爷们干嘛婆婆妈妈的。”

    孟强,“兄弟,有时间一定联系我啊。我们有缘相见,终生难忘啊。”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好的,没问题。我周进也算个喜欢交友的人,怎么会忘记兄弟呐。”

    他这才算悻悻的罢手。

    我就觉得奇怪。回去公司的时候,把这个说给杨丽听。

    杨丽哈哈大笑,“周进啊,周进,估计你碰到GAY了。”

    我有些纳闷,“什么叫GAY??”

    杨丽,“就是同.性.恋啦。那人估计是喜欢上你这个帅哥了。”

    我,“靠。不会吧。哪有大男人喜欢男人的。恶心啊。你再说下去,我要吐了。”

    杨丽,“怎么不会,现在流行同志啊。”

    他爷爷的,我一直以为孟强是个喜欢寻花问柳的淫贼呢,他认为碰到了道友,和我有共同语言而已。

    后来孟强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内容都很暧昧,什么想念你啦,什么每逢佳节倍思亲啦,什么有没有想他啊,我只好在电话里支吾几句,不敢和他多说,被他缠上真是件苦恼的事情,甩都甩不掉。搞的我很郁闷,真的很郁闷。后来接电话看到广州或者北京区号的号码,我都有些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