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踏上社会 三十三 是我的孩子?
    (三十三)

    那天我出去办完事情,回到公司,心情那是相当的好,因为刚办好了个一个订单,从中山订了批玩具,然后把这批货发到东北去,按照合同规定,东北的客户已经预付了50%的定金,货到后一个礼拜就可以收到其余的货款。这中间为公司赢取的利润那是相当可观的,我个人可以提到一笔奖金的。我高兴的哼哼起流行歌曲来,搞得公司的其他同事都对我指指点点,是不是这小子捡到金元宝啦?我吐了吐舌头,有些怪不好意思的,我朝大家做了个鬼脸。这时,电话铃响了,是陈苦思的,让我去他办公室一下。

    我有些慌乱,说实话,去他的办公室我都是有些坎坷不安的,一般没有事情他不会轻易找我训话的,除非是我做错了什么,或者一件事情做的特别出色。但愿是后者呗。

    我小心翼翼的扣开陈苦思半掩着的门。看着陈苦思的满脸红光,精神焕发,似乎很兴奋的样子,人看上去也年轻了不少。我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应该是好事儿。

    陈苦思见我进来,忙说,“小进,快坐下。”然后一把把我拉到沙发上,嘘长嘘短起来。

    我,“舅舅,什么事情让您那么开心呀?”

    陈苦思,“小进,舅舅要做新郎官了。呵呵,恭喜我吧。哎,在深圳折腾了这几年,也有了点儿事业,你说我们从家乡跑深圳来,这么辛辛苦苦的做事情是图什个么?就是总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啊。现在要实现了,我心里真是高兴。”

    我知道陈苦思来这边后一直是处在单身状态,在老家的那个原配在他犯事后就跟他离婚了。我也知道他身边其实一直没缺少过女人,只是女主角老在更替而已。这样的老板可是很多拜金小女生钓的对象。

    我打趣的对他说,“好事情啊。舅舅省得一个人孤单了。我未来的舅妈是谁呀?您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啊。”

    陈苦思,“小进,你觉得杨丽这个女孩儿怎么样?”

    我头皮一震,似乎耳朵听错了。

    我,“杨丽???”

    陈苦思,“是啊。我决定了,选个良辰吉日,就是这个月农历十六我就去和杨丽办理登记手续。而且,杨丽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这也叫奉子成亲啊。”

    我吱呜了几句,然后借口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陈苦思没有注意到我的脸色变化,他还在陶醉在自己的欢乐中。

    出去的时候,我特意的看了坐在透明玻璃办公室的杨丽一眼,眼光滑过她的小腹,似乎有些隆起。她看到了我的眼神,也有些异样,下意识的掩遮了衣服,配合着挤出一丝苦涩的笑来。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情还是不能平静下来。

    下班后,杨丽,我的未来的舅妈,约我去吃饭,还是上次的那个法国餐厅。那天餐馆里居然放的是王菲的靡靡之音。

    杨丽,“周进,我要做你的舅妈了,够滑稽吧。”

    我,“很不错啊,我舅舅是个很不错的男人,他属于成功人士,是会很讨女人喜欢的类型。”

    杨丽,“我累了,就是厌倦的鸟儿一般,希望找个归巢。你明白吗?女人都想找个能靠的住的,可以衣食无忧的过日子。”

    我,“嗯,女孩子家一个人在外地打拚挺不容易的。我能体会到。”

    杨丽,“你会不会认为我贪图你舅舅的财富?你不会骂我为了满足虚荣而嫁给个半老头子吧?”

    我,“怎么会呢?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觉得事情还是挺突然的。毕竟陈苦思比你的年龄大一轮还多。”我怕刺激杨丽,后半句话噎在了肚子里,陈苦思其实可以做杨丽的爸爸了。

    杨丽,“我很崇拜你舅舅的,再说了,我们一起创业这么多年,除了工作的默契之外,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还有,就是我怀孕了,胎儿已经六个月了。我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哦,舅舅告诉我了。”

    杨丽神情有些嗔怒起来,“周进,你怎么说话老是这么吊儿郎当漫不经心心不在焉的样子?你知道我肚子里是谁的孩子吗??”

    我有些紧张起来,大脑里快速算计了一下,六个月!!!那不恰好是我和杨丽那一夜风流的时间吗!我想起来了,那晚上头脑发热,没抵制住诱惑,也没做任何防卫措施,难道一次的疏忽就酿成了大错?

    我,难道是我的???我向她投去征询的目光,想从她那里得到否定的说法。

    杨丽坚定的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说,是的!!!

    我目瞪口呆,脸色唰的全白了。是担心?是恐惧?我也不知道那一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杨丽在那里已经开始嗫嚅了,“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产生了好感。你到了我们公司后,我觉得自己有了机会。但你似乎特别清高,难以接近。那天你说请我去吃西餐,别提多高兴了。有段时间,我老在做梦,梦中都是和你在一起。”

    我打断她的话,“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孩子?如果陈苦思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怎么办?”

    杨丽,“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毕竟现在把他打掉,是件很残忍的事情。我不忍心。而且这是你的骨肉!”

    我,“那小孩子出来怎么办?他该称呼我什么?爸爸?表哥?你这不是叫我进退维谷吗?”

    杨丽,“反正这个小孩我是要定了!”说完,她就气冲冲的夺门而出。

    我他妈的居然要做爸爸了!而这个爸爸的身份做的是那么的不光彩,我居然要让自己的舅舅带绿帽子。想想都难过。为什么会这样啊?真他妈的人世间不如意事十之**。我把杯中的洋酒一饮而尽,然后CALL来季军。他是我兄弟,经历的事情多了,关键时刻能给我出些主意。

    季军让我冷静下来。他说会去做杨丽的工作,并答应这件事情他不会张扬出去。

    事情最后的协调结果是,杨丽愿意打掉孩子,她的条件是我离开公司。杨丽说看到我会难过。我非常感谢季军的周旋。当然这一切都是在陈苦思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我借口现在的工作不太适合我大学里读的专业,现在通讯行业比较红火,我想出去闯闯,老在舅舅的庇护下,雄鹰的翅膀永远硬实不起来。我把自己夸张为雄鹰。陈苦思也爽快,同意我的辞呈,并给我了几家大IT公司老总的电话,他也会帮我推荐一下。资本家就是资本家,陈苦思毕竟久经沙场了,虽然他是你的亲戚,他也懂得成本核算,要高薪养着我还不如雇佣一个新员工,对业务熟练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