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三十四 那是个阴谋
    (三十四)

    若干年后,我跟季军通电话的时候,他说,“周进,你知道吗,当年杨丽说怀上了你的孩子是个骗局,她压根儿没怀孕,只是看你太轻狂了,想给你个教训,就谎称有了你的孩子。其实她是喜欢你的,在她眼里,你比陈总年轻有活力。你仔细想想,哪有六个多月还能去流产的啊。”我靠他祖宗,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真是造化弄人,我根本就不该和杨丽产生那一段故事的,无言。

    我唯一聊以自慰的是,我的两次辞工都是我炒老板,而不是被上司反炒,也带些许的快感吧。

    没有了工作,我走在深圳寂寥的大街上,像个傻逼一样。头上骄阳似火,大家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高呼着口号努力的加油的为明天的好日子而工作,而我则处在闲散的无业游民状态,感觉很不自在。人闲下来的时候,想想能有些事情做真好。于是,我找到一个小店,买了包口香糖,然后一屁股坐在小马扎上,逗那个脸上长满小雀斑的售货员小姑娘。她生意忙的时候,我就翻出通讯录,找此时此刻能陪我说说话的朋友。打唐甜甜CALL机,她半天才回话说在外地采访某著名乡镇企业家呢,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打电话到于晶办公室,同事说她去菲律宾去参加一个名优产品展会去了,我想多了解点于晶的情况,于是问她同事,于晶的感情生活现在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那个女人不耐烦的说,无可奉告,然后挂了电话。也许人都不愿意透漏别人的**吧。

    没办法了,只好拨了周海滨的CALL机。这小子还算机灵,很快就回拷了,他很兴奋,“进哥,你在哪里呀?快来我这里玩吧,我今天休息呐。我和一个在高科园上班的老同学在外面自己租了房子,地址是九祥铃198号503房。”我也显得无聊,想也没想就搭上了101路巴士。

    小周给我说了很多原来公司的事情。我也懒得关心,人走茶凉,他们的事情关我个鸟事啊。唯一还有点牵挂的是姚露那个风骚女人,嘿嘿。

    我们去菜场买了一些蔬菜和牛肉回来,然后一股脑儿放到电炉锅子里,做大杂烩水煮菜,倒弄的有滋有味。我们吃饭的时候,盛碗米饭,蘸些小周他爸爸从湖北邮寄过来的辣酱,就着热气腾腾的锅,也算吃的津津有味。

    和小周住在一起的叫高翔,看他的样子以及谈吐,我就知道他也是个活跃的宝贝孩子。我们刚吃完饭,放下碗筷。高翔就要带我们去松骨。我奇怪,问小高,“什么叫松骨啊?小周倒是挺喜欢去洗头房认领干妹妹的。”小高嘿嘿一笑,“就是异性按摩啊,交流好的话,大家可以互相按摩的。”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就是这档子事情啊。哎,这些人们的业余生活就剩下这么点追求了,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的事情。

    周末的时候,季军约我去度假村钓鱼。他又给我上课了,我则是心浮气躁的,半天也没钓到一条鱼。真他爷爷的失败。我对季军说,“老大,我感觉特烦,心静不下来。我决定出去旅游一次。”季军说,“人工作和生活压力太大的时候,出去释放一下心情,是个不错的调节办法。”是啊,与其在这里漫无目地的晃荡,我还不如出去走走。

    我背了一个小旅行包,上了深圳北去的列车。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折腾,来到南昌。然后转中巴车到了庐山。我仰慕李白,他的“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直让我心贻。还有就是《庐山恋》的故事为这座秀丽的大山增添了一抹浪漫,这老在勾引我。只是这次我没能和我的爱人一起结伴而行,所以没法享受这青山绿水之中的两情相悦。田鸣的老板在外面接了个任务,让他的几个弟子帮他操劳,田鸣的暑假也只好耗在实验室里。

    庐山是有名的避暑胜地,尤其有很多欧式风格的小别墅,特别精巧。我去了长冲河畔的美庐,是当年老蒋送给他的darling宋美龄的。美庐很有意思,当时老蒋看这里环境清雅,恬静,美丽,而宋美龄名字里也有一个美字,于是亲笔大书“美庐”二字,命令手下刻在庭院中的卧石上。那个“美”字很特殊,老蒋写的有些分散,倒看过去就像三个字,大王八!更搞笑的是,三十年代的时候宋美龄老蒋他们就用上了坐式的抽水马桶,后来老毛搬来住的时候,不习惯,于是他在两个马桶中间加了个蹲式的。也算是个典故吧。

    本来我想游完庐山直接回去的。在香烛峰时遇到一个小姑娘,她的钱包丢在了地上,恰好被我看到,我做了一回好人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