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三十七 他和亚洲首富同名
    (三十七)

    太阳升起来了,黑色而又深邃的夜晚就抛在了后面。

    90年代后期是个生机勃勃的时期,各个行业都是如此。尤其通讯网络行业作为新贵,应用市场在媒体的推波阻澜之下,也开始逐渐的培育起来了。无数热血青年无不以投身其勃勃热潮为荣。哪象现在的IT企业,冬天来了,泡沫纷纷破裂,竞争的遍地开花,各路害群之马靠打价格战来维持市场。比照那个时候的红火,现在只能徒呼“忆往昔峥嵘岁月惆”啊。

    到了人才大市场,我直接就奔到了自己中意的公司的摊位。这家公司是做无线寻呼基站以及外围基站、数据电路设备、通讯终端设备的。老总是位中年人,江湖传言他现在是个亿万富翁,并且这人和各级政府的关系都比较密切,反正那人就好像戴着层层神秘的面纱。好像陈苦思和我提起过这个人的名字。

    我凭借身强力壮,硬是挤到了被围的水泄不通的摊位的人群的前面,里面的座位上坐着三个面容严谨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在那里不紧不慢的接受大家投的简历,另一个则和投简历者在简单的聊聊天。还有一个家伙戴着墨镜,象尊惹不起的瘟神,不苟言笑。丫的,摆什么酷啊?

    看着前面的那个傻逼象背诵八股一样回答考官的问题,我心里只想发笑。论到我了,我恭敬的双手把简历递上。

    “Grant?”面试官上来就读我的名字。

    “Yeah!”我顺势也用英文大声回答道。Grant是我的英文名,田鸣帮我起的。Grant是允许承认的意思,哈哈,我猜是田鸣正式承认我做她的男人吧。同音的Grand,宏伟豪华伟大的意思,当然还有个谐音是Ground,就是大地土地的意思,所以田鸣常常戏谑的说,我是个土地公,呵呵,她就是土地婆了。后来发展到周进是个土人,土鳖的土。

    “呵呵,自然点。别紧张,小伙子。周进,请问为什么投我们的公司简历?”接我简历的那小子拿着我的简历,极有风度的对我微微一笑。他爷爷的,我有紧张吗?难道你不知道,我周进的外号就叫“不紧张”?

    我,“我对贵公司比较感兴趣。俗话说,兴趣是工作的动力。贵公司在这个行业也算翘楚,如果我们年轻人能进入贵公司深造,和象您这样的有为人士共处同事,是件很荣幸的事情。先生,怎么称呼您?”

    他乐了,“你倒还蛮会说话的嘛。我叫孙正义。说说你的优势还有缺点吧?”

    靠,这么牛的名字啊,我想到了亚洲首富,韩国人孙正义。那老家伙可是无数年轻人的偶像。我倒不是仅仅敬仰他的财富,而是这厮的上进心。他年轻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在医院养病的两年多期间,居然读了将近四千本书,平均一天五本,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怎么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的,怪不得他后来能成就大业。

    我,“孙生您好。先说我的优点吧,首先,我有工作热情,我爱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在这里工作,每天我都会有一种冲动和激情,不直觉的就激励我前进。其次,我已经工作一年,有过做技术也有做销售的经验,这样做事的话上手会比较快。再次,我的性格比较外向,与人共处关系会比较融洽,而且会很注重团队精神。至于我的不足,是我没有在通讯公司工作的经验,不过这是小事情,我有信心一个月之内熟悉我们的业务,再说了,我应聘的是销售经理的职位,作为销售嘛,关键是做人,和与客户的沟通能力。”这些说的倒真是我的肺腑之言,没打草稿准备什么的。

    孙正义在那里频频点头。最后,他在我简历上打了一个红勾,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许是把我枪毙吧。不对啊,我眼睛尖,看到前面那个面试的是红叉叉,就象老师看到你做错了题目,在你的作业本里狠狠的划的那样。我的应该不是吧。

    孙正义,“这样吧。我们先收下你的简历,至于是不是录用你,还得看你们的主管的意见。我们的人事部门会尽快与你联系。”

    靠,被人象在菜市场上买卖青菜一样,那种被挑来挑去的滋味真不好受。没办法,鸟为食忙,更何况你是除了徒有雄心壮志而实际上什么都不是的穷小子呢。不过,看孙生的眼神以及脸色,他对我的表现和回答,应该是满意的。

    在大厅里面来回转了两圈,我把余下的两份简历随便找了两家公司扔了出去。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人才大市场。这种地方待久了会让人产生焦灼的心理的。七月底的宝安北路骄阳似火。

    我中午没回住处,在小店里随便弄了个炒河粉。然后去逛电子商场,看看那些五花八门的电子器件被运到这里来,然后发到全国各地去,真是一片繁荣的景象。我在想,找不到工作的话,大不了,拉陈苦思来给我投资,我来这里开个档口,也不失是个好路子。

    “嗡嗡“的,腰上的CALL响了。回过去,是个甜美的女声。

    我,“我是周进。请问你抠我?”我特意把抠字说的响了一些。深圳说追女仔叫“抠女”。

    对方,“周先生,您好。我是通移通讯有限公司行政人事部的方小丹。您上午投我们简历了。现在通知您下午来我们公司面试。地址是赛格园×楼×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