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三十九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贾谊说,“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并吞八荒”。意思是说要有并吞天下,统一四海的雄心。

    我终于成了通移公司的一员。进公司之前,我就雄心勃勃的立了贾谊的志向。

    不过,这次他们是安排我在工程设备部,美其名曰:从基本事情开始做起,迅速的掌握公司经营的业务。IT公司好象都是这样,即使你做是负责业务工作的,也要先拉到生产线上去熟悉一段时间,有些要求严格的在实践结束后还有考核。我的具体的工作就是抢占深圳的制高点,开车到龙华观澜坪山等地的山顶上,或者到市区的某一栋高楼大厦上,架设布置外围基站。

    别看你腰里扣着的小CALL机,虽然联络方便快捷,其工作原理也麻烦着呢,它是一种单向广播式无线选呼系统,包括总基站和若干外围基站、寻呼终端,CALL机等,寻呼终端将电话网送来的被叫用户号码和主叫用户的消息进行集中处理,实现重复呼叫、复台查询、统计和记费等功能,然后进行编码,变换成一定码型和格式的数字信号,经数据电路传送到各基站和外围站,并经这些基发射机同时发射,被叫寻呼机接收到基站发射的信号后,才会有信息显示。

    我做的其实就是搬运工和装配工。我常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小时候在课本上读到的《挑山工》的故事,想想他的坚持上山、为人民踏踏实实干事、不求名、不求利、一心为人民的精神吧。爷爷的,顶着烈日酷暑暴雨,把那个重重的“大锅盖”扛到山顶上,搬到大楼的顶台上,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上去后会累得你气喘吁吁,比**还累,要命的是**时有快感,而做这种苦力活则纯粹是折磨人。

    所以,奉劝大家,没事尽量少跳槽,到了一个新的单位,你是新人,只能被动的重新选择一个开始,而且作为“空降兵”,如果不能很好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会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与你做对,除非你运气好。你所做的是只能全身心的来选择妥协,掩盖住自己的锋芒,来尽力的熬过的这段磨合期。

    和我在一起做拍档的是个辽宁丹东人,叫王大志。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大志哥是个好人,具备了一切东北人的长处。每次去下馆子吃饭,去三温暖洗头捏脚敲背完,出来结帐时,大志都主动抢着买单,他美其名曰老人要照顾新人,弄的我怪不好意思的。那段时间我说话的腔调都不自觉的带上了东北腔,感觉特爽朗硬气。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天生而来的优点,那就是基本上很少树敌,倒是在混的历程中结识了不少可以算作兄弟的哥们。

    大志比我大两岁,未婚,认识我的时候,他还在寻觅另一半的伟大进程中。大志的EQ指数和IQ指数还是挺高的,我一直以为他未婚的原因是属于缘分还没到来。女人嘛,对大度又爽气的男人总归是喜欢的。

    有一次,我们哥俩个从外面干活回来,在一个饭馆子吃火锅,刚蹲到位子上,马上围上来了一个啤酒促销小姐,要极力的推销她的啤酒,不停的介绍她家的啤酒的种种好处,什么有买三送一啦,有小礼品赠送啦。我他爷爷的最烦别人主导你的意愿,而强迫你做什么事情,就没好气的把她轰到大志那边。看我那副臭嘴脸,小姐很识相的马上走到大志身边。

    大志笑嘻嘻的用很淫荡的神情,打量了小姐几眼,不紧不慢的说,“做促销小姐,你的酒量应该不错吧?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一起去小酒吧里喝个痛快!这样吧,咱谈个条件,我们留你的酒没问题,不过你得先把你的电话或者CALL机什么的给我们。”

    那小妞脑子转得很快,“大哥,听你口音是东北银。哎哟妈呀,咱们是老乡。我没有CALL机啊。你想找我的话,打我们店里的电话就是了。喏,我的小纪念品上印了。”说罢,不失时机的给大志递过一个小打火机,上面确实有电话号码。

    大志有些不满了,说,“这样怎么可以啊?万一你不在这里做了,我还怎么能找到你呢。”

    那小妞说,“大哥,我叫史景。你信得过我的话,把你电话给我,咱们今晚上就去喝个一醉通休。谁要不去谁是小狗,我才不怕呢,咱东北银地道。”小妞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激动,脸色湿红,好看的胸脯一扬一扬的。

    大志还真没辙了,只好找来一张纸片,在上面规规矩矩的写下了他的CALL机号,同时要了三瓶史景的百威啤酒。见成功推销出了自己的啤酒,史景的表情也快乐起来了。

    那天晚上,大志真的等到了史景的电话,两个人也去了酒吧喝酒。至于当晚有没有做坏事,无从考证,反正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我看到大志的双眼通红,肿的象个国宝,人也精神萎靡的。几个月后,上班总无精打采的大志离开了通移公司,和史景合伙开了个小通讯店,专卖CALL机,算是没浪费自己前份工作积累下来的资源,期间我从他手中拿了不少货,当然他给了我不少的回扣。这倒是桩双赢的好买卖,我们是哥俩儿好嘛。过了一年,他们开始卖手机。我失意的离开深圳的时候,他们已经买好了房子,据说在积极的酝酿生产下一代,却一直没见到史景的肚子有隆起的迹象。不过后来我听说,大志和一香港妞结婚了,两人是雀友,在麻将桌子上认识的,而史景则回了东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