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四十一 小病是福
    (四十一)

    大志的伤势比我轻,他简单包扎了几下,第二天就被史景甜蜜地带着出院了。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真有些羡煞。我的伤情有点重,还好身体条件不错,恢复的还算比较快。

    小病是福。在这个人潮滚滚异常喧闹却人情味淡漠的城市里,我这次才算体会到了她的温情默默的一面。躺在外表冷冰冰的弥漫着怪怪味道的医院里,病房里是另一番景象,充满着温馨芳香,被大家伙众星捧月的感觉可真不错。我想,如果我能一直待在这里,享受这种贵宾待遇该多好。所以,当离开那个院子的时候,我居然有些恋上那张病床了。

    住院期间,好多人都来看我了。

    方小丹每天都过来,给她的所谓的小师弟送来了她自己亲手煲的靓汤,每天换一个花样,看得出她费了很多心思。其实我们之间算什么呀。我手不能动,她又亲手把汤喂到我口中。哎,那架势真有点象我的妈妈。我所做的就是如同婴儿喝奶一般,张开大嘴巴,尽情的享用这“母爱”。看着她涌动的胸脯,和关切的眼神,我怀疑她是喜欢上我了,或者我快要喜欢上她了。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吧。

    孙正义一从外地出差回来,听说我出事了,他马上赶来了医院,询问了那天的情况,鼓励我好好养伤,回去后就把我调到他的市场渠道部去。领导的亲切关怀真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没道理啊,我只是个小马仔,又不是他的直接手下,他干吗那么器重我?仅仅是那次在人才市场上给他留下的印象不错?汗颜。疑惑。

    唐甜甜和于晶也来了,她们拎了一大袋子水果,香蕉苹果什么的,他爷爷的够我吃一个月的了,还弄了一束鲜花放到我床头,闻着那些花香,熏得我浑身上下荷尔蒙乱飞,彼时真有想去做坏事的冲动。趁着于晶去洗手间的空隙,唐甜甜用她的手使劲捏了一下我的身体下部,当然是隔着被子。她笑嘻嘻的用她的眼睛盯着我那里,说那个小弟弟这下该老实一下了吧,不会再去危害人间了吧。我故意绷起脸,眼睛也对瞪着她,怒目向视的反驳说,“靠,你的手是不是痒痒了啊,我的好兄弟虽然花心了点,它并没有胡作非为呀,它去的可都是该去的地方。”

    于晶回来时,唐甜甜说不好意思,她有事情要先离开,让于晶留下来陪我聊天解闷。我同意后,她就急匆匆的走了。唐甜甜的气色比刚来深圳时好了许多,精神焕发,我估计她是八成又有了新欢,“夫妻”生活是把双刃剑,低劣时对生活而言是毒药,生动优良时则是滋润剂。我的猜测在于晶口中得到了证实,唐甜甜确实是在谈恋爱,对象是她的顶头上司!据说那人一位年轻有为前途似锦的主任编辑。这年头老男人真是吃香,当然还得加个前提,是要事业有成,成熟稳重的老男人。我有些惆怅,吃醋?泛酸?不是。我只是还在在意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份感情,我希望她过的好点。但愿此上司不是她原来电视台的上司,人不可能总会是遇人不淑吧。

    于晶坐在床沿上,一边很娴熟的用刀子削水果,一边淡淡的和我说话。我喜欢看她的这个样子。她已经放弃了和男友的结婚计划,恐怕真的是得了婚姻恐惧症了。细问才知道,男友还在和他的前女友保持着关系,而且还很密切,就差捉奸在床了。他追于晶的目的,居然只是为了在众朋友面前证实自己对女性的魅力,目的达到了以后自然就疏远了于晶。这是她男朋友的同事告诉于晶的,否则她将永远的蒙在鼓里。讲这些的时候,于晶的眼睛里含着泪花,她让我保密,这件事情她没告诉任何人。我答应了。我宽慰她,最华丽最昂贵的服装最是会在最后才出手,你就是那件美丽的衣服,那人根本就没资格穿上她。我问她近期的打算,她说大学时选修二外时学过法语,现在正在重操起来,报了一个辅导班,争取把还给老师的东西再补救过来,正好手头上还有准备结婚的一笔资金,然后去法国学习服装设计。至于感情的东西,就随缘吧。这是经历人生波澜过后的感慨吗?

    回到公司时,我还是打着绷带,同事对我指指点点的,人好像是从战场凯旋归来的勇士。狗屁!是灰溜溜的狗熊而已,被人殴打挂彩,在我看来可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坐到位置上,无聊,正准备跟大志他们调侃几句,电话铃响了。孙正义要我过去他那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