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四十三 和领导一起出差
    (四十三)

    我最终请陈苦思出山帮忙,一是为了象孙正义说的,能在公司取得一个开门红,我很想在新任领导面前露个头彩,以尽快在通移公司取得青云直上,其次是,如果能在江苏取得这个项目的话,那样我就有机会常去南京看看我心爱的田鸣了。这些话,我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陈苦思,毕竟他是我的舅舅,在这个城市里的唯一亲人,关键时刻还得靠他可以帮我作主。

    我还有了一个惊人的想法,这次我要过去向田鸣求婚。这样的朝朝暮暮的仅仅依靠一根电话线维系的两地恋情,真的很累,我想许诺给田鸣还有自己一个未来。我没有告诉田鸣这些,就是为了想给她制造一个惊喜。

    经过陈苦思的牵线搭桥,彭先哲答应可以见我们公司的代表一下,让我们先过去谈谈,递送公司简介和技术资料方案。至于招标的事情,他的话比较含糊其词。做官的不是傻蛋,连你人都没有见到,哪怕你是他的亲爹,他也不会跟你谈论那些细节问题的。

    公司领导对此事也比较重视,因为这是个很有潜在市场价值的新项目。彭先哲算是我引荐的,老板决定派孙正义带我过去先去摸摸路子。

    出发的前晚,方小丹来给我们饯行了,在振华路上的一个火锅店,我们三个一起吃火锅。我怀疑方小丹和孙正义之间是否有一腿,他们平时在公司很少说话,碰到一起时双方的眼睛也是怪怪的。方小丹举杯祝我们马到成功,湘妹子似乎酒量不错。她并千嘱咐万叮咛,一定要我带只桂花鸭回来,说到桂花鸭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口水开始狠咽了。我口头上一一答应。孙正义笑着说,“你们把南京说得太美了太有味道了,我去了可得要好好享受你们口中的美食,美景。”他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仔,虽然经常出差,但对于陌生的南京自然充满了好奇感觉。

    和领导在一起出差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碍于级别,你会不自觉的拘谨收敛,人也缩手缩脚的总放不开。我曾经陪陈苦思一起去过广西桂林,在客户那边,都是他跟老朋友在侃侃而谈,因为不了解情况,我在他旁边识相的不好发表什么意见,人就好像一朵绿叶子衬托着老板那朵红花,或者做一只沉默的羊羔,只是个可有可无的陪衬角色。就连忙碌了一天,晚上回到酒店后,他也不忘给我上思想教育课,上完课看会儿电视吧,我喜欢看青春偶像片等富有现代气息的片子,他老人家却爱看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什么的。反正就是不合拍儿,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吧。

    终于乘上了深圳到南京的飞机。飞机升空的时候,惯性压迫着我的心脏,将我紧紧的靠在椅子背上。很快飞机就稳稳的在平流层里向目标前滑。孙正义则很悠闲的翻看了一会儿《CHINADAILY》,然后开始给我洋洋得意的大谈公司的内幕消息花边新闻,给我设计在公司发展的美好前景蓝图,畅想GPS产品的良好销路,他讲的豪情万丈气势蓬勃的,看来他已经把我当成他的亲信了。说到口干舌燥时,他就小酌了几口饮料,掉头带上音乐耳机小睡过去了。我特意要了靠窗的位置,转过头去,眼睛开始盯着机翼下面的朵朵白云出神。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老是觉得有些局促不安。是因为今天的航班号吗?深航5544号,今天是13日,44和13这两个鸟数字怎么都觉得不太吉利。真他妈的邪门了。以前乘飞机时,还有心思去挑逗一下那些笑意盈盈白齿红唇的漂亮空嫂空妹或者勾引一下旁边的漂亮姐姐妹妹们,现在一下子搅和的全没了心情。

    当空姐用温软的发腻的语调报到,飞机二十分钟后即将降临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请旅客们系好安全带。在飞机急速下降的过程中,我的耳膜里直感觉到一阵轰鸣,什么都听不到了,只看到孙正义的嘴巴在一张一犀的,我只好面带微笑点头做认真聆听状。

    十一月份的南京天气有些凉了。出发时候我们只穿了件衬衫,被深圳湿软的海风吹了这么久,骨头都给弄酥了,当下机的时候,被外面的凉风猛得一吹,人不禁打了个冷颤。孙正义也不由得骂了句粗口,操,这他娘的鬼天气。

    孙正义说,“阿进,现在时间已经五点半,等我们赶到市区天都黑了,恐怕到N市的车子已经停开了。我们今晚就住在南京吧。”我一直没告诉孙正义,我在南京还有一位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的正在读研的女友,他的个人问题我也没问过。他既然开口说住了,我当然是求之不得,这样我今天晚上岂不是就可以见到田鸣了吗?呵呵,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