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四十四 熟悉的一对情侣
    我们在新街口附近找了家三星的宾馆,订了两个单人间。本来是想要个标准间的,孙正义说他晚上睡觉会磨牙打呼噜,怕吓着我,影响我睡觉。哈哈,这样也好,如果能把田鸣带回来的话,那科是会方便我们行事啊。果然还是领导会体谅下属的心情啊。

    把行李放下,孙正义就急不可待的要我带他出去逛逛。我心里不大情愿,当然会这么想啦,我正盘算着待会儿该怎么去见田鸣呢。这黑灯瞎火的晚上,能去哪里呢?碍于他的面子,我还是答应带他去夫子庙转转。

    夫子庙已经彻底的给商业庸俗化了,街道两边充斥着小商小贩的叫卖声。本来这里也不是什么高尚的地儿,用讲解员叔叔的话说,这个曾经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妓女一条街。那些文人骚客们吃饱了喝足了,打着饱嗝,来到秦淮河边上,看着哪只游船上的文化妓女们顺眼,就点她的台子,上去揽着佳人笙歌吟诗。

    我看着孙正义,“对南京的美女感觉如何?”

    孙正义说,“南京靓女太多了,身材暴好,我只觉得眼睛不够用。就是那些小姐们怎么都看上去土土的?还有说话的声音那么大,象吵架一般。”

    我哈哈笑了,也没能给出一个答案出来。只冒出了一句,“这叫南京特色啊!”咱南京的小妞不够含蓄,表达是直接了点。

    孙正义看得津津有味儿,还买了一堆不值钱的雨花石,准备带回去做为纪念品分发给大家。

    我在石头记看中了一个玛瑙的胸配件,是片叶子,晶莹剔透的,很漂亮,打算把它送给田鸣。

    好不容易把孙正义伺候完,我说,“孙生,我去一下学校看看。”孙正义同意了。

    从踏入母校的校门那一刻开始起,我的心就在扑通扑通的跳,激动的呗!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教学楼的灯光,熟悉的食堂里饭菜香气的味道,熟悉的浪漫绿荫道,甚至还看到了熟悉的一对情侣,不同的是,以前的他们是若即若离的并排走着的,现在是男孩子笑意盈盈的骑自行车,女孩子坐在后架上用手紧紧揽住男孩子的腰,面部做出很甜蜜温情的表情来,时间让他们走的更近了。

    我是落魄着离开这里的。如今,经历过外面的风吹雨打的我周汉三又回来了。只是,没有哪双快乐无忧的师弟师妹的眼神,在此刻会留意一眼我这个归来的游子。他们此刻想的是今晚发生的开心事情,和期待憧憬明天将要发生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美好。

    我去了田鸣的宿舍楼,她的房间在黑着灯。这么晚了,她还在自修吗?我在楼下徘徊了几圈,还是悻悻的走开了。都怪我,要给她什么突然惊喜呢!这不,笑话闹大了,连她个人影都没见到。我转了几个弯子,去看了一下我们的宿舍楼,以前的那堵横亘在男女宿舍之间的围墙拆掉了,惊奇的发现,我曾经住过的那栋楼已经改成女生宿舍了!妈妈的,我们走时在宿舍墙上,床上,留下了很多激励后来人的涂鸦,还有很多少儿不宜的话语,这不都会**裸的暴露在那些小女生的眼皮低下了吗。

    离开学校前,又去了一趟田鸣的楼前,灯照旧黑着。

    我郁郁不乐的回到酒店,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打开电视,两眼无神的盯着无聊的电视画面,心情却不知道已经跑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去了。

    等发呆完,将近凌晨一点,揉一揉发红的眼睛,拨通了田鸣寝室的电话。田鸣有些嗔怪埋怨的语气,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电话过来,她都睡了。我没告诉她我已经到了南京,而且今天到了学校,只是说,“想你了。”田鸣说,“哦,原来是这样啊,想我也不来看我。”我说,“咱们离的远啊。”然后无语,我能闻到电话那头她的呼吸声。难道她没感觉出来,今天电话的声音离她很近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敲孙正义门铃,半天他才开门,接着冲出来一个女人,孙正义露出不太自然的笑。

    吃早饭席间,我得知孙正义昨晚吃了野食!他说,那妞是昨天晚上在酒店的咖啡馆里认识的,看见他一个人在那里品茗,那女人过来搭讪,说她是H市人,要回家,口袋里却没钱了,今天晚上可以打折做生意,陪他一晚,孙正义心动了,就带她上去了,然后发现这妞功夫还不错,就把她留下了。

    原来孙正义也是一只喜欢偷吃腥的猫儿。又有男人不偷腥呢?

    和孙正义吃了早点就直接去N市,毕竟此行的目的是N市的那个项目。

    大吧上客人很少,居然只有我和孙正义两个人!嘿,成了我们的专车了。不错。孙正义上车就睡着了,是不是他昨夜操劳过度?

    于是有了我与大吧师傅的两个小时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