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四十五 新三座大山
    (四十五)

    大吧师傅长着一副标准南京老男人的面孔,那种可爱的大大咧咧的呆头呆脑的大萝卜的样子,呵呵。细问之下,才知道他是N市人,老父亲是南京的,难怪继承得那么标致。

    师傅:“你们今天可舒服了,就你们两个人,想坐哪个位置就可以坐哪个。”

    我:“嘿嘿,享受贵宾待遇嘛。这可是难得的一次。是不是新开的沪宁城际列车对你们高速客运冲击很大啊?据说他们从上海到南京只要47块钱,可比以前便宜了很多。按道理这个时间段是应该有很多乘客才对啊?”

    师傅:“冲击是有点,但还不至于这么明显。我们站6:50刚发了一班早班车。现在隔了半个小时又发一班车。办公室的那些白痴猪脑子制定时间不合理啊。”

    我:“哦。”

    师傅:“你们是南京人?到N市去做什么啊?”

    我:“不是啊。南京只是我行程中的一站,N市呢,是我的下一站。我在深圳工作,做IT的。”

    师傅:“那是跑生意的喽,不错嘛。特区来的,更了不起了。”

    我:“哪有,只是替老板打打工,赚点小钱花花。老板的小马仔啦。”

    师傅:“哎,陪我说说话吧。平时我们很辛苦的,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你看我,早上5:30半起床,从N市到南京跑两个来回,要跑700多公里呢。告诉你,别吓着,平时我们开车,每100公里有将近20公里是在半睡眠状态下驾驶的,那种情形是大脑一片空白,我手操作方向盘都是无意识的动作。”

    我:“啊???天!不会这么恐怖吧?你说的太惊险了。我都有点怕了。你们可是沪宁线上大名鼎鼎的快马班车啊。”

    师傅:“我们快马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是比较不错的,现在生意做大了,老板单纯的追求规模的庞大,而忽视了员工的利益。我们开车的做的很没意思。”

    我:“为什么呢?”

    师傅:“你看我,一天跑700公里,干两天才休息一天。一个月要跑1万4公里。我的薪水才1000露点头,基本工资只有360块,每公里只补贴几厘钱。以前还有饭贴,交通补贴。现在啊,什么都没有。”

    我:“私人老板就是黑。不过,1000多块钱在你们N市的工薪族里应该还算高的吧。”

    师傅:“就是,我压力大啊。老婆不下岗还好,有个几百块。我们还有个小孩子。我们那时候读书每学期3块钱就可以了。现在呢?最起码一学期1000多块钱。哎,住房、医疗、教育,这新大三座大山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我:“大家都不容易,我们还何尝不是呢。成天在外面东跑西跑的,业绩出色还好,老板会给你红包年终奖什么的。算是心理补偿吧。”

    师傅:“是啊!”

    我:“既然这么辛苦,那师傅不考虑转行干干?比如跑跑货运,或者开TAXI.”

    师傅:“货运?从N市到广州以前一万块一车运费,现在只有3000.没什么赚头的。你看看倒在栏杆旁边的那辆车。是超载!!5吨的载量硬上了15吨,不出事才怪。中国人就这样,看到什么赚钱就一窝蜂的跟,结果呢,先期的人发了,后面的,只能喝西北风。”

    我:“同意你说的。你看看吧,有很多小公司跟风般的,漫山遍野的开,那些人也不用用脑子。别人赚钱还是把握好了机会,而你后进的,吃人家的剩饭吧。”

    师傅:“对。有点剩饭吃不错啦。出租车行业也不易啊,你看,如果我花20万买辆车,3年跑回本来,2年后就面临淘汰更新。况且你看满街的出租车都在等着生意做,难啊。”

    我:“咱国人比十年前精明多了啊,那时候似乎都是榆木疙瘩呢。”

    师傅:“是精明到极点了。”

    我:“你们N市人很不错哦。”

    师傅:“哈哈,多谢夸奖。你这小年轻挺会说话的啊。有次我到西安去,当地人提醒我小心点。有这么个说法,”东北虎,西北狼,中原狐狸,江南绵羊“,我们这边的人脾气比较温和的。”

    我:“江南人很聪明。看国家领导人,著名的科学家,科学院工程院院士什么的,好多都是你们这边的呢。”

    师傅:“可能是吧。我们N市风水太好了。”

    我:“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师傅:“我们N市区里的呢,其实是没有乡下人有钱的。他们会钻社会主义的空子,都发了。你看看高速公路两边的那些小洋楼别墅吧。”

    我:“可不是。还是脑子聪明,会想点子,N市比温州强多了。”

    师傅:“温州?你去过没?那里可是脏乱差,典型的爆发户啊,有钱了也不会好好装点一下自己的门面。有能耐的人都出门了,留在家里的都是些辘辘之辈。”

    我:“哈哈。你也别这么损人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