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四十八 丁刚要结婚了
    (四十八)

    因为要等公司邮寄过来的资料,我今天无事可做。总不能就躺在床上看电视吧,那多枉费大好时光,虚度年华可不是我的爱好。

    翻看通讯簿,找老同学的电话,看看有没有在N市工作的同学。好像有个家伙是N市的,但听说那鸟人留在了南京。况且这人读书时成天唧唧歪歪的冒酸,不是属于我们那个圈子里的人物,我看那人也不顺眼,懒得鸟他。

    还是给自家兄弟打几个电话问好一下吧,毕业这么长时间了,也很少联系那些牌友球友片儿友。不知道小子们现在混的如何了?

    拨号,021-6421××××,王海家里的电话。

    是个老女人的声音,“侬寻啥拧?”这不是王海老妈吗。王海老妈是个富态的女人,她是南疆人,是王海老爸从建设兵团“拐骗”来的。王海就是继承了新疆人和上海人的优点,真是难得。所以奉劝没谈朋友的男女同学们同志们,将来准备找媳妇或者找老公,最好寻离家远点的。杂交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自然界的规律推及到人类来同样适用。嘿嘿。每学期开学,老两口都要来学校送王海,自然不会忘带一大堆好吃的东东,我们宿舍的都是灾区来的饿狼,一桌子水果腊肉香肠什么的,半个小时就可以消灭的干干净净。王海经常抱怨他爸妈,说自己老大不小了,不用他们老人家那么操心了,别人看见会笑话他的。所以,王海一般很少和父母说话。我就充当了他们夫妻的翻译,因为他们讲上海话,别的同学听不懂。就冲这一点,我颇讨那两口子的欢心。

    我忙说,“阿姨,侬好啊,阿拉周进啦。王海的同学。伊在家伐?”

    王海妈妈换了一口标准国语,“是进进呀,王海现在忙的来,经常的出差,连家都不回。这不为了工作方便,他在中山公园那边自己租了房子,说是离公司近。哦哟,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年轻怎么搞得,怎么工作那么忙的啦。你个小囡在哪里噢?”

    我笑了,“我在深圳工作啦。现在到这边来出差。您给我一下王海的电话吧。”

    王海妈妈,“喏,我给你个他的手机号。139××××××。有时间到家里来坐坐吧。阿姨我亲自下厨房给你炒几个小菜。很想念你们那帮娃娃啊。”

    靠,这鸟人混的真不错,都玩上手机了。我这通讯公司的上班的,还在用着大而笨的CALL机。不行,赶明要向孙正义申请,也给我配部大哥大。

    我,“好的啊,阿姨,一定过去。”

    王海妈妈,“哎哟,周进啊,我不瞒你说,是王海那个小混蛋在外面和女朋友同居呢。我不知道王海怎么会喜欢上那个乡下小姑娘的。我和王海爸爸见过那姑娘的,人倒是长的蛮灵的,讨人喜欢,就是没有个正当职业。你给他电话时,倒是劝劝他。”

    我,“阿姨,王海年纪也不小了,他的事情他自己心里有数的,这个您就别瞎操心了。”

    我拨了王海的手机,对方是副不耐烦的样子。似乎还有女人在嘟囔的声音。

    “啥拧啊?扯那,嘎早就来打搅我。”

    我骂了一声,“操!是你大哥。这都太阳光射到你屁股里去了,还他爷爷的睡懒觉。小心睡出痱子来。”

    王海,“啊,是你。周老大。昨天去衡山路喝酒去了,然后蹦迪HIGH,玩到很晚。累啊。你的号码是N市的?”

    我说,“是啊。我在N市出差。你旁边有女人?打搅你们的春梦了吧?”

    王海,“是我女朋友。今天我休息,她在美容店工作,上班时间晚。起那么早干嘛呢。”

    我,“靠,那我去捉奸在床了。你丫性福啊!”

    王海,“嘿嘿。羡慕了吧。怎么没去找田鸣嫂子?”

    我,“羡慕你奶奶个头。赶明儿让我看看你的媳妇怎么样?我还没去南京。”我撒了个谎。

    王海,“我老婆啊?绝对没得治。人长得靓,身材火辣,功夫一流。是吧?”听到他对那女人做了个打啵的声音,然后是女人的**声。妈的,真是奸夫淫妇。我咽了口水。

    我,“你个烂人,越来越骚了啊。大哥我过来,你也不来看看我。”

    王海,“哈哈,我这不现在才知道你过来吗?老大来了,肯定接风洗尘是必须的。对了,你知道不,丁刚要结婚了。这逼毕业后回了东北,觉得不爽,在那边待了三个月,就回到南京了。他在珠江路打工时,碰到一小富婆,丁刚帮他调试安装了一台电脑,故意弄出了很多毛病,后来就径直去那妞家上门做售后服务,一来二去的,两人居然好上了。你说神奇吧?他昨天通知我,就在这个周末结婚。”

    我,“他爷爷的,这逼真不够意思,结婚这么重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一声。”

    王海,“估计是他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或者知道你在深圳,太远了不方便过来吧。我今天下午坐火车去南京,你也去吧,反正是周末了。兄弟们毕业后还没聚过。”

    我,“我肯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