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五十三 博士学长
    (五十三)

    我躺在床上,就昏昏的睡过去。隐隐约约中感觉到有人给我脱下衣服,给我掩上被子,有吵死人的电话打进来,有人拉我的手,揪我的耳朵,CALL机在我耳朵旁边鸣叫振动。反正我是不管他(她)怎么闹腾,“我自岿然不动”,有酒精麻醉,醉生梦死的感觉真好,从此可以忘却人间的一切苦恼。我不仇恨这个世界,只是我还没找到如何去应对种种的艰辛的捷径,至少在眼前是。但愿只是暂时的吧。

    等天亮,我睁开眼睛,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田鸣在另外一张床上还在睡着,她和着衣服,侧身,脸朝着我这边的方向,双手掩在胸前,两腿并拢并向后弯曲着,安静的房间中,可以听到她的鼻孔中发出很均匀的呼气吐纳声音。

    也许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吧,我的眼睛带电,电场的强大引力把田鸣也给唤醒过来了。

    我马上给了田鸣一个灿烂而无力的笑脸。说无力是因为,昨晚吃的东西都给掏出来了,不过这次不是从下面,而是从上面出来的。“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不喝心慌慌”,这肚子里没点底气的话,人可真是没辙。自然界的规律还是不能抵抗的。

    我对田鸣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说,“亲爱的,咱起床吧。”

    我从床上蹦起来,到卫生间,我看到自己穿的衬衣挂在浴缸上面的衣架上,肯定是田鸣给我洗的,闻上去,还带着洁白皂的香味。真他奶奶的温馨。再把鼻子凑到自己身上,臭醺醺的,赶忙放水冲澡,刷牙洁齿,刮胡子。

    出来,田鸣也起来了,她本来就没脱衣服睡觉嘛。

    我问她,“王海住在哪里啊?一起去吃早饭吧。”田鸣说他们就住在隔壁。

    打酒店的内线过去,我叫道,“帅哥,去吃早点啦。”

    王海骂了一句,“吃个鸟啊,我都N年没吃过早饭了。你自个去吧,别打搅我睡觉。我把电话线拔了,十点以后再敲我门吧。”

    我也回敬了他一句,这小子真是找了媳妇忘了朋友啊!

    饭厅里只有稀稀拉拉的三两个人在吃早点。田鸣给我盛了一大碗稀饭,她说米饭可以暖胃,夹了两个剪饺,还拿了两个大肉包,她自己只要了一杯牛奶,一根油条。看我吃的狼吞虎咽的样子,田鸣在笑话我,又带着关爱的态度。

    回到房中,我有些心满意足的坐到沙发上,和田鸣聊天。

    田鸣,“周进,如果别的女孩子喜欢上了你,你会怎么办?”

    我摸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没发烧吧?怎么问这么十三的问题?”

    田鸣,“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别拐弯抹角的!”

    我不屑的嘴唇轻吐出个字,“切”。我指着自己的心房,“此处只属于一个人,那人姓田名鸣。”

    田鸣满意的点点头。

    田鸣,“你知道我为什么问你这个问题吗?因为有人喜欢我,而我对他呢,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觉得那也包含喜欢的成分在。很可怕。我怕。”

    我,“靠,如果谁胆敢跟我抢田鸣,我要去砍了他!让他下半生都不得安生。”

    田鸣,“嗯。这个我知道。问题的关键不在他,而在我!”

    她停了一下,“有个读博士的学长在追我。我们是老乡,说起来还都是同一个中学毕业的。前段时间老乡聚会时认识的,我本来不想去凑这种热闹的,是老乡硬拉着我去。我觉得他人很有个性,虽然貌不惊人,沉默寡语的,但开口就特幽默超级风趣,而且富有哲理。是我喜欢的男人类型。”

    我酸酸的说,“女硕士和男博士,很般配哦。象我这种小本科生,看来只能找个中学生啦!”

    田鸣忙辩解道,“不是啦,只是对他有好感罢了。我挺同情他的遭遇的,他和前女友恋爱了那么多年,研究生毕业后一起去了中兴公司,他们信誓旦旦的要在那里奋斗出一番名堂出来,谁知才三个月时间,他的女朋友就和中兴的某位总监好上了。我学长知道所有的情况后,他想极力的挽救那段爱情,谁知道那女孩见到他,居然行同陌路人,理都不理他。学长痛不欲生,甚至他割腕了,也没拉回女友的心。他只好从深圳灰溜溜的回来了,继续读书深造,也许是只有象牙塔才能容纳他这种思想单纯的人吧。”

    田鸣接着说,“学长和他女朋友在一起都会发生这种事情,而我们…”

    我打断她,“我们怎么了?你想说我们不在一起,是异地恋,比他们分手的几率会更高?”

    田鸣没说话,也许是这话题太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