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五十四 感情出现阴影
    (五十四)

    沉默了许久,田鸣发问,“老实交待,你有没有背叛过我,背叛过你给我的诺言?”

    我,“你这是什么话?!!你还不清楚我周进的为人?”

    田鸣,“环境会改变一个人,人的内心是很敏感的,一点触动也许会引起心灵的悸动共鸣,然后放大到无穷大。人的内心深处是饥渴的。扩且深圳那个城市,我总觉得充满了动荡不安,让人难以安心。”

    我幽幽的说,“有时候,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我会坚守自己的承诺的。”答的很模糊,算是对她的问题的回应。我的身体出轨过,这一点我不会否认,但精神意志还算坚强的牢固的。当然我不会对她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田鸣,“我身边好多朋友同学的经历,还有我本人的,让我迷惘困惑。你知道吗,我很寂寞无助,尤其看到校园里别人成双结对的。你的声音虽然能让我感觉到慰藉,有个希望和盼头,但他太遥远了,那是多么脆弱的,我只想累的时候困倦的时候,有个肩膀可以依靠一下。女人的要求其实只有那么一点点就会满足的。”

    我,“嗯。这还不简单。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不我辞职吧,回南京来陪你。”

    田鸣,“那又怎么样?你人在曹营心在汉,我留的住你的人,能留住你的心吗?你的梦想呢?你的追求呢?你舍得丢弃吗?仅仅是厮守着一个女人不放吗?人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如果因为我而牵绊了你,我会良心不安的。”

    我,“他妈的,那我该怎么办你才能满意?”这是我第一次对田鸣动粗口。女人真他妈的麻烦,真不知道她们到底想要什么!如果唠叨起来没完的话,听者真会发疯癫狂的。

    田鸣,“说到你的痛处了吧。还是按你自己的思路去做吧,我只是觉得有些累。”

    好好的心情现在被搅的粉碎。

    我说,“好好好!你说的就是最高指示,行了吧!咱们别说这些了,好吗?我这不是现在你身边吗?说点开心的事情吧。要不你请几天假吧,今天下午就跟我去N市出差,我也有空带你散散心。人总待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是很容易憋出病来的。”

    田鸣,“恐怕没空。我在准备托福考试,想通过复习来集中一些凌乱的情绪,况且我爸妈也对我期望很高,希望我能去国外进修一下,他们脸上也会有光。我学长的英语很好,他也在备考,他答应每周两次给我辅导一下应试的技巧。”说到她学长,田鸣的情绪又高涨起来。

    我,“那我是不知趣,来打搅你们共同努力学习向上喽。我是个第三者,对吧?”

    田鸣,“周进,你不能这么对我说话!”

    本来设计好的种种向田鸣求婚的方式,我选择了暂时的放弃。眼前的一切让我思绪烦乱。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的太快。我经常去猜摸客户的暗示,心思,想法,往往都能料事如神。怎么就没有考虑顾及到田鸣的心情,太马虎,粗心大意了。男人!

    那个她的什么狗屁学长之类的男人,我见多了,在社会上混的不如意,就会去校园里欺骗一些未经历过市面风雨的纯情小女生。不过,我得提防着他,毕竟是我的潜在情敌,而且他就在田鸣的旁边,机会比我多,弄不好就栽在他手下。我又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我怕个鸟啊,切,这种人也配成为我的对手,给我提鞋子我还嫌他手不勤快呢。也许是我太在意田鸣了吧,对她周遭的男人都是惊弓之鸟。

    我这次到长三角来的目的是来跟踪N市的GPS项目,这个可是关系到我的前途的正事儿。在这里跟自己的老婆唧唧歪歪的谈情说爱,无端的争风吃醋,真是无聊至极。

    在我再三要求下,田鸣终于松口了。妥协的结果是,田鸣答应跟我去N市,本来她考托就没太在意,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她自己的英语确实也还不错的,说去补习只是个籍口罢了。田鸣给导师打了个电话,说家里一个亲人重病,要回老家去看看。导师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去复印店给田鸣印了一盒名片,头衔是“深圳通移通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销售助理”,然后去新百二楼的女装专柜,给她添置了一套职业服装,看上去还蛮象模象样的,有形、贤淑、大方,当然还有美丽、清新、自然。看来田鸣的潜力大有可挖掘。

    这下热闹了,带自己的家眷去出差旅行,够新鲜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