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再次出发 五十五 千僖年来临了
    (五十五)

    孙正义CALL我,回电话过去,他说,“阿进,你在哪里啊?我打电话到酒店去,说你退房了。”我说,“在南京,参加一个老同学的婚礼。”孙正义说,“阿进,那赶快赶到N市去,N市的副市长常青是我们公司陆总的MBA进修班的同学,陆总给他挂了电话,你明天等常市长早上一上班就去他办公室,报个到吧,阐述一下我司的优势,常市长答应会为我们说话。这件事情已经婆在眉梢了,这么好的关系一定要把握好啊。”我赶忙说是。机会可不等人。

    给丁刚挂了电话,对他说,我还有公务在身,不能继续逗留在南京了,并祝福他早点给我们宿舍添个小侄女或者侄子。我希望他们两口子制造个丫头,我喜欢女孩儿。如果将来我家的那位要是生个男小子的话,那就嫁到我家来吧。同学关系加上亲家关系,那就亲上加亲。

    要离开前,和王海他俩口子一起吃饭,田鸣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后就做出了痛苦的表情。我急忙问她,“怎么了,鸣鸣?”

    田鸣哭丧着脸说,“可能是肠炎又犯了,我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我说,“鸣鸣,你别这样,送你去医院吧?”

    田鸣,“不用了。我回去吃点特效药,睡觉就好了。周进,N市我就不过去了吧?”

    我心疼的说,“那好吧。”

    把田鸣送回宿舍。我千叮嘱万叮咛,让她好好养病,然后依依不舍的告别。MAGGIE有个小姐妹在南京,王海要陪她,我只好一个人去中央门乘最后一班去N市的大吧。

    在N市,我见到了常市长,脾气很温和的一个中年人,他告诉我说,如果我们设备技术比较稳定,别给他丢脸,他会替我们打招呼,具体的工作还是要责成彭先哲主任那边负责。有了常青这么强大的背景支持,我们的工作进展特别的顺利。招标的时候,我从深圳调来了技术骨干,他做的方案讲解效果特别好,不光介绍了技术部分,也提到了上这个项目意义,不光具有示范左右,还能通过广告投放的方式,增加公交部门的收入。彭先哲也很配合的给我了其他家的低价,我参考其报价,报了个适中的价位。开标的结果,我们通移公司和北京的一家公司中标,我做了大的份额。

    由于这一单完成的比较漂亮,老板比较满意,孙正义升任公司副总,还兼任市场渠道部总经理,而我则做了他的副手。

    可是我与田鸣的关系却逐渐的冷淡下来,直到她给我电话,周进咱们分手吧,我发现我更爱我的学长,她用的是爱,而不是喜欢。似乎印象中,田鸣从来没给我说过爱字。也许她对我说过,只是我的印象已经不深了。

    杨丽骗过我,现在我最深爱的田鸣,也跟了他人。我还能说什么?一场梦。

    1999年,我是在烟酒桌子上度过的,酒精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在麻醉中我才找到自己。深圳下沙,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我的出租屋里,常常是有不同的女人出入,不过,仅仅是ONENIGHTSTAND而已,我对她们没什么好感,纯粹是发泄。

    千僖年来临的那个夜晚,我哭了。我的身边什么都没有。

    2000年,我迷上了上网,打发我无聊的时光。然后大搞网恋,迷恋于见网友,见过既上床,然后分手。田鸣订婚了,戴戒指的不是周进,她的初恋,那个最爱她的男人。只是他所谓的学长去了英国,田鸣去了美利坚,她还是孤单一个人。

    2001年,浑浑噩噩的一年,没什么记忆在里面。好像唐甜甜结婚了,于晶还在法国,偶尔发过E-MAIL过来诉说一下异乡的苦楚,方小丹和孙正义结婚了,杨丽给舅舅陈苦思生了个胖小子。

    2002年,王海来深圳,他把正在醉生梦死的我从酒吧里拉出来,说,周老大,别混了,没意思,去上海吧。

    就这样,我来到了上海。我还是迷恋上网。为了寻求感官的刺激,我迷上了**.还记得那个做医疗器械的GAY吗?孟强!他是我**的指点人,我的导师。孟强自己搞了个公司,专门做**器具,他说那是暴利产品,周进,你做我的分销商吧,国际大都市上海有100万的同道中人,市场潜力巨大。我说,好啊。

    于是我狂开始研究了DREAM  WAVER,FRONT  PAGE,JAVA语言,我申请了一个域名,www.zhoujin.com,还有一个我的手机号码,www.1390××。com,我专门做性保健品的B2C.

    我的生意蒸蒸日上,超过了8848.net,超过了eachnet.com.

    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女朋友,钱小琴,她人长的不漂亮,但人很通情达理,懂事。

    我很知足。现在。

    (上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