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一 不夜城没有月光
    (一)

    凌晨两点半,我站在阳台上,燃着一支香烟,眺望夜上海的风情,看时间在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流过。公司给我租的寓所在陆家嘴的某高层上。东方明珠,金贸大厦的夜灯在熠熠发光,似乎触手可及,浦江对岸的外滩也迸发出迷离的色调,散发出万种风情,间或可以听到游船汽笛穿破黑夜的鸣声。音响里传出缓缓的许美静的《城里的月光》,“一颗心,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会不散,一个深夜,某一个地方……”,不夜城看不到月光,只能在心底感知,小时候在乡下的那个红润而光亮的月亮。

    我刚下网,刚和在英伦读书的女友钱小琴QQ上情意缠绵了一会。她去那边已经八个月。感觉还是没有离开她,身上还留着她的体温,心里的那份坚持依然不会放弃,只是双手触摸不到遥远的天际。我跟钱小琴是在网路上认识的,属于典型的“不打不相识”。我喜欢英超,是曼联的拥趸,曾经太喜欢那个领子竖起踢球的坎通纳了。当然后来他的接班人,超级酷哥小贝出来后,第一次看他的比赛,我就知道这小子以后准红,尤其当他那一脚精准的球场中线处调射球门,折服了我。我为那片红色而热血沸腾。钱小琴也是球迷,在女生中比较少见。MM们多喜欢意大利男人,说他们面容娇好,神情忧郁。也许她们不知道意大利的爷们属于闷骚型的男人,据调查这个蓝色国度的子民门的性生活频率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看看意大利报纸的大大小小的足球明星的花边绯闻就知道,最新的消息是黑黑的西多夫泡上了罗纳尔多的老婆,实在是搞不懂那个女模特的品味,也许是她有受虐待的倾向。扯那么多,话题回来,说说我和钱小琴的第一次交火。

    钱小琴取的名字叫“永远的巴乔”,很直白而露骨的“足球女流氓”的名字。:)我的ID是“破破”,破破的含义是:第一个破是动词,第二个破是名词,也就是打破一切常规的东西。我自以为自己是一个站在火圈里怪跳而高歌的人,当然在别人看来也可能是跳梁小丑。

    钱小琴在我常去的BBS上发表了篇文章,大概就是给巴乔颂歌的文章,我看了后简直要吐了,马上跟了个贴,巴乔,三十多岁的老球员,还不该干嘛干嘛去,退休,或者去做教练,前途还光明着呐,为什么非要霸占着场上的位置,不给年轻人机会?看他气喘吁吁的踢球,我都感到心焦。更要命的是,每一个和巴乔处过的教练,从尤文到米兰,到国家队,都把他当成灾星。当时以为永巴应该是个读高中的小P孩,男的。她气急败坏,要了我的手机号,说打字速度不快,一定要和我在电话里较量一番。我欣然给了她电话,我喜欢跟人辩论,因为可以在“大珠小珠落玉盘中”找到胜利的快感。电话来了,显示号码,010-××××××××,而且是个甜美的女声。交代一下,我喜欢北京的女孩或者具体说有北京气质的女孩,大方爽直利落热情似火。钱小琴在经贸大学读金融。开始她还气势汹汹的,后来声音就逐渐的温和下去。我知道,我在电话中的声音特别的有磁性,对于女孩子有一种杀伤力。一来二去,我们就混熟了。当然是在网上和电话中,我看到有关巴乔的报道,就会与她联络。再后来,我们见了面,没有见光死,反而为各自倾倒。接着,产生了恋情。

    大学毕业后,有着雄心壮志的我去了北京,我知道在官本位的中国,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必须要和政府走近一些,而做为心脏的首都,有着太多丰富的资源可以挖掘。这个世界是要靠实力说话的,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何谓实力?就是我有而你没有的能力。转型期间的中国,提供了很多的机会。我的公司的老总邬波是个太子党,在美利坚学成归来后,谢绝了去一著名外资银行的机会,在老爸的帮助下,搞了这家做金融电子设备的公司。他的事业如霞光万里,蒸蒸日上,一年内由三个人的小公司做大到全国范围,在深圳,上海都搞了分公司。我是半途加入邬波的公司,替他跑龙套,甘做红花中的绿叶。在老板搞定总部的关系后,我跑去东北帮他打了几个漂亮的单子,所以颇受邬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