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三 心的形状是什么样子?
    (三)

    最早对于上海美女的认识,是来自于王安亿老师的《长恨歌》,虽然那是个旧社会的美丽而传奇的“上海小姐”坎坷的人生沉浮,她和几个男人的爱情纠缠让人难忘。觉得这个海纳百川的城市充满着奇异的灵彩异香,她的子女们也出落的一个个的水灵。

    关于舒云洁的身世背景,我了解到的很少,只是从她口中,大约的知道她好像在某个日报社做文字编辑,家住在虹桥,父母和哥哥在加拿大,她的仰慕追求者甚众。工作性质决定了她是晚上上班,常常看到她的MSN在下午四五点钟上线,而且经常的换ID,比如今天寂寞,刺激2003,好好过圣诞等。舒云洁是个有着严重童心情节的女孩子,她常说,周进,既然你那么喜欢写字,什么时候为我写篇童话,我会感激不尽的。我会笑着回答,象我这种经历复杂,心理歹毒阴暗的人,能指望写出什么纯净的文字来?舒云洁会假装嗔怪的说我不成器啊。

    有天半夜,我刚躺床上准备入睡,她发短信过来,说,我好烦,陪我出去走走吧。我想也没想,就直接打车到了威海路那边。

    在冷风中,我抖抖嗦嗦等了大约一刻钟,出门的时候急性子的我忘记了多添件衣服。

    舒云洁小跑过来。在夜灯下,可以看到她脸红红的,好像刚和谁吵过架。

    我关切的问她,“怎么啦?舒大美女。”

    她,“我今天不舒服。想去喝酒。能陪我去吗?”

    我,“不会吧。那我们去新天地。”

    夜晚的新天地,此刻有些安静。很多店都在准备打烊,政府规定凌晨两点后营业性场所必须强制关门谢客。店员在打扫卫生,外面只有零星的几对情侣或者在嬉戏打闹,或者说着窃窃私语的情话,或者在哭泣,繁华散过后的落寂。

    没办法,我说,“咱们去圆园缘吧,喝茶打牌去,酒就别喝了,那不是个好东西。那里应该可以通宵。”

    上海的夜景真的很美丽。我坐在车子前面的位置上,点着一支香烟,同时递给师傅一支,然后摇开车窗,冷风吹的人面颊发疼,也让人清醒。舒云洁没说话,我转回了一下头,可以看到她在黑暗里盯着外面发呆。小妞不会是失恋了吧?我也不好意思直接问她。出租车司机带我们七转八转到了武进路上的一家分店。

    圆园缘过了三点也要打烊,靠,这是什么世道啊。送上门的生意都不做吗?

    舒云洁要了一副棋盘,她要跟我下五子棋,说她是五子棋高手,她看我成天都乐呵呵没有烦恼的样子觉得郁闷,要胜过我,以取得平衡。晕,这是什么心理呐。我心里的苦闷向谁去述说,就是向别人说了,只是过了过嘴瘾,那又有什么意思?还不是一样的苦闷?我的表情不代表我的内心。

    以前没玩过五子棋这东西,我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棋子这东西再深奥也比不过人生吧,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说好,仿NBA的赛制,七盘四胜制。

    就像不会打牌的人往往会摸一把好牌一般,前三盘我居然几下就把她杀的溃不成军,而后面不出所料的,她确实厉害,加上我故意放水,连扳回了四盘。结果还是她胜利了。我一直在暗暗的打量她的表情,试图找出使她心情沮丧的原因。她太投入了,我的努力一无所获。

    茶馆里一直萦绕的是ShapeofHeart,大导吕克贝松的TheLeonProfessional的片尾曲,我猜不透此刻的舒云洁,就在营造那个故事情节,Leon如果能最后牵手那个小姑娘Natalie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即使两人年龄相差太大,身份悬殊,但那是问题吗?我爱那个大眼睛让人怜爱的聪明的小女孩。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虽然原著中LEON被干掉了,Natalie回到了学校,只是那株象征希望的绿色植物一直都存活的很好啊。“希望”是件很好的事情。

    到最后,舒云洁脸上也总算布满了笑容,恢复到了以往的从容、淡定和矜持。

    圆园缘的老板娘把我们赶出了店,人家也要休息了。我们沿着小路散步。真有意思,一个冬天的凌晨三点多,一男一女,男左女右,并排走在有些拥挤肮脏的街道上,路灯下回映的是似乎有些暧昧身影,可我们讨论的是意识和存在的话题,不涉及色情部分,偶尔有争论,但大部分时间回响的是笑声。

    可以听到远处火车进站的鸣声,我说,“舒大美女,我们现在去苏州吧。我带你去西园去许愿,那里香火很灵的,可以驱散一切包围你的苦恼。”我是个无神论者,同时我是个极度变态的人,要想做的事情纵然前面有刀山火海,也要千方百计的去做成,而且是一刻不停留的,马上去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