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四 上海的后花园
    (四)

    舒云洁属于那种羽翼上沾满了自由光辉的鸟儿,有着满脑子浪漫的想法,也时刻有把它们付诸实际的举动。如果能稍微的挑动一下她的情绪,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会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而一旦她下了决心,就一定要去做成,阻拦是没有用处的。这是个内心里反常叛逆的女子,有着与外表太不相似的性格。当然要处时间长了才能认识到这一点。我倒是喜欢这样性格的女孩子,因为这脾气和我有些臭味相投。

    我们上了一辆绿皮火车,车厢里稀稀拉拉的坐了不多的乘客,而且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睡得很香得样子,整个车子里显得比较空阔。现在是半夜啊,谁会选择这个时候乘车呢,神经病和偏至狂自然被排除在正常人之外。上面没有空调,冻得人瑟瑟发抖。舒云洁坐在我对面,占了三个人的位置,我倒希望她坐在我身边。她的兴致还是蛮高,谈兴颇浓,开心的很,看她像只小猫咪的样子,真让人欲禁不忍。这是一只精灵,认识这样一个宝贝是我的福气。

    念书的时候,我来过苏州一次,待了三天,对这个粉墙黛瓦的江南小城感觉还不错,记得当时还租了一辆自行车,游览于水乡泽国,小巷石桥,骑车行在震得铃铛丁呤响的石板路上,看着旁边走过的有着千年典韵的姑苏美女,听着让人骨头发酥的吴农软语,品尝着风味独特的小吃,让人忘记了生活中诸多的烦恼,真正体会到生活的舒适与惬意。每次翻看相册的时候,我总是对苏州那一栏的特别关注,发誓等赚到大钱后就去天堂养老终生,当然要那种传统的携美人归,就像范蠡和西施一样,在风光了以后,看尽了人间繁华,就去太湖漾波归隐。

    上海到苏州很近,只有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所以被称为后花园。余秋雨说她也是中国文化的后花园,二千五百年了,就像满头银丝的老太,还守着那一份尊贵与矜持。苏州火车站广场很宽敞,也比较干净。我们大口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有逃离了那个大都市的压抑的快感。其实,凌晨四点半的空气,无论在哪里,都很新鲜。等了几分钟,还不见有出租车过来。我拉着她的手说,咱们去坐公交车吧,1路车直接到市中心乐桥。

    苏州的夜晚真他妈的安静。站在市中心的乐桥上,旁边是人民路,下面是干将路。此刻,没有川流不息的车河,没有接踵的行人。我忍不住高喊,哦噢啊,哦噢啊,让外人听着倒像是**的声音。实在喊不出有创意的语句来,在青春玉女身边又不好吐出脏话来。舒云洁则大喊,自由万岁,单身无罪。看她那样,我能确认了,她肯定是被男朋友甩了。切,不就是个失恋吗。

    发泄完了,舒云洁提议,咱们去寒山寺吧,我好喜欢张继的《枫桥夜泊》。

    我打个哈嚏,表示我困了,对舒云洁说,如果你不觉得冷的话,那好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风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孤男”,哦,还得加上一个寡女。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我实在想找个暖和的宾馆去洗个热水澡,然后钻进被窝睡个暖和觉。

    舒云洁一副嘲笑的语气,哎哟,看这人啊,就这么点出息。我都不累,你个大男人退缩什么啊?

    我最受不了别人这样的语气,去就去,谁怕谁啊?

    寒山寺附近也安静的出奇。没有灯光,只有即将落下的冷月洒下的寒辉。我凭着印象,牵着舒云洁的手,沿着南侧的墙,悉悉簌簌得一直走到枫桥,真像两个古代的窃贼。枫桥不长,也不高。登到上面,我是没啥感觉。舒云洁似乎陶醉在其中,双手并拢,嘴里念念有词。我悄悄的走开了,不想打乱她的情绪。这里不是江,顶多算一小河,听不到流水潺潺,只是散发出扔了很多生活垃圾后的腐朽的味道,河中央停着一艘乌篷船,不知道是不是张老人家诗里描述的那艘呢?走到石阶梯的下面,有片正方形的区域,估计是古代人捣衣的地方。我伸手去触摸了一下河水,凉,赶快又缩回。

    枫桥还是那个枫桥,冷天还是这样一个冷天。只是,那只啼叫的乌鹊飞哪里去了?客船上载着的那个孤独的江种过客呢?我比张继幸运,这里同样也有寂寞的心,不过是两颗年轻的心,可以互相安慰可以互相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