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七 幽蝶轻舞
    (七)

    小魏的这个情人,叫胡蝶。胡蝶,我认识,而且我们很熟。胡蝶曾经是我的网友,是我转手给小魏的。

    钱小琴去了英国读书后,我除了要身不由己陪客户一起泡妞外,没在身体上与其他女人有过负距离接触,顶多是零距离的浅尝则止。感觉很没劲儿,那些俗妞跟小琴比起来,简直就是人间土凡与天上仙灵的区别,呵呵,有个很不错的娱乐场所就叫“天上人间”。最近发现叫这个名字的地方在各地如雨后春笋般的开分店,也许有的是挂羊头卖狗肉吧。那段时间,我倒是处了一大把精神上的女友。这个就是网友啦。一般来说,我跟网友谈都谈些有趣的问题,说说理想,讲讲生活格调,一般能把对方逗得哈哈大笑,一来二去,对方也会把我做为知己。这个就要靠个人本事和个人魅力了。有个网友说,你是我QQ里最正经的一个人,我们可以聊点高尚的话题,和你聊天很舒服,而另外的那些网友都是些流氓禽兽,就知道勾引挑逗我去开房上床。听到这些话,简直把我乐的不行,心里也会蛮开心的。

    说起来,那次比较有意思,我到一个地方出差,晚上酒饱饭足,没安排什么活动,就回到酒店里,开始上网。登陆到了本地一个聊天室,取了个名字叫天蝎恶毒男,我是天蝎座的,这个星座的人一般占有欲强,私心较重,加上恶毒两个字,一般会讨那些喜欢酷哥型男的小女生喜欢。果然,刚进去没多久,就有不少人围过来搭讪,而且大都是MM的ID,也不排除有装假MM的男人,想想那些人真恶心啊,老大不小的爷们了,还来男扮女装,真他爷爷的变态,让人大倒胃口。别说,网上的变态人还挺多的。平时看着衣冠楚楚的鸟人,不知道内心里有多肮脏。哎,人就是这样,压抑的多了,就会释放,只不过释放的途径不同而已。

    这时有个叫“幽蝶轻舞”和我说话。

    幽蝶轻舞:“你是天蝎座的吗?”

    我靠,“这不是废话吗。”

    天蝎恶毒男:“当然,如假保换。嘻嘻,是不是想找个天蝎座的男朋友啊。这里就坐着一位,知道我的江湖称号吗?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打遍天下无敌手神龙见首不见尾玉面小侠客“啊。呵呵,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啊。”

    我狠狠的把自己吹嘘了一通,把韦小宝爵爷的封号都拿来用了。

    幽蝶轻舞:“你好罗嗦。我恨天蝎男人!!!……”

    MM那边一下子打了一大堆感叹号。靠,真倒霉,遇到怨妇了。

    天蝎恶毒男:“为什么啊?是不是其中有段冤情在。莫非能超过窦娥。外面可是天好好,不会六月飞雪。即使这样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天下所有的天蝎男人啊。比如我,就是个好好男人。”

    幽蝶轻舞:“切。天下乌鸦一般黑,你们天蝎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天蝎恶毒男:“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好男人多的是,你没碰到罢了。”

    幽蝶轻舞那边停顿了很长时间。

    我以为她走了,正准备下线。那边又说话了。

    幽蝶轻舞:“天蝎仔,你能陪陪我吗。”

    天蝎恶毒男:“如果你是美女的话,我很乐意。”

    幽蝶轻舞:“哼,还说自己是好男人。那么在意女人的外貌。”

    天蝎恶毒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幽蝶轻舞:“哦。我还不错的。”

    天蝎恶毒男:“身高,体重,三围?”

    那边报过来一个让所有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会心动的一组数字。惊喜的是,她还传过来一张照片。是生活照,除了衣着有些朴素外,简直就是一美人坯子啊。看照片上的年龄大概二十一二岁,不过仔细看,似乎面容憔悴,有些的弱不禁风。

    通过深入的聊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胡蝶,是我念大学的那个城市的人,这样算来是半个老乡了。真巧。胡蝶今年大四,马上要找工作了。就在这时,男朋友提出要分手。她的鸟男朋友为了留个那个省会城市,居然处心积虑的、奴颜婢膝的“喜欢”上了他们班上一个权贵的女儿。胡蝶和他已经处了三年,为了他还引流过,他对这居然充耳不闻。听得这厢的我也咬牙切齿的,操他奶奶的,真是个畜生王八蛋。

    那天晚上,我和胡蝶见了面,去了一个酒吧。胡蝶对那里很熟悉,她说,以前她是学校乐队的架子鼓手。看不出,她的那副样子,还有这么好的音乐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