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八 自古多情空余恨
    (八)

    “自古多情空余恨”,人生的悲哀不是没有梦,而是梦醒后无路可走。一旦找到了路,你就超脱了。

    胡蝶毕业后到了上海,离开了读书的那个伤心的城市,离开了那个薄情的男人。往日的一切如虚幻,花开花落终有期。镇痛过去,一切会好起来的。

    她刚到时,两眼一抹黑,只认识我这个半生不熟的网友,一副惨苦的样子。我见她可怜,菩萨心肠开始作崇,就让她把行李放在我这里。和我同住的肖柯行去总部培训去了,加上他的家眷都在北京,他故意找理由磨蹭着,估计半个月一个月的辰光都回不来,胡蝶就临时的住到了他的房间。

    与这样的尤物做同居密友,在世俗之人看来,似乎是件让人心驰神往的事情,应该会发生许多绘声绘色的故事。可事实并非如此。那段时间,胡蝶一大早就出门,晚上很晚才回来,都是风风火火的。我是晚睡晚起的动物,属于和时间赛跑的人,工作忙,白天应酬多,晚上回家后就戴着耳机上网到深夜,很少去过问她的事情。

    直到一个礼拜后,胡蝶对我说,找到工作了,去一家大化妆品跨国公司做销售助理,她要请我吃饭,以示感谢。我对她表示恭贺。我知道胡蝶没多少钱,就对她说,请我去对面的吴越人家吃面吧,呵呵。我喜欢吃鱼肉双喜面,讨个吉祥。对于吃,我没那么多贪欲,能填饱肚皮就已经很知足了。

    在面馆里,胡蝶兴奋的眉飞色舞,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这是个青涩的丫头,遇到点开心事就高兴的不得了。

    胡蝶,“我要尽快做出一番成绩来,让他们看看,我是有能力的”。这也是个有野心的小姑娘。

    我,“挺有励精图治的力量和勇气嘛。不过呢,面包是要一口一口的吃滴。”

    胡蝶,“周进,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说话那么的老气横秋呀?没劲儿。”

    听了这话,我无比的郁闷。她是今天第二个说我老的人了。上午,老同学迟俊勇给我电话,好久没联系的哥们儿了。他在电话那头大叫,这还是你吗,说话这么的老陈,你爷爷的,当年那个激情澎湃的小子呢?我气得骂过去,你丫知道什么是成熟男人吗!!!

    我对胡蝶嘿嘿一笑,“人老了呗。哪像你们小年轻,艳光焕发,活力四射的。”

    胡蝶哈哈大笑,“看不出老啊。我对面可是坐的一帅哥。”

    我,“别嘲弄人啊。”

    胡蝶,“嗯。周进,怎么没见你谈女朋友?”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迷离,充满了狐媚。就这么一个不经意的小眼神,就可看出,这样的女人是天生来勾引男人的。

    我没说钱小琴的事情,在一个女人面前谈论另外一个女人,总归不太好。当然,小琴在我心里,占有唯一的位置,是我快乐的源泉,心灵的慰藉。

    我戏谑的说,“像我这样的,成天出差,有谁喜欢啊。MM跟了我,还不是经常独守空房。”

    胡蝶似乎在那自言自语,“努力的人是最可爱的。我喜欢有责任心的男人,让我有安全感。”小女子大概心里还在怨恨她那个负心汉吧。女人就是这样,总是忘不掉第一个给她快乐和伤害的人。男人呢?还不是同样如此。

    胡蝶,“那可不一定。爱一个人,只要两个人的心在一起,没有离弃没有分离,就很知足了。”

    我,“这样的美好感情只能在琼瑶奶奶的爱情小说里有吧,在这铜臭味弥漫的市侩城市里,还有真爱吗。”

    胡蝶没说话,不过看起来,表情很严肃起来。

    胡蝶过了不久就搬走了,她联系到了一个中学的女同学,两人曾经是好姐妹,就和租了一间房子。随着工作的渐趋稳定,她的口袋里也宽裕起来。她有空还是会过来玩,或者大家一起去饭馆聚餐。

    魏根宝还是经常到我这里来。我也不知道这鸟人究竟在做什么工作,也许还在炒股吧,也许靠收房租过日子吧。有时候真羡慕这帮土著,老天爷赋予了他们那么多,有时候又挺鄙视丫挺的,成天悠哉游哉天天笙歌的过日子,干脆早点死了算了,别再“坑害”我们这些外地来的辛辛苦苦为生活打拚的打工仔。这些话我当面对他说过,小魏就是会拍着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年轻人啊,别浮躁,好好干,将来的天地是你们的。我靠!

    小魏的弟弟,和他老哥一样,也是个“宝贝”,叫魏金宝。怪不得人家那么大发,原来名字里就不同凡响啊。得,将来我老婆给我生个儿子的话,叫周招宝算了,天天给他的老爹招财进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