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十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十)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虽说每次付给小魏房租时,心里都会感觉不大爽。可他毕竟也算是我的朋友啊,在某次“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后,还拍着胸脯象三国时期的刘关张一样桃园结义过兄弟,我当然有责任不能看着他就这么“红杏出墙”,这样玩火下去,那个家庭会毁了啊。再说了,胡蝶也是通过我这条线认识的小魏。他妈的,怎么就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

    我趁有空,某天下了班后约胡蝶去咖啡馆小坐,就在陆家嘴沿江路上的星吧克。很喜欢这个馆子,四周是玻璃窗,可以欣赏到黄浦江和对面的外滩万国建筑群。

    看胡蝶风尘赴赴的赶来,一屁股在对面坐下,口里大叫快累死了。靠,这是个什么时代啊,人人都在喊累,工作累,吃饭累,赶路累,连睡觉都有人叫累。幸福的那少数人呢?在哪里?难道大家为了追求幸福,都走上了歧途吗。

    我不动声色的对她嘘寒嘘暖,问她最近工作可顺利?

    胡蝶乐嘻嘻的,如沐春风的样子,说,“很好啊。我已经从助理转为正式的客户经理。上个礼拜,我们上海区的老总在下发给大家的NOTES中,还专门提到了我前段时间的工作业绩。据老员工说,老总还从来没这样做过。我有面子哇啦?呵呵,没白努力啊。”

    我,“恭喜,你算上道了,前面的前程光明啊。不过呢,不要翘尾巴呀,继续努力。还有在同事面前低调些,否则有小心眼的人会忌妒英才的。”

    胡蝶,“哈哈,嗯嗯。我已经很小心了,只是把喜出望外暗藏在心里。在公司里,我一向夹着尾巴做人的。不过,在你面前,我表现一下开心不行啊,哼哼。”

    我,“这就对了。你看现在工作辛苦吧,等你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奋斗到了什么什么总的位置后,就可媳妇熬成婆婆来,那时候就可大展虎威了。噢,不对,大展凤威。你是雌性动物。”

    胡蝶,“什么,你敢说我是动物?你们男人才都是些动物呐。”

    我,“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别那么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好不好。”心里却在说,人不都是动物吗?仅仅是人类有了美化自己的说法,高级动物罢了。高级动物就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一本正经,满嘴仁义道德。可我见到的很多是批着人皮的狼,还有满肚子的坏水,男盗女娼,尔虞我诈,可能这些家伙还没进化好吧:外形是像人了,身体的某些部分还停留在80万年前的水平。

    我咳嗽了一声,向窗外看了几眼,然后泯了口饮料,努力掩饰住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你最近的感情怎么样啊?”

    胡蝶,“还能怎么样啊。就那样。”

    我打破沙锅问到底,毕竟此行的目的是来了解情况,寻求对策的。

    我,“到底怎么样啊。”

    胡蝶有些不快,“前男友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下个月到上海来旅行,和他的老婆一起过来。他说想见见我,说挂念我,他心里最爱的还是我,当时的选择是迫不得已。他还说,他现在没要孩子,将来也不准备要,以免到离婚的时候成为累赘。”

    我暗吸了一口凉气,居然世间有这么有心计的男人,什么狗屁爱情,婚姻在他那里都已经成了工具。吾辈善养浩然正气,对这种靠吃软饭营生的男人,真是嗤之以鼻。无耻至极,可悲啊!真实,严酷的真实。

    我看了看胡蝶,她那含有愤恨的眼神。你别说,胡蝶生气的姿态,还蛮有自然风韵的。书上说,西施生病的时候,捧心娇嗔的样子是人间一美。看来,有时候残缺有瑕也是种美啊。

    胡蝶,“我差不多都忘记他了。谁知道在这时候,他居然出现了。他说费尽周折,才找到我的联系。你说,我该不该见他?”

    我,“当然不能见。难道你忘记了他对你的伤害?你还能指望这种傻逼回心转意吗。”

    胡蝶,“嗯,我听你的。”

    我转了个话题,说,“天涯何处无俊树,我帮你介绍几个帅哥吧。我们IT行业中,有好多优秀的大龄未婚男同胞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啊,说说来听。”

    胡蝶,“我有什么标准啊,只要人家不嫌弃我就是了。”

    我,“像你这种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还愁没市场。我要公布出去,肯定大把应征者。呵呵,你是块宝啊。这样,就拿我们的朋友比喻吧,像肖柯行那样的会做家务的贤惠男人,像魏金宝那样的高知财神,像魏根宝(小魏)那样的精明能干,像我这样的整天瞎忙活的,…”

    我特意提到了小魏的名字,试探一下胡蝶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