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十一 嘴巴上的痣
    (十一)

    胡蝶盯着我看,似乎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对我说的话,倒是没大听到心里面去。

    胡蝶伸过手来,指尖顶着我的嘴唇,“你嘴巴上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呀?爱咬钢笔头,染的墨水?还是你的哪个情人MM啃后留下的纪念呢?嘻嘻。”这女人,可真会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呢。

    我,“哦,那是痣,打小就从娘胎里就带来的。”

    胡蝶哈哈笑了,“哪有痣长在唇上的啊,真希罕,我倒是第一次见。咦,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呐。”

    我,“那说明你以前不重视我,没留意罢了。再说了,嘴上长痣,说明我有口福,好事儿。食暖淫欲,吃可是排在第一位的啊。”

    胡蝶,“嗯,脸上有痣的多为俊男和美女,真羡慕。**的痣长在下巴上,那可是帝王相啊。你长在这里,是不是代表有桃花运不断?”真八卦。

    我,“你搞笑了啊,你要是想要痣,要不我找人给你也点一颗啊,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做出来的比天然的还逼真呢。我呢,可不敢奢望那么多的艳遇。我们老家倒是有种桃树的,桃花可不能乱采,一株桃花会孕育一颗果实的。”我倒是说了一句大实话。

    胡蝶笑的花枝乱颤。

    胡蝶,“周帅帅,你真可会乱掰啊。有趣有趣。”这也叫能掰啊,我要给她全文背诵并解释一下唐伯虎的桃花坞里桃花庵,她不知道要惊讶到什么程度呢。

    我,“切。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不许回避。”我提醒她,还是往那个话题上引她。

    胡蝶怔了一下,“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没什么要求的。你是不是很轻闲啊,关心我那干嘛。”

    我只好开门见山了,“我想做月老还不成。我听说你跟小魏……”,还是不忍点破,留点面子给她吧。

    胡蝶脸色变了,有些难看,这种事情总归是上不了台面的。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

    她点了点头,“是的。”

    我见她默认了,气的破口大骂,“胡蝶,请恕我多嘴,我他妈的就讨厌第三者插足,你知道小魏是有妇之夫还和他好。你说,这大上海有大把的年轻男人,像你这样还算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为什么要和他这样一个老男人好呢。他帅?他有几个破钱?他温柔会体恤人?…”

    胡蝶,“周进,你听我解释。”

    我气乎乎的说,“这种鸟事有什么好解释的。婚外恋的故事我听多了,也见多了,多半是老男人们空虚,找年轻女性来玩玩,他们只是在追逐女性中寻找新鲜感,你晓得吗。他不会把你们的感情当真的,你别执迷不悟了。你是破罐子破摔啊。你和小魏都是我的朋友,我劝你还是早点和他结束。”

    胡蝶,“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你不了解实情就别胡说八道。你说这些话很让我失望!好吧,我们朋友关系就此结束!”说完,胡蝶扔了100块钱在桌子上,气急败坏的拎起背包就走了。是个愤怒女青年,那样子倒是有点架子鼓手的风采了。

    剩下我在那里傻眼了。我他爷爷的这么义愤填膺做啥?因为我曾经对胡蝶有过那么一点想入非非的想法吗,如今看到她飞入别人院墙,忌妒,醋意大发?也许是我说话太难听了太狠了,可我说的句句都在理啊。

    难道我错怪她了?赶忙拨她的手机,她就是不接,后来干脆把手机关了。我靠,居然这么不给面子。烦死我了,转而骂起肖柯行来。肖柯行啊肖柯行,你他妈的真无聊,人家好上就好上呗,传言就让它们传去,你告诉我干吗,我一不知二不晓,落个耳根清净多好。这不,本想来做个好人,谁知道却碰了一鼻子灰。倒霉!

    这时,我手机响了。

    没好气的按了应答键。是舒云洁。

    她轻轻柔柔的问,“怎么了,气鼓鼓的呀?”

    我,“刚和朋友怄了气。”

    舒云洁,“哦,这样呀。我的一篇小小说在《童话世界》发表了,今天编辑给我邮寄来了样刊和稿费,我很高兴,想请你吃个饭小小庆祝一下。你有空哇?”

    我转嗔为笑,“呵呵,好事情啊。我今天肯定有时间。”

    这人与人真是不同,舒云洁也算桀骜不逊、有个性的一个姑娘了,却思想单纯、没啥心计,与她在一起,很少去考虑世故庸俗、人情险恶,人会很轻松愉快。哎,我叹了口气。

    见到了舒云洁,刚才阴霾的心情现在才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