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十二 爱情的保鲜期
    (十二)

    舒云洁居然跑到浦东来了,她电话里说在东方路地铁站。我告诉她那在八佰伴见面,沿着张扬路走过来就是了。她说不认识路,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方位,天又快黑了,让她怎么找路啊?真拿她没办法。我说,鼻子下面有张嘴巴吧,问叔叔阿姨们啊,浦东人民一向热情好客,不会拒绝欺骗你的。得了,那我去接你吧,你就待在原地别动。

    到东方路的时候,看到了舒云洁在和一美眉说的兴高采烈呢。赶忙给她打招呼。

    她看见我,很开心的样子,摇手示意让我快过来。这丫头,发表篇文章也不至于兴奋成这样子啊。

    舒云洁把和她说话的朋友拉到我面前,“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同学,施慧,美女哦。我们到浦东来玩儿,刚从新国际展览中心过来呢,到你的地皮上来了,你可要做好接待工作呀。”

    施慧嫣然一笑,“什么呀,别听她乱说。她自己才是美女呢。”

    我大方的伸过手去,“我是周进,很荣幸认识您。”借机打量了一下这个叫施慧的女孩子,第一眼瞧过去很朴素很普通,她一直在淡淡的微笑着。细看却是有着风情绰约,她的头发挑染了几捋黄色,柳眉轻蹙,鼻子轻巧,嘴角轻扬,显得神态妩媚,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和亲切,是个轻灵的女子。传说中的二眼美女就是这个样子吧。

    舒云洁轻咳了一声,把我拉回到现实里来。她大概看我瞠目结舌的样子,失态了吧。

    我脸色有些红了,居然害羞了。我说,咱去八佰伴那儿找个地方坐下去吧,别在这里傻站着了。我刚在星吧克吃了些甜品,加上和蝴蝶吵得一肚子气,实在是没饿意,不过这两个人应该没吃晚饭吧,肯定饿了。然后,我带路,两个女孩子跟在我后面,眼睛东张西望的,看来是很少到浦东来。张扬路这一带算浦东比较繁华热闹的了。

    施慧是舒云洁大学同学,还是同一个宿舍的,算是那种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舒云洁说施慧是个心气儿很高的女孩子,挺愤世嫉俗的,狂热衷户外运动。呵呵,对这个温温顺顺的女孩凭添了几份好感。反正我对施慧的第一印象很好。

    我有个算是优点的性格,就是和陌生的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是个好的倾听者,从不像话痨子一样抢话题打断别人的思路,让她们说个痛快,只是在旁边加以点拨和回应,给人的感觉是善解人意。当然,如果让我不打草稿,滔滔不绝的说个两个小时还是没问题的,不过这样很没劲儿的,让听者昏昏欲睡,自己也丝毫没有成就感。

    临分别的时候,我要了施慧的号码,说保持联系啊,有时间大家一起去玩儿,这次太匆忙了,招待不周。舒云洁悄悄的拉着我的衣角,小声问,我这同学怎么样?她还是单身呢,摆在面前的机会可要把握住啊,我可以做月老的噢,抓紧时间贿赂我吧,嘿嘿。我说,不错呢,我会考虑的。装了一把清高,明明挺喜欢的,还说要考虑。

    送走她们两个,我去华联超市买了些饮料方便面什么的,然后回宿舍上网。QQ里人影跳动,是同学洪立的留言,丫说失恋了,在和女友同居了两个礼拜后,女朋友给他摊牌,说不喜欢他,开始的时候觉得洪立挺风趣挺好玩儿的,现在从外到内了解透了他的一切,觉得洪立挺卑鄙无耻的,腻味了。他丫想不通,本来准备痛改前非,投入的爱一次的。现在心情很沮丧,很压抑,让我看到留言给他回个电话。我笑了,对这家伙来说,失恋就如同家常便饭,像《流星花园》里傻子四的某个猪头说的,他的爱情保鲜期只有一个月,到后来的结果,不是他甩别人,就是别人踢他。他的头像黑着,看来这厮不在线。

    找到洪立的电话号码,我拿出手机,发现电量不足,只好拨座机。妈的,上海电信真会赚钱,没开通17909功能,我买的电话卡,每次打长途都要输入一大串号,头痛死了。电话嘟嘟响了好几声,那边才应答,原来洪鸟人在洗头呢,还真会自己找乐子呢,又不是女人,难道失恋了就洗头,能洗去三千丝之烦恼?听得出他在跟洗头小妞在打情骂俏,靠,感情不用宽慰,自己的心结儿自己解开了。我泛泛的对他表示了几句同情,还是别坏人家的好事儿。他爷爷的,这世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