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十三 天马行空的工作
    (十三)

    那天我在南京出差,做好事后,琢磨着回酒店看肥皂剧还是去找个酒吧看看能不能寻找到艳遇,有个无聊的朋友经常问我,最近有没有艳遇啊?我说没有,艳遇是什么样的,方的,圆的,还是立体的?红色的,蓝色的,还是白色的?人家说酒吧里艳遇成功的概率高,寂寞的孤男寡女多,我他爷爷的每次去酒吧不是陪客户就是陪好朋友,大庭广众下大家都是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哪有机会寻找这些玩意儿啊。今晚就去探探,看能不能找到,然后也好好拿出来吹嘘一番。

    正想着呢,接到肖柯行的电话,说有个同学打电话找我,我问是谁呀?肖柯行说,一个姓胡的家伙,没说是谁,只说和你很熟。晕,姓胡的这是哪位?胡蝶?胡汉三?

    和肖柯行在说这边的一些工作情况,一陌生的手机号码进来,我手机开了呼叫等待功能,就让肖柯行挂了,然后应答那边。

    对方很客气的语调,“喂,是周总吗?”

    我,“对,我是周进,叫我小周就可以了。怎么称呼您?”

    对方,“我是招商银行的,对你们公司的产品很感兴趣,你能发些相关资料最好是带你们的样机到我们这里来测试一下。”

    我,“好啊。您是哪个分行的啊?”

    对方,“北京分行的,我在网页上看到你们公司介绍的,恰好我们的一个新业务系统需要你们那产品。”

    我,“噢,先生,您可以联系我们北京公司的业务代表。我给您找找他的电话。”

    对方哈哈笑起来,“我靠,周进,你连我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我糊涂了,不过听语气,这家伙肯定是个熟人。听过陈安之老师的《快速营销法》,里面有个建议,就是多发名片,“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见者有份儿,有段时间,我按照这去做了,狂派发名片,恨不得连打扫厕所的清洁工也递张呢,后来老是有莫名其妙的来找我办事的,人认识都都不认识的。靠,看来有时候遍地撒网也不是件好事儿。

    对方,“我是胡彦伟啊!”

    我,“啊,是你小子!!”

    胡彦伟是我从小玩到高中的发小:小时候一起弹弹子,甩泥巴,下河摸鱼;小学六年同班,语文老师经常念他的作文,写得好呗,后来才知道他是抄袭的他学文科的姐姐以前的范文;读初中的时候,他调皮捣蛋,蹲了一级,还经常来找我玩儿;等上了高中,我学习紧张起来,胡彦伟也考取了同一个高中,这小子发育的迅速,个子长到了190CM,被选入了校篮球队,校篮的成员都是些无赖小痞子公子哥,他跟他们在一起鬼混,经常来找我借钱,其实胡彦伟家境不错,他老爹从一无所有做到了某厂的厂长,把那家濒危的厂治理的生生有色,经营状况不错,后来收购了某上市公司的部分股票,胡彦伟的老爹也做了董事会总监事。

    我出去读书后,他继续在我们那个小城的重点中学读高三。等回老家过寒假,他家就搬走了。再后来,听说他去了东北某重点高校,老爸出了不少赞助费,让他以篮球特招生的身份读了财经专业。中间听说,大学毕业后,又去了英国念书。这人有钱了就是好办事儿。教育产业化使得这些家伙们如鱼得水啊,当然说这种话有些酸溜溜的成分在。

    我,“你怎么找得我得联系方式的啊?”

    胡彦伟,“在高中同学录上,你留的联系方式还是北京的电话呢,我打过去,说你调到上海分部去了。然后又打到上海去。能找到你真是麻烦呢。”

    我,“呵呵,是吗。这说明你有心,不错,没枉咱们兄弟一场。我稳不住窝子,这不又到南京来出差了。”

    胡彦伟,“你同事告诉我了。我现在也在南京呢。”

    我,“靠,真的啊?你在什么地方呢?快过来,咱哥儿两个好好喝杯。”

    胡彦伟,“在禄口机场公办,离市区远着呢,不要紧,我找辆车过去。嘻嘻,到了南京,你要带我好好玩玩儿啊。”

    我,“好,想怎么玩儿,你哥哥我奉陪。我住在新街口地丰大酒店2507.到了打我电话。”

    见到胡彦伟,没说话,击打了对方的手掌,一切尽在不言中。

    胡彦伟长得一个字,帅,反正人个头大了,看上去就伟岸挺拔。相对而言,我也是号称帅帅,那仅仅是自我陶醉式的号称,就像曹操的3000残兵败卒也敢牛逼轰轰的自称80大军一般。

    这小子毕业后居然去了民航,这才是真正的天马行空的工作呢。

    胡彦伟告诉我,他订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