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十四 父母之约不能违
    (十四)

    胡彦伟说话已经满口京片子的味道,不过听上去挺悦耳的,一点都不腻味,也许是因为那腔调和钱小琴的相似吧。反而这小子说我说话已经带了很多的沪调,调侃的说,是不是被江南的风气给熏得骨头都酥了呢?才怪。

    我带胡彦伟去红泥吃了顿饭,他看菜单的时候,不停的皱眉头,看那小样儿,还挺挑剔的。又去海鲜区转了一圈,也没什么中意的,就顺便点了两三个素菜。我说,小子,现在反朴归真了嘛,开始奉行素食主义了。他说,没办法,体重激增,得节制啊。我意味深长的说,那是,凡事都要开源节流,要有个度呀。我要了瓶金陵干啤,他则要了罐红牛饮料,靠,真的要补身体啊。

    吃完饭,拍拍肚皮,胡彦伟让我介绍个地儿,有朋自远方来,加上他乡遇故知,人生大大喜事儿啊,兄弟俩可要好好聊聊天。我问他喜好什么?他说,反正京城好点的吃喝玩乐的地方基本上都去过了,这次到南京来,就考察考察这里第三产业的繁荣昌盛的情况吧,回去好给伙计们交代汇报一下啊。看他那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噗哧笑了。这孩子可真骚包。

    这边的**场所也去过几次,基本的市场行情也多少了解一些。还记得第一次进去的时候,看到满场子里白花花的女人的身体,就像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眼睛有些花。平时爱假装半文化人,经常放本恶俗的流行小说在包里,受那些假仁假义的流毒影响深了,谈情说爱还是注重些精神的交流。自己倒是没主动去过那些地方,我TMD神经病,花无谓的钱在那些欢场女人身上,哼唧哼唧是舒服了,可过后是无尽的空虚啊。

    想起一个人来,成昆。南京有个关系不错的代理商,叫吴天军,吴总还在南理工念博士,自己顺便在珠江路弄了个IT公司,我们之间做的业务不多,他人却是很仗义,以前过来,常带我去一个私人俱乐部喝酒。有次,我们喝得很尽兴,吴天军兴奋的摘了眼睛,脱了上衣,跳上表演的台子,和演唱的小妞儿一起高唱《容易受伤的女人》,旁边有个哥们儿看这边热闹,凑过来加入我们一伙儿,他就是成昆。到后来,成昆拍着胸脯说,在南京,要玩儿,找女人,找他准没错,他自称某场子是他家开的,给我留了电话,我也给他递了名片。当然我知道这小子是撒酒疯,准是吹牛逼的。后来又碰到成昆几次,都是举起杯子,笑一笑。他丫倒还地道,居然还记得我,经常发些荤段子短信过来。

    翻出通讯录,打个电话给成昆,看他能否安排一下,满足一下我这兄弟的要求。电话没人接,靠。我对胡彦伟说,到楼上去坐会儿吧,喝杯水,喘过气。胡彦伟有些悻悻。我骂了他一句,点儿出息。

    到了楼上,烧了瓶热水,泡了两袋绿茶。

    扔给他一支南京烟,两人躺在两张床上聊天。

    胡彦伟伸了个懒腰,“我今晚不走了,难得过来一趟,遇到你更不容易了。”

    我,“你不走,我要赶你走。别影响我晚上做好事儿。

    胡彦伟,“哈哈,原来你小子也是花心大萝卜啊。对了,南京人为什么说大萝卜呢?”

    我,“给你说笑话呢。你是见不到就想去撞南墙的哥们儿,这次总算逮住你了,怎么忍心赶你走呢。我公司总部在北京,每年都要过去开年终总结。现在联系上你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呢。大萝卜啊,是说南京人性格大大咧咧的吧。”

    胡彦伟,“噢,那感情好。真羡慕你,我要结婚了,以后想自由都没得了。想要像以前那样,难喽。”

    我,“羡慕我做啥,做个孤家寡人就幸福么?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只能想入非非的瞎想。”

    胡彦伟,“你不知道,我那未来的媳妇儿是我爸介绍的,是他一个客户的女儿,说起来还是咱老乡呢。那姑娘我就见过一次,然后被老爸强迫着就去领证了。你说这么俗套的故事怎么就发生在我身上了呢。”

    我,“你就少来感慨了,父母之约不能违,他们看好的,也是为你将来考虑啊。”

    胡彦伟,“我好歹也一半大小子啊,不信靠自己的能力就不能生活的很好。”

    我,“你就不想好上加好?”

    胡彦伟,“反正就是觉得挺窝囊的,追我的姑娘要排成一个班呢。所以我抓紧这最后的时间,疯狂的玩乐,这不,跟经理主动提出去各地出差,体验一下各地妹妹的风情。对了,你还是单身?不可能吧。”

    我,“有什么不可能的,喜欢的MM在天涯呢。‘

    胡彦伟,“靠,你更悲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