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十五 那个小狐狸精儿
    (十五)

    胡彦伟说,很讨厌他的未婚妻,一口一个那个小狐狸精儿。

    我骂他,“哪有这样说自己的老婆的呢?好歹以后要睡一张床了,俗话说得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床眠“,满大街上那么多人,你们能走到一起就是个缘分,就算是被串掇在一起的,也是不容易啊。你多忍让一下不就可以了,男人嘛,吃点亏也无所谓。”

    胡彦伟,“你不知道,小狐狸精有有多讨厌,人长得么,水蜜桃似的,算是看着还挺凑合。就是性格太强悍了,你见过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女强人嘛,成天对一帮男人吆喝来吆喝去的,真TMD受不了。还有,你看她白天人模人样的,到了晚上呢,那个粘乎劲儿上来了,可真骚,让我毛骨悚然,每晚都要个三五次呢,在床上也对我指指点点的。我看见那样就烦,我TMD是讨老婆,不是找女主人来伺候的。你说老娘们儿在家好好洗菜做饭刷碗,养养孩子过过小日子,闲时去逛逛街,搓搓麻将,不蛮好的嘛,非要弄的自己风风火火的样子,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干点破事儿也弄出一大堆问题来,最后还不是老男人们去收拾局面。要不是因为爸爸在那里死顶着,我早要求戒除婚约了。我TMD成西施远嫁姑苏王昭君出塞文成公主进藏了,这个还不都是为了爸爸的事业联姻的。真烦,我出差有个目的就是躲开那个小狐狸精呢,躲得越远我越肃静。”

    我,“原来是这样啊,我有时也挺厌恶女权的。社会早就提倡平等了嘛。不过,就你这五大三粗的块头儿,还怕吃不消啊?你对她威风点,也别太丢男人的志气了。从本质上讲,女人也是色厉内荏,打心里还是希望找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你可以的。还有,别说人家了,你也要检点一下自己,就管不住裤裆里那东西啊。我看你们呢,”龙找龙,凤找凤,青蛙找蛤蟆“,总算是配对了。”

    他不好意思嘿嘿,像个傻逼一样笑了。

    胡彦伟走得时候,我再三叮嘱他,别和媳妇闹了,好好过日子吧,两家的事业还要靠他们去挑重担呢,等你丫成了航空大亨,建立了自己的帝国,会觉得这些小委屈还是值得的。塞给他五百块钱,礼轻人情重,算是结婚贺礼吧,小子磨蹭推让了半天才肯收下。估计他大喜的时候,我也不会有时间专程去北京探望了。叹口气,难道这结婚真得就是一堵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内的人想出来”。曾经无比的羡慕那些有家有业的人,那仅仅是在世人面前制造出来的一副假相吗?

    老板电话过来让我去拜访一下一个某原商业银行老处长,公司已经聘请了老处长做公司的顾问。老处长退休后,就和老伴儿回到了上海老家度过余生。

    老处长住在建国路某个老洋房里。我过去的时候,带了些让同事从福建捎过来的特级铁观音,和一闽地的土货特产等。他什么都不缺,送庸俗的东西估计也没多大兴趣。老处长鹤发童颜,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声音洪钟,看得出当年也曾威风八面。他很热情,也许是退休了,门前零落车马稀吧,难得有人来看望他,不能让他满足演讲的**,结局寂寞啊。人就是这么的势利,在你当权的时候,旁边围了一群群的苍蝇,无缝不入的贴近你,等你从领导的岗位上退场以后,那些人就那么的散去了,继续在另外的当权者前嗡嗡叫。

    我也疑问,为什么要这么重视这个前领导。邬波告诉我,老处长虽然退了,他的影响力还是在的。老处长在该系统内威望很高,毕竟在现在一些当家的,是他的学生,那些领导们每年过春节仲秋什么时候的,都来探望他的。官场上的人很在意这种学生老师的情分,借此也拉一个裙带关系,抱成一团儿,外人想要渗入很难,当然想打击报复你,更难。

    跟这种阅历丰富的老前辈聊天,是件很轻松愉快的事情。他兴致勃勃的给我讲述了很多陈年往事,在他们看来,回忆是件挺美好的事儿。还好,虽然我念书时读的是理科,可最爱的是历史,这个还有点缘由,小学时候教我历史的是个漂亮的女老师,刚从师范毕业就来我们学校了,她圆圆的像苹果一般的脸蛋看起来就像咬一口,发奋要学好她的课,以博得女老师的喜爱,嘿嘿。我也看过很多的小报内参之类的,很多话题能跟老处长接得上,对于不少国家大事的看法也相似。老处长很赞许的在点头,我窃喜,这次过来算没砸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