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初涉上海滩 十九 俺是红旗下长大的蛋
    (十九)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踱出了商店。看着外面绿幽幽的草坪,忍不住坐到上面去。对绿色,有种说不出的喜欢。

    因为躺在草地上,有种说不出的惬意。最后一次是在念书毕业离校时,戴着耳塞,听着广播电台里,女孩子为我点的一首歌曲,《亲密爱人》,约好了五年后大家再次在那里见面。说来很好笑,大家仅仅是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吃饭,一起手拉手散步,就认定彼此是自己的爱人。她从父母之命,去了老家所在的省城工作,我去了北京。开始时互相电话书信很勤。现在,彼人却杳无音信。那首歌曲的演唱者,梅姐也香消玉陨。

    有人说,年轻是没家和爱情的年代,任何感觉都是错觉,希望都是奢望,坚持就是背叛。扯淡,说这句话的这个人就是走极端,哗众取宠了。

    施慧开口问,“周进,你有信仰吗?”

    我呆了一下,怎么跨到如此深层次的问题上去了?

    我,“信仰?你是说宗教吧?俺是红旗下长大的蛋蛋,我的眼睛已经被一块红布蒙上了,所以信奉的是马列主义。”

    施慧,“切,你真虚伪。我是**员,都不这么说。”

    我,“嘿嘿,我是无党派人士,希望主动接受党的领导,同时监督党的行为。”

    施慧,“油腔滑调,真讨厌。”

    恰好昨天在QQ上,和一愤青网友交流了一下东西方人宗教的问题。他找了一大段话发给我,大意如下:西方人宗教意识浓,几乎人人信基督,可同时又迷恋科学,相信科学能带来的种种便利。而咱中国人对宗教缺极其的淡漠,人可以随时信奉又随时放弃一个信仰,却又无比的尊敬鬼神。对比下来,说到底,得出的结论是国人是有劣根性的问题。

    我把这个意思给施慧说了一下。

    施慧说,“是啊。你听过李宗盛的那首《凡人歌》吗?歌词说的很精辟,”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闲,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是利益在作崇啊。”

    我,“人家西方人信上帝,也信科学;咱们中国人是不信上帝,也不信科学,就是信孔方兄。我去过一些乡镇企业,挺洋气漂亮的办公楼,一进去大厅,却迎面是关二爷的大尊,前面供着香火缭绕,真扫兴。”

    施慧,“哈哈。西方人也不是好东西,他们十五、十六世纪还不是拼命的扩张屠戮奴役,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后,才穿起了西装,戴上了领带,拄起了拐棍,装起了绅士贵族。”

    我,“嘿嘿,犀利、透彻。”

    施慧,“你说,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我,“我认为成功是他在自己所生活、学习、工作领域做的很出色,有话语权吧。”

    施慧,“呵呵,不错,我以为你会说那些量化的数字指标呢。”

    我,“当然那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我接着说,“你说这个,我想到了那个经典的四字词,”门当户对“,现在都在讨论这个问题,男女交往是不是该持这个理论。大多数媒体的观点是支持的。我觉得吧,大家把这个理解也世俗化物质化了,”贫贱夫妻百日哀“被频频拿来说事儿,百用不爽,落实到最后就是应该大户人家的孩子交往,穷苦人家的孩子交往。他爷爷的,有财的就是大户。人浅薄到只重视表层的门当户对去了,却忽视了很多内在的东西。人的精神上的融合,感情的交流,心灵的交汇,需要更费周折。你去看看那些结婚的女人,婚前多么妩媚娇艳欲滴,婚后却一个个面黄肌瘦,人蔫不拉及的,真可怕,都是这个害得啊。你看,穷人为了步入富裕阶层,只知发奋工作加倍努力,却忽视了身边的爱人,大户人家呢,他想好上加好,自己的黄脸婆则越看越腻味,纷纷寻觅新的小蜜蜂,反正想贴他的人多。风月无情啊。”

    施慧,“哈哈,你说这话真损,这样说,会挨别人骂的。我听着,怎么有些酸溜溜的意思啊。”

    我,“我是意随风嘴随心,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出来。我问过很多已婚的,问他们结婚好,还是不结婚好,答案惊人的一致,不结婚好。男的认为自由,没有约束,女的认为有时刻浪漫的感觉。我就惊诧了,结婚不蛮好的嘛,触手可及的爱人的手,两个人在一起分享快乐喜悦和伤心难过,过一种平静的、波澜不惊的、实实在在的生活多好。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啊。”

    施慧,“你太悲观了,不过确实是不少这样的家庭呢。天下事不如意,十常**啊。”

    然后她沉默了,我也没说话。扯来扯去,又回到男女之事上去了。

    抬头向上,是蓝蓝的白云天,太阳很高。我用口哨吹着罗大佑的恋曲1990,“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已匆匆数年,……”一首上个世纪的爱情歌曲。我们又是不是已经疲倦的飞鸟呢?

    过了很长一会儿,施慧说,“有点累,先回去了。”

    看她恬淡的脸庞确实有些苍白,我说,“我送你吧。”

    施慧,“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