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二十 岁月一天一天催人老
    (二十)

    我有个代理商兼好友,叫林琛。林琛三十出头,永远的穿件雪白的衬衫,不打领带,最上面的一粒扣子开着。他人高高瘦瘦的,不过可不是那种傻不拉及的电线杆子,眼镜片儿后面狡捷的眨巴个不停的双眼,就透着一股子生意人的精明能干。他让称呼他阿琛就可。出于对业界前辈的尊敬,我还是叫他琛哥,当然不是“无间道”里曾志伟的黑社会老大韩琛。

    认识琛哥纯属偶然,有一次我在浙江某市投标时,恰好他们公司也在投另一块的标书,于是双方彼此交换了名片,发现都在上海工作,回沪时又乘坐的同一班火车,大家的客户群体相同,产品线却不冲突,而是互补的关系,于是双方相谈甚欢。我喜欢和28岁以上的“老人”们打交道,他们阅历丰富,见识多广,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总会给你一些指点和借鉴。琛哥交我这个朋友也不错,每次去见客户的时候,谈话之余,我都会替琛哥公司的产品说几句好话,比如质量还不错,售后服务还及时啦。弄得客户们都以为我和琛哥是亲戚似的,否则怎么会这么卖力的替一个不相干的公司说好话。他呢,也会替我找一些新客户,我都是从公司要了很好的价格政策给他,双方都开心的事情,我很乐意做。

    琛哥是福建长乐人,福建好像姓林的特别多,为练辟邪剑法而割了小弟弟的林平之也是福州府的。他们长乐最为著名就是蛇头,据说那里的小孩子的愿望就是从小锻炼的身体棒棒的,以便将来偷渡到纽约、巴黎、悉尼,然后勤劳苦干,过完暗无天日的日子后,会迎来一片新天地,等再次回来的时候,就成了衣锦还乡的归国华侨。这也是一种风险追求,倒是无可厚非。人的一生就是在不停的博弈嘛。窃以为,只要认准了坚持下去,人生的路是没有死胡同的,被堵死的都是傻逼。

    打心眼里,很崇拜闽商,而鄙视那些靠坑盟拐骗、投机倒把发家的商人。上海滩有很多大佬是从福建走出来的,也许是从小裁缝、小木匠一步一步的,发家致富的。琛哥他们的公司的经历也是牛逼轰轰的,够研究中国公司创业史的专家们出本书了。他的老板曾经自己创业,从三五个人的手工作坊,到后来,打下了一份基业,做出了一些名声,也折腾着上市了,无奈于公司的内斗纠纷不断,只好携一群追随者二度创业,居然在三两年内又制造出了一个上市公司,核心业务是和前公司全面竞争的,而且在市场上打的前公司节节败退。

    琛哥是中途加入现在的公司的。他本来自己做个小老板的,可能觉得太辛苦,还不如给人做个高级打工也不错。这就好比说,你手里有一把牌,可以连续发,可以按对发,只要你做出了判断,就按照设想的去发牌吧。琛哥到了新东家的门下后,主动申请去了大西北。他是个聪明人,看到其他地区市场已经开拓的差不多了,去的话,做的好了,是前人的功劳,做的差了,则是自己办事不力。而西北那边基础很薄弱,去了后,可以从零开始,容易出成绩,见回报。开发新市场,自然很吃力,一切都是新的,什么都是靠不停的摸索,经过一年多勤勤恳恳的耕耘,沙漠里也终于出现了绿洲,他在那边终于打出了知名度,公司高层很欣赏他,就调到了华东负责人的位置来了。

    每次去琛哥公司,他倒是很少和我谈工作上的事情,总是说些个人生活的问题。他说,阿进啊,人趁年轻要尽欢,抓紧时间干事业,抓紧事情泡妞,否则等人老珠黄的时候,想干也干不动了,“枝上柳绵吹又少,岁月一天一天催人老”。靠啊,苏轼的《蝶恋花》被他这么的修改过来就串了味儿。我知道林琛确实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他外表斯文,说话轻声轻气的,一口福建腔的普通话,加上也算有些地位吧,颇得女孩子的欢心。和他去吃饭,每次他身边总是坐了不同的女人,由此可见一斑。看来他同这些女人处理得关系特别好,周旋在这么多女人中间,简直是游刃有余,从来也没听说过哪个女人哭着闹着找上门上吵。有人说,情圣就是一段时间内只对同一个女人好,而花心就是脚踏N只船,我想林琛该归到情圣那一类去了。林琛给我上思想课,开导我的时候,我会笑着对他说,没你阿琛哥迷人啊,你可是女人见了喜欢,男人见了也会爱上的男人。这话说得有些恶心,却也是实情。把他大大的恭维一番,说得他心花努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