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二十二 中国的国粹还真没几样好
    (二十二)

    每次魏根宝闲的蛋疼,跑来打麻将的时候,他们在客厅玩起来就疯掉,完全忘记了还有时间的概念。我就退回自己的房间,看书,或者对着天花板发呆,貌似花痴。我他妈的就是看不懂那百八十个麻将牌怎么排列组合的,分为京式打法、沪式打法、川式打法、粤式打法等,搞的象八大菜席、满汉全席似的,真不明白为什么就这么多人对它如痴如醉,还奉为国粹呢?扳手指头数一数,中国的国粹还真没几样好东西,麻将啊,烟枪啊,…都是阻碍生产力的工具,要命的是人一旦上了瘾,就欲罢不能,想戒掉还是那么的困难。

    同样都是国粹,让我选择,还不如听听京剧,听听京东大鼓,听听天津快板,大不济听听阿拉上海拧阿摩林的滑稽戏,借机练习练习上海话。甚至听听苏州评弹也好。哎,苏州评弹听的可真让人骨头酥软,“太湖水,呓呀呀,浪打浪,……”,我在猜想彪悍的吴三桂,曾经不可一世,牛逼轰轰,帮助满情把明皇帝逼到煤山上吊自杀,自从纳了会唱评弹的江南人士陈圆圆小姐为妾后,人就彻底萎掉了,也就是剩下在西南边陲做做皇帝的春秋大梦。

    这个打麻将纯粹是个乐子,打到最后,没有赢家,没见过谁打牌发家过,也许你说周润发、刘德华不都是大赌枭吗,他们风流倜傥,英气焕发,左手钞票,右手美女。那是香港的傻逼导演编织的美梦,骗你呢。也许收获的就是:打发掉了寂寞空虚的时间吧。看人家打完后,倦态满面,哈欠连天,配以俩可爱的熊猫眼儿,嘴巴上是很炫耀的语气,“打了一天一夜,就吃了碗方便面,我输了2千块”,还挺骄傲的,弄的那气势就仿佛打了胜仗,人如同凯旋归来的将军。连输了都可以这么自豪,一点垂头丧气都没,真佩服他们。

    我也在担心,打麻将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我未来的老泰山老岳母,是牌艺发烧友的话,据说,上了台子,从牌品可以考查出人品。那么,我如何向“领导”的上级交心,怎么表达对他们的闺女那颗赤诚、灼热、真挚的那颗滚烫的心呢?这也是个问题啊。

    以前打的都是扑克牌,玩的是八十分,也就是升级,水平还行,还能算一算牌啥的。现在小魏他们凑不起人的话打不成麻将,就玩斗地主,就拉我凑数了。虽然常常以IT人士自诩,我领悟新事物的能力,看来还是天分欠缺的很,比如,我打了几把,坐在常爱抢着当地主的那厮的上家,地主出张3,小魏出张4,我就会不假思索的扔出张5,可把地主给乐死了,就象个中了五百万暴发户一样裂牙狂笑,气得小魏火打一处发不出来,说我该出手时不出手,不该出手时乱出手,一点配合精神都没有,说我是不是500百年前是老财主啊,对地主那么心慈手软。TeamSpirit,阿进,你知道这个英语单词语吗?我也不示弱的反击,什么狗屁踢母司布瑞特,我背26个英文字母的时候,你还在学北极熊的那些象鸟拉屎一样的俄文呢。这个说的也不错,小魏高中学的是俄语,上了大学后也上的专门的俄语班,这个也是他的一个心结儿。在这个有些崇洋的城市里,能讲一口流利英文就象脸上贴了一层金纸,尽管是表面上金光闪闪,没啥实际的大用处,但在爱面子的上海人来说,还是挺在意这些外在的东西的。我心里也是心虚,毕竟是自己出牌出的不好。后来,小魏再也不拉我入伙,他是怕了我这个赖皮了。

    当我在MSN上对钱小琴说起的时候,钱小琴照例笑我傻样。

    说到这个傻样,还真挺郁闷的,世上有这么聪明过人的傻子吗?

    小琴说,你是头蠢驴,从来不知道哄人家开心。

    我说,这就对了,你是北方人,吃过驴子肉吗,那可是人间美味儿,天上龙,地上驴。当有个朋友对我说起,女孩子骂你猪头、傻瓜的时候,是太喜欢你了,是爱你爱到骨子去了。她们的话,要照着相反的意思去想。噢,小琴啊,小琴,我也爱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想你啊,昨晚做梦到你了,流的口水使得黄浦江的水位提升了10CM,我迫切的想见到你的心情,使得我内火攻心,鼻血肆溢,整条苏州河都被染成了深红的颜色。

    钱小琴打出了一大串表情符号过来,有嘿嘿笑的,有微笑的,还有哈哈笑的,看的出来,这番话让她很高兴。然后她说,傻瓜,我快回来了,等我回来后,咱们就天天在一起了,我陪你玩儿,咱们打二人扑克牌,我不埋怨你水平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