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二十四 追女孩子要讲究策略
    (二十四)

    施慧是个让人心猿意马的女人,她的特立独行,卓尔不群,让普通人捉摸不透,这点会让人深深的着迷。经过寥寥几次跟她的聊天,感觉她很随意随性,有亲和力,而在心底会涌起一股子异样的暗流。我暗骂自己,你不是已经有小琴了吗?还去勾引别的女人,真不是个东西。有人说男人是生理的动物,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见到符合自己品味的女性,贾爱之名的荷尔蒙一分泌,就天旋地转,忘记东西南北了。但我敢拍着胸脯发誓,那是发自我内心里的爱慕之情,毫无非分邪恶之企图。

    舒云洁和我透露过施慧的感情史,那是好不容易逮住她难得有空的时候,我问了好多关于施慧的情况。当时她本来不想说,说那都是过去时了,还提它干嘛,再说了,背后议论别人不好,她可不想被人家说是长舌妇。在我威胁加利诱下,她还是没守住。可见,世上没有不能突破的防线,只要你肯花大力气去攻克。

    施慧说,“施慧大学四年都没谈恋爱,你相信吗?”

    我说,“当然不相信。凭她这么俊秀的长相,追她的男生还不排到校门口去。就是她再无动于衷,总有一个能打动她啊。”

    舒云洁解释了,“我们是文科专业呀,我们班可是美女如云哦,哪像你们工科的学院,蹦蹦跳跳的都是青蛙。”还好,她没说我们工科的是癞蛤蟆,青蛙可是能变成王子的,当然,要实现这种可能的概率会比较低。

    哈,听出来舒云洁口气里有些不满。

    我说,“嗯,舒小姐也是美女。”得把舒云洁恭维好,才能套她的话。

    舒云洁笑脸了一下,表示我刚才的这个马屁拍的恰到好处。

    我接着说,“既然你们班花多僧少,她可以横向往外发展啊。”

    舒云洁,“原因倒不是她清高自傲,而是她的初恋男友是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那男人高考后去了北京念书,而施慧在江南这边念的大学。当别人在校园里上演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候,相隔千里的他们无奈只能通过飞鸽传情。大学毕业后,那人留在了北京,现在像你一样,也在做IT,好像是个写程序的,反正他的工作性质我也不大懂。施慧对他的选择很不满,一气提出了分手,那个木讷的男人居然也没试图挽留一下。我知道施慧心里是很不情愿的。她是个个性上很要强的女孩子,既然绝情的话已经说出口,木已成舟,也不好去反悔什么。上次听她说那男人已经结婚,还有三个月就要生小孩,人家要做孩子他爸了。”

    操他大爷,又是一个“他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的故事。我们送人祝福时,都会附带说上一句的廉价的话,祝你爱情事业双丰收,有情人终成眷属,可生活中确是好多事情并不是心想事成,多数恋人最终劳燕双飞。可能是老天爷他老人家也有犯晕的时候,给人一个美好的开始,却不能保证善始善终。

    舒云洁继续说,“和那男人分手后,她一直郁郁寡欢的,后来也自己谈过几次男朋友,或者朋友热心的帮她介绍,她怎么都提不起兴趣来,大概还念念不忘那个初恋男人吧。所以就这么拖着了。”

    我对舒云洁说,“哇,那我不是有机会啦?可以趁虚而入啊。”

    舒云洁在MSN上敲来鄙视的符号,“这样说吧,你们是不可能的。我帮你分析一下,首先,施慧本质上是个乖乖女孩子,她的内心非常传统,你给她留的印象并不好,她对我说过,觉得你有些轻浮,做事不踏实。当然这是因为你们接触的少,对你不了解的缘故。其次,你应该不是个很随便的人吧,嘿嘿,你的底子我还是很清楚的呀。最最重要的一点,施慧对异性的要求非常高,要成熟,稳重,谈吐文雅,要有事业心。你比照着自己掂量掂量吧。”

    我暗自吸了一口气,妈呀,条件还挺苛刻的。这大上海能满足她的要求的也不会多。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舒云洁说,“别打击人啊,给我点自信心好不。”

    舒云洁说,“我是实话实说啊,要你清醒点,面对问题的严峻性,挑战的高难度。省得你到时候撞了南墙头破血流后,再向我来抱怨,这个罪名我可担待不起哦。”

    我说,“那么就是说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弃了?”

    舒云洁意味深长的说,“我刚才说的可能过了点。轻言投降是你大丈夫该说的话吗?做事呢,要讲究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