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二十五 我有点像赵本山
    (二十五)

    我问舒云洁,“你觉得我的智商有多少?我总觉得面对女孩子,特别是在自己感兴趣的女孩子面前,表现的中规中矩,智商有直降到零的趋势,有时候真的感觉无可救药了。”

    舒云洁说,“你不笨呀,和客户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挺八面玲珑的嘛。我看你怎么着也有二百五吧。”

    我说,“你才是二百五呢!”

    舒云洁乐呵了,她说,“给你开玩笑呢,还往心里去了。我觉得吧,你该是个心里有谱儿的男人。”

    我说,“有谱儿倒谈不上。这个问题是,该如何的下手,不,下手这个词用得太恶心了点,整得就象大灰狼要扑向无辜的小白兔了。这样一说,真的是要图谋不轨了。换句话说吧,你给我指点指点,就是该如何去追施慧。给我点线索,让我也按图索骥,不打无准备之仗。”

    舒云洁说,“周进,我可警告你,如果你胆敢有何坏点子对施慧,小心咱们也做不成朋友。怎么着我和她也是四年的闺中密友。你呢,哼哼,也不过是泛泛之交。”

    我说,“要不要我掏心给你看看。我对你同学可是一片痴心。”

    舒云洁,“谁知道你的心是红心还是黑心?我看,你们男人大多是花心大萝卜。”

    我说,“嘿嘿。你们女同胞们还不是像只可爱的兔宝宝,抱着绿油油的萝卜缨,啃得开心又快活。”

    舒云洁说,“你太恶心了。还要不要从我这里讨教经验啊。看你前面挺诚心的,我都想做这个月老了。当然,做月老的前提是,你要给我些中介费。看着我们还算是朋友的面子上,给你打对折,你出五千块的费用吧。你可知道,我工作做咨询的时候,每小时要charge客户三百块呢。”

    我说,“黑,忒黑,简直杀起人不眨眼。”

    舒云洁说,“什么呀,那是物超所值呢。你想想,我亲自出马,帮你促成一件好事儿,使你们成秦晋之好,怎么也得费我的好多精力,时间。那可是宝贵的财富。你周大经理也不会在乎那几个小钱吧。”

    我说,“成人之美的事情,是积德。多行善,必有重报。老天会替我保佑你的,说不定他被你的高尚行为感动了,赐予你很多你想要的东西。”

    舒云洁,“信善也要有个底限,我不能饿着肚子行善吧。我现在想要的就是钞票啊,现在收藏它是我的一个爱好。”

    我说,“这样啊。我可记得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金钱那么世俗的东西是被你排除在外的。你忘了我的工作了,我是和银行做生意的,赶明儿我去找客户要些练功券来,你想要多少有多少,保你数到手软。再说了,既然是收藏,那就不能数量太多,物以稀为贵啊,你只需收藏一块,两块,五块,十块,二十块,五十块,一百块就足够了,这样加起来就是大概一顿饭钱。咱们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我请你吃印度小厨吧,永嘉路上有一家,他们的菜做的可棒了。”

    舒云洁,“得,少转移话题。别用吃来引诱我。我在减肥呢,对吃保持着抵制的态度,印度阿三的咖喱我也没兴趣。继续说,我喜欢收藏不同数字号码的人民币,这个愿望你得先满足我。别那么小气啦,我可是给你介绍一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噢。”

    我说,“我介绍你去银行做收银员吧,每个职员配一个小保险箱,里面的钞票保证是真钞,绝对是不同号码的。”

    舒云洁说,“打住!打住!!我已经给你最惠价了。那看来这个生意是做不成了?”

    我打了一堆省略号过去,气得无话可说了。

    舒云洁见我沉默了一段时间,她主动搭讪来问,“周进,有人给你介绍过女朋友吗?”

    我说,“有啊,一次是有个热心的阿姨,把她侄女介绍过来了。还有一次,是我的房东小魏的老婆帮介绍的。不过,两次我都临阵逃脱了。

    舒云洁又打了鄙夷的符号,“拿出点勇气来,好不好。男人嘛。”她已经鄙视我两次了,这可是从来没有的。

    我说,“我怕那种场合,即使媒婆说得天花乱坠,云里雾里,双方都没见过面,我还是认为风险太大。在一个陌生的异性面前,如果找不到共同语言,会很尴尬的。另外,你不觉得作为新时代,具有上进心的男青年,相亲那方式是不是太老土了。我可不是演小品的,见到谁都能瞎忽悠。”

    舒云洁,“嘿,我觉得你有点像赵本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