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二十六 老人家照样把如花似玉的
    (二十六)

    我打了个哈欠的符号过去,表示困了,说,“你‘忽悠’了我快大半天了,请来点建设性的意见吧。”

    舒云洁,“我可没忽悠你。呵呵,都是因为最近在做一个东北客户的案子,感觉那边的人特豪爽,特有喜剧细胞,说话很风趣,一口一个咋整的啊,忽悠啊,传染的我也说上忽悠了。”

    我说,“哦,不错啊,你的业务都发展到东北去了。我就是在那里开始起步的,那块黑土地上的大爷大妈们是幽默有趣。”

    舒云洁,“那是我们合伙人本事大了,他比我们的年龄大不了多少,精英啊!而且还未婚!钻石老五级的,是公司很多女孩子暗恋的对象,据说哦,他从前的女朋友都是上外,复旦的小姑娘哦,哎,我是失去了竞争优势咯。我就是他招聘来的,面试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看到他对你微笑,那样子真帅啊,我就发挥的特别好,很多看起来很苛刻的问题也能对答如流,属于是超水平发挥呢。我们公司的客户大都是他拉过来的。我不过是他手下做事的,也就是一打工的。”

    我心里想,就是这个老小子,搞得我们舒云洁神魂颠倒的。多舒展赏颜纯洁如云的女孩子,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被改造成了数字的动物,开口闭口充盈的都是金钱。可见,在上海这个经常自诩最大的商业城市里,什么理想,什么信念最终会败给经济的。

    我说,“大家彼此,我也是一小马仔。我问你的问题呢,你怎么老驴头不对马尾的回答啊。”

    舒云洁大笑了两声,总算开始了她的重点介绍。

    她说,“施慧的秘密我了解的不少,她的爱好还真不多。不过呢,施慧毕竟是个人,再孤傲,再清高,再不屑于世故的,她性格里毕竟小女人的成分占了不少。人人心里都会爱虚荣,没有一个女人能抵制住鲜花的凌厉攻势。”

    我说,“那就是说我要投其所好咯。NND,这不是把泡客户的那一套用到追MM上来了吗?追MM可是要全情投入的事情啊,我泡客户都只用六成力气的。你说,我这半大的老头子了,抱着一束艳丽的鲜花站在肃寒的大街上孤零零的等人,那情形多寒碜人。”

    舒云洁说,“嘿,你老吗?没觉得呀。看看外面的美国人民,比得上默多克老吗?有杨振宁老吗?人家还不是照样把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迎进了家门。”

    我恨恨的说,“那不是爱情,不过是名和利交换的产物!你不觉得那是感情的沦落吗?以社会伦理的角度看,默、杨他们也是侵占了该属于年轻人的资源,良心上要受到谴责的。”

    舒云洁,“耶耶耶,这里的味道很特别啊,醋意的。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我觉得那是很美的事呀,忘年恋为什么就不被允许了。人家一个愿嫁,一个爱娶,排除目的性,只要当事人自己觉得满意就是了。”

    我说,“得,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没那么大的兴致关心老少配们怎么上床,怎么行房。做不成那事儿,还可以借助高科技手段。”

    舒云洁,“哈哈,那还是说你的事吧。人也是感情的动物,女人会在情感方面更感性,你要勤快点,我看你是太不主动了,MM可不是你蹲在屋里空想,就能主动上门的。要多动动你的花岗岩脑子,用点心思,多打打电话,发些嘘寒嘘暖的短信,还有经常写写情书。”

    我说,“嗯,记下了。被你指出的缺点,我改。”

    舒云洁,“还有啊,上次你不是在迪卡侬碰到施慧了吗。她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驴子。你呢,最好就是配个背包,她去哪里,你就跟到哪里,大家一起仗剑走天涯,她走累了,你背她走;她渴了,你递上一个水壶;她饿了,你烧饭给她。噢,这样是很浪漫哦。时间长了,难免她的心就被你感动了。”

    我说,“嗯,我家里的12升的大背包都沾满了灰尘,看来要取出来洗干净,然后派上用场了。”

    舒云洁说,“对呀。我说这些,不过是提醒你,如何去讨一个女孩子的欢心。不必做到心细如发,也要注意方式。周进,我累了,先去睡了。白白。”

    看了一下表,都是凌晨三点了。对了,奇怪了,小琴今天怎么没上线呢。

    我忙对舒云洁说,“好吧,你去睡吧。”

    抬头向黄浦江方向望去,似乎有雾气在升腾起,夜色有些寂寞和阑珊,让人忘了身在何处,心在何处。目及所到处,此刻也写满着“夜”字,黎明前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