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二十七 森林里迷了路你会先丢弃
    (二十七)

    星期天的上午,我赖在床上,留恋着被窝里的暖温,心里在想昨晚的事情。施慧发给我过一条测试人性格的短消息,大意是说,如果你在森林里迷了路,你会选择先丢弃什么,选项有,1、相机,2、旅游指南,3、雨伞,4、银行卡,5、书籍。念书的时候,还挺喜欢做这种搞笑的测试的,就是觉得好玩儿。如今再看到这种小儿科的游戏,才懒得去填。施慧发过来的,就不一样了。我毫不犹豫的选了12435,是这样考虑的,我拍照不上相,就不留着相机拍出丑陋可憎的面孔来去示人了;都迷路了,还留着那教科书般教条的旅游指南干嘛呀?在森林里,银行卡也没有用,我对钱财的态度是够用就可以了;深山老林里阴冷多雨,我就索性不走出去了,打把能挡风遮雨的雨伞看书吧。问施慧答案,她说,回忆朋友地位爱人幻想,说明你爱幻想到极点。我狂晕,原来是这种答案。那么这样一测试,我又给施慧留下什么印象呢?周进是一个满脑子只会空想而不实干的家伙?

    林琛打电话给我,说,“阿进啊,在干嘛呢?”

    琛哥说话的第一句总是那么恶心,语气是阴阳怪气的,听着怪别扭的。

    我说,“琛哥呀,我在家发春呢。您今天这么早打我电话,肯定有急事吧。您老有何最高指示,我在洗耳恭听呢。”

    我还是了解林琛的生活规律的,他平时很懒,上午十一二点之前,总会是可以在床上找到他的,属于睡到自然醒的那种人。起来后,就打电话约客户吃午饭,下午再去拜访客户或者和客户电话联路感情,晚上的生活更是丰富多彩,和他的形形色色的女朋友约会。有次我们在一起,喝完了酒,然后去做了足底按摩,已经是很晚了,他说咱们再去吃宵夜吧,当时已经凌晨快三点了。靠,说他是蔫人也对,说他是个精力旺盛的人,好像也有道理。

    林琛,“你小子不知道啊,武汉银行要准备进行招标呢,这次的标底很大的。你还不抓紧去做做事前工作。”

    我说,“啊,我听说过他们要招标的消息了,就是不知道具体的进展呀。谢谢你提醒。招标时间?项目负责人?”

    林琛,“他们下下个礼拜发标,是科技部唐庆有处长亲手抓这件事情。”

    我说,“多谢琛哥。我下个礼拜的行程都安排好了,先去趟合肥,等我处理好那边的事情,我就搭晚上的车子直接去武汉见一下唐处。你应该也过去的吧,到时候咱们在武汉见一面。”

    我吸了一口气,因为我以前接触过唐庆有。早有耳闻,他是个坏脾气的人。我见他之前,打电话约他,用了销售人员那种最甜腻细软的语气,就像滑溜溜的桂林米粉,他当即就拒绝了见面的请求,说我很忙,下个月再约吧。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清高,甚至有些跋扈。

    那次我下了决心,没预约就去直接拜访唐庆有的时候,他不像其他人,没和我乱扯淡,直接就问我很专业的技术问题,我当时有些懵,什么Solaris操作系统,什么BS\CS架构,这些我哪里知道,在那里一下子就呆住了,很是出丑。他接着把我给奚落了一顿,做什么销售啊,连自己卖的东西能适配的环境都不清楚。我脸红了。回去后,我查了一下资料,原来BS结构是,brower2server,CS架构是,client2server,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多了一个中间环节。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以后又去过一次他那里,去之前做好了功课,他的态度还是很冷淡,说话不痛不痒的。能指出你的缺点的人,是崇拜的,我倒是从此对他很尊敬。这种人说话直接,心计城府不深,如果能处好了,能成为好朋友的。

    他那里走不通,我就去做他下属的工作,只能先采取迂回的路线吧。我和他的一个科长处的就比较熟了。那科长叫杨勇,年龄比我稍微大一些,前不久结婚的。杨勇出差来上海了几次,参加其他公司组织的培训,其实就是来上海旅游一趟,业余时间我就充当他的免费导游,陪他和他的新婚老婆逛街,找有特色饭馆去吃饭。

    杨勇大概也是觉得感动吧,给我说了很多唐处的事情。唐庆有是出了很多高考状元的那个地方的人,他人很聪明,在清华念了本科,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被武汉银行的行长挖了过来,他先是做项目负责人,接着一步步从科长,副处,到现在的处长,据说马上要提升为副行长。可以说,把武汉银行的科技这一块从很小的人工作业整合到现在的初具规模,唐庆有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