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三十 寻药
    (三十)

    找114查到制药三厂的总机,然后问清了厂家所在的地址,那家厂是在普陀区的某条马路上。我打过去电话问厂家办公室的人,报了药的名,问这种药在现在有没有售啊,厂家的那人大概耳背,我说了三次药的英文名,他都没听懂,然后说了中文名,叫什么盐酸甲磺什么的一大串拗口的名字,那人说有,但这药属于稀售品,没有批量上市,那人补充了一句,这类降压药由于市场需求不大,马上就要停产了。如果你要的话,得抓紧时间了。这就是说我必须去一趟那边了?

    接着问他,你们厂在浦东有直销店吗?那人有些不耐烦的说,在即墨路那有家店的,说不定还有这种药,你去看看吧。他说话的语气冷的象死了亲属一般。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论坛上经常有网友批评上海的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的服务,说比较一下广东那边的,简直是天壤之别,广东人的态度之好,待客之热情,真是没法比的。他们深谙来的都是客,客来就是要掏腰包的。你去上海的饭馆吃饭,要三番两次的吆喝他才过来给你递上菜单,倒茶,摆上餐具,你不是来花钱消费的上帝,饭馆的人都是大爷大奶,这里是角色颠倒过来了。北京的服务业更够呛,有一次到了北京是很晚了,找了个三星以下的酒店,第二天急着办事儿没去补缴押金,打总台电话让服务员来收取一下,前台说服务员都下班了,我说,那您能来一下吗?前台说,我怀孕了,走路不方便,还反问了一句,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素质没有?弄到后来变成我的错了。怀孕了你就在家蹲着养胎呗,还来上班干嘛啊?大姐!

    看了一眼地图,即墨路就在东方医院的后面,离我这里走过去大概水分钟左右。我在屋子里放了两张地图,一张是中国地图,每当做了一个地区的客户,我就会在其所在地的城市上打上一个五角星的符号,表示已经攻克占领了该市场,做市场就像打仗,我把自己想象成戎马倥偬,指挥若定的将军,即使前面战场上潮汐起落,跌宕起伏,场面波澜壮阔,我胸中自有百万兵。看着上面的红星闪耀,个人挺有成就感的。另外一张就是上海地图,上海太他妈的大了,好多地方我还没去过,如果你报个陌生的路名,我得看看地图先。有个经典的笑话说,某上海漂亮美眉,大概是生活的圈子也就是很狭窄,他男朋友说,有时间咱们摆渡黄浦江,攀攀东方明珠,美眉睁大双眼说,“到东方明珠还要坐船呀?不是就乐乐外滩吗?”由此,这个城市的大可见一斑。

    我从东方医院前门进去,冲着门口的保安微笑。保安老师傅却示意我,小伙子,掐掉手中的香烟,并指了一下墙上的NO**OKING的牌子。我顺从的把烟头按掉,扔到了垃圾筒里。闻到了一股属于医院的特殊的气息,我的鼻子翕动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捏了一把,掩饰住内心的想法。这种味道,我不陌生。爸爸还在世时,自从落下了心脏不好的病后,每年冬天的时候,都会在医院里住上一段时间疗养,我们姐弟几个,还有妈妈,轮流的去陪他,照顾他的生活饮食起居。爸爸走的那天,我在外地没能赶回去,这是永远的遗憾。医院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沉闷和黑暗的符号,是我心底的伤。

    生活真是滑稽。没能给自己的父亲送终,却为了谋取客户,而殚精竭虑,而学会了形不争于色,怒不争于市。老爹在天之灵,会骂我不孝吗?人在某个层面上说,是虚伪的。杨腾说,大家都是卖的,不同的是欢场女子卖的是笑颜,我们自诩为精英的人卖的是嘴和腿。杨腾的MSN上有段话,也发人深省,“2BORNOT2B,this  is  a  question”,按照IT界的说话,2B的正确读法应该是tobe,通俗的说就是该做啥,按照京式普通话的标准读法,就是**,和傻逼一个意思。该做啥,不该做啥,真弄清楚了答案,那又怎么样呢?

    东方医院有段鹅卵石铺的路。我看到一对老年夫妇携手相互拥搀扶着,他们在散步,有说有笑,神态安详,我想那是一种经历过风吹雨打侵蚀后的淡定,宁静,闲暇。这是真心相爱,走过数年后沉淀出来的。夕阳红也是一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