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三十二 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三十二)

    住到了以前住过的那家酒店,来武汉之前我已经预订好了。饿肠辘辘的,放下行李后,我直接去到酒店的西餐小酒吧,点了份意大利通心粉,等饭上来的时间,发了条短信给杨勇,说老大,我到了,明早去见你。接着,给林琛发了条短信,说,琛哥,我到武汉了。

    刚吃好,用纸巾把嘴巴擦拭干净。看了看四周,小酒吧里就我一个客人,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服务员在吧台后面窃窃私语的,好像很亲昵的样子。

    电话嗡嗡的响起,是林琛。那边的声音比较闹,听得出应该是夜总会外面的表演大厅里。林琛很大声音的说,阿进啊,你也到武汉啦?快过来玩吧,帮我赢几把掷筛子,我连着输了好几把了。我说,琛哥,我刚下飞机,状态不太好,明天还要去见唐处,办好事情后,咱们再一起去吧。林琛说,靠,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资源宝贵,浪费可耻,这儿是我的一铁哥们儿刚发掘的场子,有很多漂亮美眉的,玩得开心了还可以带出去吃宵夜的,快来快来。我真佩服林琛对玩乐永不厌倦的精神。

    我还是过去了,陪着他们一群狗男女玩了几把,运气太差,大概被灌了七八杯酒后,我对林琛说,琛哥,实在不行,我得回去了。林琛倒也没再勉强,他说,明天再联系吧,好兄弟,别弄得自己神经兮兮的,生意要做,生活也要欢天喜地。

    第二天,我到了武汉银行,在门卫处的签了自己的姓名,压了身份证。金融电信等行业沿袭了政府部门的破习惯,大概官僚化时间长了,喜欢装大,进门前都要被盘问一番,找谁,来干吗?不像我们服务行业的,大门随时对人们敞开,欢迎任何人来,当然,有些门口会挂着,“谢绝推销”的牌子,那是对无孔不入的、卖保险的那些哥们儿姐们儿说的。这他妈的营销也是分层次的。还有些门口会挂着,“衣衫不整者谢绝入内”,时代在进步,要求点行为、举止、衣着文明,也无可厚非。[吾爱文学网  Www.78xs.com]

    还别说,现在的方块字都写得很烂了,自己的签名倒是倒是很溜,主要原因呢,是见客户多了,还有陪客户吃喝玩乐,我是买单者,都要签名。我的好兄弟林琛,某天路过天桥,看到一个摆摊设计签名的,那戴着厚墨镜说话故能玄虚的江湖老郎中,先是给了他大大的一个马屁,拍得林琛心里美滋滋的,然后掏出了88块,让老郎中设计了签名,按照林琛的转述给我的,说他现在的签名,是预示着龙腾虎越,大吉大利,荣华富贵滚滚来。我看过,林字的右边一头木尾巴长长的,包住了琛字。靠,这居然也行。

    我说,找科技处杨勇。门卫很认真的问了我是哪个公司的,打到杨勇办公室,杨勇说,是我们的客户,让他进来吧。门卫这才放行。

    信步走进电梯,我按了八楼的按钮,杨勇在八楼。唐庆有和另外两位副处的办公室在九楼,九楼还有一间大会议室。平时,三位领导独享一层楼面,真够奢侈的。

    公司有准备送客户的小礼品,我挑了个精致的铁三角MP3,送给杨勇。杨勇把包装拆开,看了几眼,喜欢的不行,眉毛跳了几下,杨勇是个很容易把心思写在脸上的人,我喜欢结交这样的朋友,他说,谢谢你啦,周进。我说,别客气,这个就算送给嫂子的礼物吧。杨勇说,你还没去唐处那里吧,他应该有空的,我昨晚打了个电话到他家里,说有个客户帮找到了他要的药,今天上午就可以送过来,他似乎很兴奋呢。这样吧,我带你过去一下。我心想,太好了,要是我硬闯进去唐处的办公室,他反而不领情,给我吃个闭门羹,那多尴尬。

    杨勇把我领到了唐处那,他和唐处没边没际的东扯西扯了几句,把药放在了桌子上,把我找药的辛苦夸大其词了一番,然后他借口要去机房,然后掩门离去。

    我默默对自己说,镇定镇定,该好好表现的机会了。

    唐庆有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也保持了缄默,而心里却在揣摩他现在的心境。

    唐庆有还是发话了,“小周,谢谢你这么有心。今天不回去吧。我晚上请你在吃饭。有些事情,我要和你好好说说。你先回去吧,下班前,我给你打电话,把你名片再给我一下。”

    我只好顺从的递给了他名片。

    这到底什么意思呢?我实在是糊涂了。这个唐庆有还真是难搞。他要直接给我谈合作条件?还是他有其他的想法?左琢磨,右寻思,怎么都是不合逻辑。妈的,不管了,到时候视具体情况而随机应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