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三十三 那个丢我们男人脸的人到
    (三十三)

    我回到酒店,把门禁卡插进去取电,然后走到窗前,关上窗帘,把皮鞋踢到一边,把衣服脱光。打开所有的灯,旋开了电视,看别人的或者真实或者带有表演成分的故事,听别人演唱或者欢快或者忧伤的歌曲。有时候感概,电视真他妈的好,小小四方窗口里,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千姿百态的生活,制造着一点温馨一点梦幻一点甜头。

    发明电视的家伙简直是天才,让我们广大的中年妇女甚至所有无所事事的、吃饱饭的人们,在这平淡的年代里,找到这么一个打发时间,打发情感,释放眼泪的途径。强烈建议联合国安南秘书长,应该授予充满才情的、发明电视的那位伟人以终身成就奖,做全球巡讲,然后把太空中的某颗新发现的星星,以他的名字命名。

    教育电视台在采访余杰,曾经以为余杰是一只孤独而勇敢的狼,深夜在旷野里嚎叫的狼,没想到这厮也向商业电视台妥协了,在介绍他的新书。要是王朔看到这个呱噪的采访,准会骂余杰是个龟孙子。伊沙的话,会用阴阳顿挫的西安话绕着弯子骂上了。如果余杰,王朔,伊沙三个人能碰到一起,抬杠,争论,象斗鸡一样,会是件充满趣味儿的事情,我打字快,就在旁边做免费的速记员吧。

    想着也是无聊,抽出电脑来,让总台给我打开外线,我拨号上网。MSN上在线的人不少,好多人都在打在忙碌、离开状态,噢,现在是上班时间。也不知道大家是真忙,还是假忙,仅仅是弄出一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假象来,做秀给老板看的吧,看我多工作多努力,多为那几斗米钱卖力。我给每人发了一句,“早上好”。有人没回复,回的人是奇怪、不屑的话,“老大,脑子没进水吧,现在是中午11点啦”。

    倒是流星蝴蝶回了几个感叹号,!!!!!。我天生对!!!!!敏感,总感觉是十万火急的事情,比如不明外星人攻击地球,三战爆发,五角大楼遭**人肉炸弹自杀式袭击,周杰伦爱上吴忠宪,蔡依琳出家削发为尼,林心如的胸围增大到34D,等等之类的,才配得上用这个惊叹符号的。

    我说,“美女,怎么啦?这么心情激动呢。”

    胡蝶,“周进,周进,周进。”我靠,这么急切啊,就像天涯海角那个美丽的传说中的小鹿一样,在山崖边,大海旁,对着追捕她的猎人,双眼闪耀着渴求的光彩。

    我说,“哪能事体啦?说吧。”

    胡蝶,“帅哥,你在上海吗?来帮我个忙吧,我急死了。”

    我说,“你知道,我最喜欢为朋友两肋插刀了。说吧。不过丑话说前头,办不成别埋怨我。还有,办成要谢谢我。”

    胡蝶,“是这样的,有个男的纠缠着我不放,每天早上上班都会收到他送来的一束鲜花,下班的时候,他就在我们楼下正门厅候着我。”

    我说,“好事儿啊,有人追你,难道你不心花怒放吗?你们女孩子不都是喜欢众星捧月吗?补充问一下,他帅吗?”

    胡蝶,“帅倒是挺帅的,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有些害怕。再说了,他这样的男人,追你的时候发疯到极点,如果追到了,还指不定怎么对你呢。”

    我说,“你太狐性多疑了,先珍惜你的眼前吧。我能帮上你什么呢?你的情感上的事情,我可不想掺和太多。”

    胡蝶,“我拒绝他,又找不到什么理由。我想这样,你这几天下班后来接我吧,冒充我的男朋友,让那人死心。”

    我,“这么没心眼儿的点子,亏你想出来。我不去。”

    胡蝶,“老大,救救我吧,烦死我啦。这几天都没心思工作了,最近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对我指指点点的,我知道有的是羡慕,有的则是**裸的妒忌,有的纯粹是三八无聊瞎起哄,我可不想成为八卦绯闻的焦点话题。我还要指望着努力工作取得职位升迁呢。”

    我,“那好吧,我去看看,那个丢我们男人脸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顺便我也帮你审查一下,以我男人的眼光,看他是不是合格称职。不过,我现在外地出差,回上海后,再去你那里,好吧。你先忍几天。”

    胡蝶打了个笑脸过来,“只能先这样啦。谢谢周帅帅。”

    胡蝶也真是的,总比和小魏玩的那第三者插足的游戏要好吧。这送上门来的幸福,也不知道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