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三十四 包装的像位清纯玉女
    (三十四)

    和胡蝶聊完天,又和在米国加州的好同学任力来说了一会话,丫给我抱怨狂吐苦水,说那边经济不景气,要毕业了,工作不好找,他感到前途未卜,是留在那边,尽快融入当地主流社会;还是回来,但肯定不到大陆来,要么去香港,要么去新加坡。靠,回祖国来就那么丢人么?我对他说,凭你现在的心态,回来也会是“海带”(海外归来待业,简称“海带”)的前景。所以我建议,你学的那套本事在那里能发挥最大用处呢?我建议你丫就留在美国吧,继续享受美好的加州阳光,等做了资产阶级的大阔佬,赚了大钱,别忘了培养你的伟大的国家,或者做点实惠的,给我们来点风险投资。说这些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中学的思想道德科的老师。这厮像个老娘们儿一样的发过来一个笑脸……

    人的一辈子都在选择,念书的时候,选择学校,选择专业;毕业的时候,选择工作,还是继续深造,读研、出国留学;到了该结婚的时候,选择合适的结婚对象。哎,走错了一步,就像走到了十字路口的错误的一个方向,和另外一个的方向的路途大相径庭。没有人给我指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摸索着前进。到了一定的阶段,停下来往周围看看,往后看看,往前看看,反省一下。

    但是,我们苟且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无所谓正确还是错误了,就像你穿了一件新衣服,很适合你的身形,有人说穿上它很得体,另外有人说它的颜色不好,还会有人说它的款式老气了,十个人也许会有八种观点。别人的意见也好,观点也好,你要做的就是把它仅仅就当作一种参考。这么说来,你只要认准了一条路,就一直走下去吧。世上也本来无绝对的平行线,平行线仅仅是科学家建立的数学模型,科学家们还论证了,两道看起来平行的激光,也许到了月球的距离,两条线就有了交集。

    有段时间,坐地铁的时候,我都在心里哼唱孙燕姿的那首《遇见》。

    “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我想我等我期待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

    阴天傍晚窗外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向右向前看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

    遇见小琴也是我最美丽的意外吧。

    我钻到被窝里,想睡一会儿,同时冷静一下思绪烦乱的脑子。这唐庆有给我晚上单独会面的机会,尤其是前段时间他一直对我的那种冷淡的态度。对我而言,心里不免惴惴。靠,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办公室内说呢。但是,我想,能和直接负责的一把手在晚上接触,这何尝不是一种机会呢。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去说服他,甚至去影响他的想法,决策。对自己说,大风大浪经历的少,可见过的小风小浪是有过不少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怕个鸟啊?

    我一直待在酒店里,等着唐庆有的通知。这等待的过程真他大爷的没意思。我喝了两瓶纯净水,抽了八支香烟,后来干脆拿了份报纸,蹲在豪华的坐便器上读报。小琴常骂我的这个坏习惯,我狡辩说,大便的时候,我的思路很通畅,很多灵感都是那时候产生的。每次都弄的小琴都哭笑不得的,拿我也没什么办法,气得不搭理我了。嘿嘿。

    期间收到几条短信,有**的,有暧昧的,有无聊的,还有条短信提供商的促销信息,SP都是大SB,发来的短信都是什么低级趣味的鸟东西,什么寂寞都市,喷火女郎等你来,什么激辣感官初体验,有位写《新语言文学运动》的王黛老师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说,靠这种短信发家的某家网站,是网络界的蓝血贵族,真是倒人胃口啊,还贵族呢,脱了裤子就一下三滥。我看王老师是被什么什么熏心,或者什么什么蒙住眼睛了。可这些SB们利用人们的无知,骗来了用户的使用后,再骗来资本方的投资,然后包装的像个潜力无限、风情万种的清纯玉女,跑到纳斯达克那个大人肉交易市场去卖春了。

    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间,终于等来了唐处的电话。唐处说,他有事要晚点才能离开。接着说,他已经电话订好了餐厅,让我先过去,到餐厅报一下他的名字就可以。他告诉了我餐厅的名称,地点,让我现在就可以过去了。领导们就是忙啊,越到下班越忙。我应允了。咱也像某些特种行业的一样,天要黑了,我开始要出去工作了。